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全能花少 > 第688章可憐的霜兒

第688章可憐的霜兒

  楚雨霏笑了笑,也就把丈夫的話當做一個玩笑罷了。

  “對了,嘯天,剛看你滿臉愁云的,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煩心事啊?”,楚雨霏關切地坐在了丈夫的對面。

  “沒有,沒有,只是在想霜兒的婚事。”,榮嘯天淡淡地回應。

  “怎么,舍不得霜兒出嫁呀?”,楚雨霏嗔笑道。

  “是啊,這說起來,霜兒雖然不是我們親生的,但畢竟我們養育了她十多年,肯定有著強烈得不舍啊,呵呵。”,見妻子提到這個原因,榮嘯天趕緊就著梯子下臺。

  “哎,是啊,別說是你,我何嘗不也是一樣呢,霜兒是個可憐的女孩,剛到我們榮家時,她應該還不滿三歲吧,現在都亭亭玉立要嫁人了,我是看著她長大的,一想到她要離開了,我也是心里酸酸的呀。”,楚雨霏的眼睛里有些晶瑩的東西。

  “是啊,是啊,霜兒是個可憐的丫頭,但又特別懂事聽話,冰雪聰明,不過這出嫁嘛,也屬于她人生的大喜事,對吧,我們也不必過多的唏噓不已,是吧。”,榮嘯天點了點頭,泯了一口咖啡。

  “嗯,這樣想就對了,女孩子長大成人了,哪有不出嫁的?只要她能找到好歸宿,自己能夠過上真正幸福的生活,我們這做養父養母的也足夠慰藉了,對吧?”,楚雨霏的臉上開始明媚起來。

  “對了,雨霏,有件事我一直想找機會跟你鄭重地談一談。”

  榮嘯天忽然有點嚴肅地對楚雨霏說。

  “什么事?嘯天,忽然搞得這么嚴肅?”,楚雨霏有些奇怪。

  “是這樣的,其實,我之前也跟你提起過,提到霜兒出嫁,我就又想起了你大哥。”,榮嘯天眉頭緊皺。

  “我大哥?呵呵,你怎么突然又從霜兒聯想到了我大哥呢?”,楚雨霏總覺得丈夫榮嘯天的思想越來越復雜。

  “是的,我現在越來越覺得你大哥有些不對勁,你不覺得嗎?!”,榮嘯天決定委婉地先跟妻子提示一下楚雁潮的事,再來商量如何處置好霜兒出嫁的這件大事。

  畢竟在確定了楚雁潮就是自己未來的一大對手和敵人后,榮嘯天需要妥善處置好自己身邊的人,好讓他可以無所顧忌地在前面拼殺,而且自從知道楚雁潮是蝴蝶會這樣組織的會長后,榮嘯天改變了以前希望霜兒去他身邊的想法。

  “哎,這事情你不是也談過多次了嘛,我大哥是有點奇怪,但他剛剛大病一場,才從國外治療康復回國,有些轉變也正常呀,再說你不是跟我說還想和他結盟呢,怎么突然又開始懷疑我大哥啦?”,楚雨霏不是沒有覺得大哥有問題,而是想著事已至此,馬上都要親上加親了,沒有必要糾結一些小事情。

  “我知道,我只是隱隱有些擔心霜兒,擔心她會不會在楚家受委屈,我覺得你大哥現在變得很陌生了,說句實話,他完全就像是另一個人!”,榮嘯天表情嚴肅地對妻子說道。

  “呵呵,嘯天,我當是什么事呢,原來你擔心霜兒會不會在我娘家受委屈啊?這個就完全沒有必要擔心吧,飛兒也是我看著長大的,我大哥雖然有些反常,但一直對我那是沒話說,相信,霜兒嫁過去了后,他也會同樣對霜兒好,不會虧待他的,這個你就放心吧,再者,好像最早是你提議把霜兒嫁給楚家的吧?!”,楚雨霏覺得丈夫這個擔心確實有些多余。

  “嗯,但愿吧,不知道是不是每個父親在看著女兒出嫁時的那份心情都是非常負責猶豫的緣故,哎,我也逃不脫啊,我總想讓霜兒好一些,不希望看到她不幸福。”,榮嘯天本想多說幾句理由,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喲,嘯天,別說我大哥有些反常,我看你也變了不少啊!以前的你一向是霸氣果斷,從不會像今天這樣拖泥帶水,反復猶豫的啊,怎么今天變成了一個溫柔的慈父了啊!”,楚雨霏笑了起來。

  “哎,也許是人家常說的人老多情吧,呵呵。”,榮嘯天此刻也自嘲地笑了笑。

  “算了,嘯天,這件事情上你就別多想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既然霜兒都已經和楚飛馬上就要舉行婚禮了,我們就不要再猶豫不決了,我相信他們肯定會幸福的!”

  其實,說這話的時候,楚雨霏何嘗內心里內心猶豫呢,尤其是她一想到那天在醫院地下停車場里看到楚飛在車里和別的女人那么親密的一幕,就如鯁在喉,說真的,如果楚飛不是自己的親侄子的話,她絕對要沖上去質問楚飛,不把這件事情搞清楚的話,現在同不同意霜兒嫁給他都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哎,你說的對,兒孫只有兒孫福,由他們自己吧,我們想再多也是沒用!”,榮嘯天不自然地笑了笑。

  夫妻兩人其實看上去對話很輕松,聊得風平浪靜,但實際上都是各懷心思,內心波濤起伏不停。

  ......

  第二天早上,明媚的陽光透過榮耀房間里窗簾的縫隙射了進來,撒到了床上榮耀的背上。

  榮耀頭朝下俯臥在床上,身上的被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滑落到了地板上,喜歡裸睡的榮耀正一絲不掛地呼呼酣睡著。

  清晨的陽光映照在榮耀白得令人晃眼的肌膚上,輝映出一些奪目的古銅色光芒,肌肉健美,線條分明,即使是從背后看去,榮耀也想一個油畫里的俊美健碩的古希臘戰士,顯得格外的性感和英俊。

  “少爺!該起來上學了,啊!”,忽然,門被推開了,憐兒匆匆進來,映入眼簾的是榮耀正赤條條地俯臥在床上,于是輕聲尖叫了一聲,不過她下意識地竟然沒有選擇退出去,而是隨手關上了房門。

  這個習慣性動作的改變,實際上是從憐兒在把自己的身體完完整整地交給榮耀以后,就慢慢開始了,當然,這也許不是她故意的,而是對于女人來講,和男人親密接觸以后,自然而然地就越來越親近了。

  (http://www.uxwf.icu/html/56951/216081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记牌技巧口诀拖拉机 安徽时时走势图 香港马会2019开奖结果记录 秒速时时票官网网址 体彩店怎么开通北京单场 河北十一选五有直播吗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 江苏时时代理 独平长期公式 内蒙古快三预测专家预测分析 四川时时平台下载手机版 彩票足球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八 极速时时计划13458 云南快乐十分20选8 快乐十分201916320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