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宰漫威 > 二三四章 烏合

二三四章 烏合

  當初流賊暴起之時,明廷調集兵馬圍剿,楊嗣昌十面張網之策失敗以后,闖賊突入河南肆虐中原。當時楊文岳作為保定總督,于開封戰敗,便即是三邊總督汪喬年戰死的那一回。

  由是崇禎帝令侯恂代之,督保定七鎮,楊文岳這個保定總督便名不副實了,只好帶著少許兵馬一直在湖廣盤桓,屈從于丁啟睿之下。

  以侯恂督師保定七鎮,不是因為侯恂兵事出眾,而是因為左良玉。當時剿賊督師丁啟睿麾下,左良玉是中流砥柱。但左良玉為人如何,人盡皆知。侯恂與左良玉有恩,為了拉攏、束縛左良玉,才令侯恂督督軍。

  兵者,國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卻以這等臣子之間的所謂恩義,才能稍稍束縛,可見明廷滅亡乃是大勢。

  侯恂區區一文官,要說道德文章,他完爆李闖、張獻忠。但要說打仗,恐怕連個山大王都不如。

  其膽小懦弱,畏敵不前。當初開封被圍大半年,他就在河對岸,手握七萬余兵馬,竟不敢前進一步。

  比較起來,孫傳庭可強了不止十倍百倍。孫傳庭當時所處的境地,比侯恂差了無數倍,關中當時兵馬殘敗,孫傳庭上任之時,崇禎連一兩銀子都沒給,孫傳庭不也照樣拉起幾萬人馬?

  崇禎一催,孫傳庭即便處境再惡劣也不得不出兵。但侯恂老神在在,任憑崇禎催促,都仿佛聽不見一樣。

  誰讓侯恂背后有一個黨派靠山呢?

  東林黨,復社,嘿,都是龐然大物。

  侯恂捏著七鎮兵馬,隔著黃河,先是眼睜睜看著被圍困的開封城中的百萬戶百姓瀕臨決死。又看著嬴翌擊滅闖賊,占領河南。仿佛這一切變化,都跟他無關,他是個局外人一樣。

  保定七鎮兵馬,有四鎮皆屯駐于河岸,從西至東,為陳橋鎮、朱家寨、銅瓦廂和小宋集。四鎮一字擺開,相互守望。

  余下兩鎮則駐于封丘。

    開封一府,橫跨黃河。大部在黃河南,小部分在河北。封丘便是開封河北一部分的重心城市。

  說來千年以降,黃河多次改道。便譬如封丘,若在漢末三國時期,位置在黃河以南,但如今卻在黃河以北。

  侯恂將兩鎮兵馬屯于封丘,四鎮兵馬封鎖河岸,似乎便大功告成了。即便嬴翌占領河南以后,諸多大動作,都視而不見。

  似乎覺得黃河天塹,只要不是封凍時期,他便可以高枕無憂。

  譬如去年年關之時,大河封凍,他便魄為警惕,常有兵馬調動,當時嬴翌都不得不將鄭九所部置于趙皮寨以為防備。而一待黃河解凍,侯恂所部便懶散下來。

  嬴翌自為先鋒,三千金甲親衛登陸,最近的銅瓦廂,竟然連半點反應都沒有。一個暗哨都不曾設,可見其軍勢松散,到了怎樣的地步。

  嬴翌提刀健步如飛,三千親衛緊隨在后,默默急行。老翁腳力衰竭,卻是王軼勝背著在前引導。

  不多時,銅瓦廂在望。

  黃河北岸地勢平緩,不如南岸多有山巒。銅瓦廂也好,陳橋鎮也罷,皆是如此。

  黑夜中,月光薄紗之下,銅瓦廂好似一頭沉睡的獸,依稀可見少許燈火寂寥。

  王軼勝放下老翁,老翁指著銅瓦廂道:“大人,那便是銅瓦廂了。銅瓦廂是個鎮集,土墻不過人高。早前還有上千口子人,因為匪兵駐扎的緣故,好些鄉親都逃走了。”

