筆趣閣 > 都市全能花少 > 第1002章戲弄

第1002章戲弄

  老管家繼續說道。

  “以前,我們無從得知榮嘯天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上次在賭礦大會,我們都被榮嘯天戲弄了,他拍下的那塊地看似不怎么地,但很可能就是樓蘭古城的所在地,如果我們能和他結盟,你想想,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嗎?”

  “有些道理,這樣吧,容我好好想想。”,楚雁潮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

  靠在楚家書房的椅子上,楚雁潮不由得仔細打量了下書房的陳設。

  這真是一種好奇怪的感覺,自己的身體明明是這書房的主人,卻一切看上去有那么的陌生。

  這間書房相比之前去過榮嘯天的書房,是完全不同的兩個風格,明顯,和榮嘯天那霸氣奢華的書房相比,這書房完全就是一個低調的風格,整個布置中簡潔傳統,但又看上去非常舒服。

  楚雁潮坐的椅子看樣子是級別不菲的紫檀木制成的,深色的色調,還能聞到淡淡的清香。

  墻壁上掛著的楚雁潮一眼望去都是名家的書畫,有一副他驚訝得發現竟然是東晉時代的名家真跡,看來,這之前得楚家主人還真是一個挺講究挺有品味的一個名流。

  楚雁潮這個時候突然不自覺地有了一種鳩占鵲巢一樣的感覺,有點不舒服。

  “咚咚!”,就在這個時候,書房的門口突然想起了敲門聲,這敲門聲才讓楚雁潮很快從這種心情中解放了出來。

  “誰?!”,楚雁潮依舊靠在椅子上,一動不動,懶懶地問道。

  “是我,爸,飛兒。”,原來是楚飛在敲門。

  “喔,進來吧!”,楚雁潮輕聲吩咐了一聲。

  門吱呀一聲開了,楚飛像有點畏手畏腳地一樣走到了楚雁潮的跟前。

  楚雁潮瞥了一眼這個陌生的“兒子”,感覺他肯定有某種不好意思的心思。

  其實,現在才是這“父子”兩人這么長時間來第一次比較正式的見面,以前的一段時間,楚飛都沒有好好地和自己父親楚雁潮好好談話的機會。

  “爸,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談談。”,楚飛的臉上流露出一種忐忑不安的表情。

  “說吧,什么事?!”,其實,看到楚飛這表情,楚雁潮早已經猜到了大概,當然,他心里還不是很確切,這個“兒子”楚飛到底有沒有真正懷疑過自己這個“父親。”

  “謝謝爸,我說了您別生氣啊,不瞞您說,我覺得這半年來您變了好多,越來越讓我覺得有些陌生了。”,果然不出楚雁潮所料,楚飛一開始就說到了正題。

  當然,這話題又是楚雁潮最忌諱最不想討論的。

  “喔,你說說看,我哪些方面變了?”,面對楚飛的疑問,楚雁潮暫時按捺住情緒,平淡地問道。

  “是這樣的,我覺得您變的越來越冷漠了,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我是醫生,有些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楚飛似乎是像鼓足勇氣地一樣說出了自己的疑慮。

  “你知道什么?”,楚雁潮的心里微微一緊。

  “爸,自從媽走后,我是你一個人拉扯大的,所以你再怎么對我,我無話可說,也不會恨您,只是,我覺得您有些時候對我的方式我是真地理解不了,不知道到底是為了什么?!”,楚飛的語氣開始略微急促了起來。

  “喲,楚飛,我倒是越來越對你刮目相看了啊,居然都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了?”,楚飛的質問從一開始就有點激怒了楚雁潮。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見到父親臉色變了,楚飛的心開始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那你是什么意思?是質疑我對你不好,態度過于嚴厲?!”,對于這個“兒子”,楚雁潮心里明白,能徹底控制他不疑問的唯一辦法就是充分利用自己父親的嚴厲和大家族家長的權威,否則楚飛搞不好會壞了自己的大計。

  “爸,我真不明白您為什么會變得如此嚴厲不通情理,原來您不是這樣的,我能問問您,到底發生什么事讓你變成這樣了嗎?”,這次出乎楚雁潮預料之外的是,楚飛沒有像過去在電話里那樣只要自己一發脾氣就唯唯諾諾,而是變得似乎有膽子和他爭論了起來,這下把楚雁潮可是惹毛了。

  “楚飛!你越來越放肆了!我是你父親,我說的話你必須聽我的!啪”,楚雁潮一邊說著,一邊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把楚飛都嚇了一跳。

  楚雁潮這力道不可謂不重,桌子上厚重的硯臺都被震得翻倒了過來,楚飛趕緊把它恢復原位。

  “爸,在我個人的問題,我可以聽你的,不過有些事,我不想聽!”,反正今天也算是和父親攤牌了,楚飛也鼓足勇氣地和楚雁潮對話道。

  “有些事?什么事情?!”,楚雁潮耐著性子準備聽聽兒子得解釋。

  “比如,比如。”,楚飛話到嘴邊,又顯得有些猶豫起來。

  “比如什么?怎么說話這么吞吞吐吐?”,楚雁潮顯得有點不耐煩。

  “比如在對霜兒上,我希望您不要干涉,她真地再不能注射藥物了,不然,她會有生命危險的!”,楚飛情理之中,還是說出了自己的主要目的。

  “看樣子,你對霜兒看來是動了真情啊?”,楚雁潮輕蔑地看了一眼楚飛。

  “是的,不瞞您說,我也經歷過好幾個女人,有些是純生理的沖動,有些是一時的喜歡,但真正愛的女人唯獨霜兒一個人,真地,我雖然不算什么好人,但唯獨在面對霜兒的時候,不知道怎么了,我不希望她受到哪怕一丁點的傷害!”,楚飛一口氣說了很多。

  楚雁潮聽了默默不語了片刻,其實,楚飛描述的這種感覺,自己又何嘗沒有感同身受過呢?

  自己對林月如何嘗不是這種感覺呢?自己可以對任何人不留情面,冷酷對待,唯獨對這個女人,確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踵啊!

  奇妙的是,見到霜兒這個未來的兒媳時,楚雁潮似乎有了一種錯覺,這種錯覺,把霜兒差點認成了林月如。

  (http://www.uxwf.icu/html/56951/234245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竞彩篮球加时赛的比分算不算 上期平码算下期7码公式 赛车开奖结果提前 哪些游戏平台送体验金 800 480美女壁纸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列表 河北时时号码走势图 四川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百宝彩票陕西快乐十分 杭州小姐联系 冰球比分球探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图一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 东莞酒店一条龙服务qq 1斗牛游戏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