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宰漫威 > 第六章 獅子河

第六章 獅子河

  “我有些擔心,他們未必看不出來。我們打了幾年,損失的都是賤民。精銳軍隊不但沒有損失,反而在增長。”

  “我想我們沒人會在這方面疏忽大意,你不會,我也不會。即使他們有許多眼線。我認為他們并未察覺。一旦察覺,他們不會再賣武器給我們。”

  “我贊同。他們賣給我們的武器也許不是最先進的。但仍然有強大的殺傷力。如果是我,我不會賣。他們一定沒有察覺。他們很驕傲,而驕傲會讓人失去警惕。”

  “我已經得到消息,他會來的。只要能殺了他,我們就有翻身的機會。我們做到這一步,整個歐羅巴最精銳的軍隊全部匯聚在一起,而我們對他來說,已經沒用了。他一定會在這個時候收尾。他會過來,親眼看著這個星球混為一體,成為他掌中的玩物。”

  “是的。如果是我,這一定是個值得紀念的時候。最終一統全世界,多么榮耀?他會來的。”

  ...

  “不錯,朕當然會御駕親往。”

  嬴翌淡淡的聲音在側里響起,原英吉利的公主殿下、查理一世的女兒、大夏帝國天子的妃子——伊麗莎白-斯圖亞特渾身一僵,手中的人道卡滑落,白皙俏麗的面孔頓時變得沒有一絲血色。

  嬴翌抬手,無形的力量卷起落在地上的人道卡,將之化作齏粉。

  “朕歷來不對宮中做太多限制,因為朕知道一切。伊莎,你的父親被克倫威爾殺死,你為什么還要為他做事呢?做朕的妃子不好嗎?高高在上,無拘無束?”

  伊麗莎白渾身顫抖著轉過來,立刻拜倒在地:“陛下...”

  嬴翌笑了笑:“來人,把她帶下去。”

  “陛下!”

  伊麗莎白尖叫起來,但嬴翌哪里還會理她?擺了擺手,兩個宮女上來,將伊麗莎白夾在中間,托著她的胳膊就走。

  伊麗莎白想要掙扎,卻忽然力氣全消,沒了任何反抗的力量。

  “算計朕,呵,幼稚。”

  嬴翌搖了搖頭,轉身而去。

  伊麗莎白的小動作,在很早以前嬴翌就知道了。宮里如伊麗莎白這樣身份來歷的有五六人,但其他幾個妃子都很老實,唯有伊麗莎白。在嬴翌看來,愚蠢之極。

  她竟然通過人道卡將宮里的一些消息傳達出去。

  卻不知人道通訊體系一直在天眼的掌控之中。

  嬴翌想讓對面的人知道什么,對面的才能知道什么。否則伊麗莎白連一個字也別想傳出去。

  嬴翌并未在宮里隱瞞自己在半月后親自前往獅子河的意圖,伊麗莎白將這個消息傳遞過去,嬴翌緊跟著便收尾了。

  歐羅巴諸國隱藏在大夏的細作,也將跟著被一網打盡。

  “此事不要急。”嬴翌謂張鳴道:“等半月期至,朕動身之時,再動手。”

  “遵令。”

  半個月的時間并不長,當嬴翌駕馭著龐大的如同一座仙島的紫禁城騰空而起之時,帝國陸軍大都督中域都督朱炳琨、海軍大都督西海都督鄭五、荒域都督周力,三部計出兵五個戰區級編制近五十萬精兵已將科隆團團圍困。

  大夏發展到現在,軍事編制在戰區都督上增加域級軍區。各大軍區因地制宜,少則有僅一個戰區編制,多則有六個戰區編制。

  中域朱炳琨所部發兵三個戰區的編制,為界山(烏拉爾山)西麓的界山戰區、里海黑海地區的里-黑戰區和兩河流域的兩河戰區。

  荒域周力所部發兵一個戰區編制,自荒域西北角越過地中海峽(直布羅陀),直入西班牙。

  最后海西海軍戰區則負責封鎖地中海至波羅的海沿岸海域。

  還是那座位于科隆郊外的城堡,還是那盞燈,那張長桌和那些人。

  此時氣氛沉悶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不知是誰,忽然歇斯底里的大叫起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們沒辦法反抗!我們騙不過他們!他們的軍隊全來了,我們完了!”

  “閉嘴!你只能亂喊亂叫,你還會做什么?!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我們沒有退縮的余地!還有最后的機會!他們包圍我們而沒有進攻,就是再等那個人。我們應該把所有的大炮都集中起來,拼死一擊。如果把他打死,我們就有生機。如果不能...”

  “向偉大的主祈禱吧,阿門。”

  ...

  科隆東南五十里外,一座軍營之中,朱炳琨、周力和鄭五及麾下一干戰區都督皆在。

  “小打小鬧這么多年,今天合該做個了結。”朱炳琨嘆道:“還記得十八年前,鄭公還是葉縣的縣尊,我敗軍之后托庇于鄭公做了個百戶。那時見到陛下,便知陛下非常人也。”

  說著他笑了起來:“老周當初也是個大頭兵,還有老張。現在回首一看,實在有些唏噓。”

  周力大笑一聲:“誰讓咱兄弟跟對了人?”

  鄭五深以為然:“說來我與老九還是鄭公的家奴呢。”

  在麾下大將面前,他們并不諱言出身。大夏帝國第一代的軍政要員,除了少數幾個家世還不錯,其他的不是泥腿子農夫,就是落魄秀才,要么就是家奴、大頭兵。

  這樣的出身不會被人詬病,反倒增添了傳奇色彩。

  “這仗啊年年打,打著打著陛下滅了流寇,滅了東虜,統一了神州,建立了大夏。隨后又打,打到東域,打到南域,打到荒域。十幾年啦,諸位兄弟,此戰過后,我老朱也算是功德圓滿。”朱炳琨笑道:“鄭公都卸任了,我老朱也該享享清福嘍。”

  周力一聽,不禁道:“朱兄,你要卸任?”

  眾將齊齊望來,皆充滿了驚訝之色。

  朱炳琨點了點頭:“我坐這個位子,不說戰戰兢兢,卻也是奔波勞碌。一直坐著,下面的人上不來,我總得給騰出個位子吧?你看鄭公,卸任之后研究研究元符,含飴弄孫,多好?!”

  周力忍不住抓了抓腦門:“老朱你這么一說,我老周也覺得自己好像老了。去年我家小子成親,今年也給生了個大胖孫子。你要是卸任,我干脆也跟著一道,咱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鄭五嘆息笑道:“我看你們兩個不是什么奔波勞碌,也不是什么含飴弄孫。恐怕是世道變化太快,好多新武器超乎想象,自覺跟不上時代了吧?”

  朱炳琨與周力對視一眼,齊齊大笑:“老五說的不錯,這是年輕人的時代,咱們跟不上了。”

  鄭五苦笑:“是啊,是該卸任嘍。”

  這滿軍營的軍官,有一半人都不由得生出了同樣的感慨。

  (http://www.uxwf.icu/html/23887/4886245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江苏11选5任五 5分赛 昨天云南快乐十分开奖 双色球下期预测最精准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 大乐透玩法介绍图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查询 2014北京赛pk10 曾道宝典苹果手机 英国时时彩开奖记录 310足球预测 西安沐足穿裙子 推筒子二八杠棋牌 北京pk网址平安 六肖中特期期准134 快三怎么玩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