  “嗯。”嬴翌微微頷首。

  這些消息,嬴翌是知道的。從嬴翌決定北伐滅明開始,關于北邊的一切消息都被迅速搜集起來送到開封,首先就是侯恂所部相關的信息。陳橋等四鎮兵馬進駐以后,當地的百姓便遭了殃。所謂兵過如篦,用來形容這時候的明軍恰如其分。

  當初的左良玉是其中的佼佼者,但其他各部明軍,大抵也好不到哪里去。

  有明軍駐扎的地方,百姓往往好不了。這一帶的百姓,幾乎都跑光了。而且大多數跑到河南,成了嬴翌的子民。

  “沒有百姓,則為軍鎮。”王軼勝一旁躬立道:“正好放開手腳,不怕攪擾到百姓。”

  嬴翌哈哈一笑:“不錯。”

  然后道:“來兩個人,送老丈回去,免得被戰火波及。”

  老翁也不推辭,當即離開。

  嬴翌把刀一揚:“殺進去。”

  沉悶的腳步打破夜色,然而直到嬴翌一刀劈開土墻,發出驚天動地的霹靂聲,銅瓦廂的明軍才警覺過來。

  一些衣衫不整的兵卒從房屋里跑出來,迎接他們的,是赫赫的刀光。

  嬴翌每劈出一刀,便如雷霆震怒,滾滾氣浪澎湃,綿延上千米,直直幾乎將小小的銅瓦廂一刀劈個通透!

  只劈了三刀,嬴翌便停住了。

  他一把揪來一個渾渾噩噩的明軍兵卒,喝道:“主帳何在?”

  那兵卒恍惚指了指方向,嬴翌便丟下他,大步往所指方向走去。身后,三千金甲親衛業已散開,數十人一隊,蜂擁殺入了銅瓦廂。

  喊殺暴起,整個銅瓦廂上萬明軍已亂成一團。

  嬴翌大步走在土路中央,王軼勝緊緊跟隨。

  嬴翌道:“似這般烏合之眾,比起流賊也強不了幾分。想當初洪武橫掃天下,驅逐韃虜,何等赫赫威風?可嘆終于抵不住光陰,淪落到這樣的地步。”

  王軼勝無言。

  前方,一處大宅門洞訇開,一些人慌張沖出來,有人上馬,有人狂奔,如喪家之犬,惶惶不安。

  嬴翌眼神一凝:“殺了。”

  王軼勝微微抱拳,縱身幾個起落便趕到近前,身后十來個親衛齊聲大呼,狂奔而去。

  便聞慘叫連連,不片刻,待嬴翌走近,已是塵埃落定。

  王軼勝收刀而立,道:“是明軍將領。”

  嬴翌笑道:“不出所料。”

  在嬴翌而言,明軍的兵卒或許還有改造的可能,但明軍的將領,一百個里面能找出一個良善的,便是僥天之幸。沒有俘獲的必要。

  殺了最干凈。

  這一戰簡單到了極點,沒有動用火炮,沒有動用火銃,只用了一個多時辰,便塵埃落定。

  萬余明軍,被殺者超過八千。僥幸逃過一命被俘獲的,只有不到兩千人。其他的少許一些,趁著夜色逃走了。

  可以算是一網打盡。畢竟嬴翌人少,不能水泄不通。

  鄭五率領一部兵馬前來,接過后續掃尾,嬴翌則馬不停蹄,帶親衛直撲封丘而走。

  (http://www.uxwf.icu/html/23887/4279393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hkcpwcom海口七星彩 金管家彩票返点1980 福彩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 北京时时仪骗局 福建11选五app 新疆时时结96期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20分电子板 老时时赚钱方法 足彩专家预测比分 西安哪家酒店小姐好 长期做庄赢还是输 大龙虾江西时时 2019年东方心经全部资料 图库彩图开奖结果 捕鱼欢乐颂内购破解版 清纯校花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