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宰漫威 > 二八一章 假降

二八一章 假降

  寧遠。

  “前有嬴賊限我三個月獻降,后有東虜欺我無根之萍,令我進退維谷,難以決斷。如今三個月將滿,而東虜又至,諸位,該如何是好?”

  吳三桂滿身憔悴,嘴皮開裂,目光里全是疲敝。

  “我兩萬五千兵馬,人吃馬嚼,就快要堅持不住了。東虜與嬴賊逼迫甚急,何以抉擇,請諸位教我。”

  吳三桂如今,果真無根之萍。明已滅,而身為明軍的遼東軍便失去了一切后盾。沒有了糧草來源,沒有軍餉下發,困守于區區一個寧遠,坐以待斃。

  若只是如此,大不了舉城獻降,投了東虜。然而阿巴泰全軍覆沒,圖爾格大敗虧輸,山海關外兩座京觀震懾人心,此間種種,讓吳三桂看到了東虜的虛弱。

  他知道,嬴翌不是崇禎。在明廷的尸體上,一個新的王朝就要站起來,而遍數歷史,當中原有新的王朝出現的時候,周邊蠻夷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這時候投東虜,何其愚蠢?

  他也知道韃子大敗之后不過三個月就發兵來攻的意義,就是要趁嬴翌立足未穩之際,與之分個勝負,決出國運。再怎么也要把嬴翌打殘,為東虜贏取喘息之機——譬如遼之于宋,東虜的意圖,最次也要贏出個遼與宋的局面。

  吳三桂不是不曾想過向嬴翌投降,在三個月之前,接到關內的夏王詔書的時候,吳三桂就想過。

  然而嬴翌太過強硬,吳三桂覺得投降可以,但要保留自己的本錢,比如軍隊。但這是嬴翌不允許的。

  沒了軍隊,只要三五人,就能殺了他吳三桂。這是保命的本錢,吳三桂舍不得放下。

  因此進退維谷拖延至今。

  他希望能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在保留權勢的同時,博取一個未來。

  坐在下手首位的祖大壽開口了。

  黃臺吉未死之前,便派祖大壽來寧遠勸降吳三桂,但即便祖大壽是吳三桂的舅舅,也無法說服吳三桂。何況祖大壽也看到了東虜的虛弱,所謂說服,摻水了。

  “長伯有什么想法,說出來罷。這里皆是弟兄,有什么不能說的?大家伙都指著你呢。”

  聞言,堂下將官皆道:“只遵伯爺之命!”

  吳三桂露出一絲疲憊的笑容,轉瞬即逝,道:“好吧。我日思夜想,的確有些想法。”

  道:“阿巴泰全軍覆沒,圖爾格大敗虧輸。我不知那夏王用的什么手段,但如此結果,可見東虜在夏王面前,沒有囂張可言。歷來中原一旦有新朝建立,周邊韃虜便再無囂狂的機會。夏王尚未立國,便已擊敗東虜,可見其強,非同尋常。”

  又道:“東虜時隔三月便發兵來攻,消息說是舉國之兵。可見東虜對夏王之忌憚,深入骨髓。夏王據有中原,新新之勢蓬勃,東虜必非夏王敵手。然夏王剛硬,收編軍隊不分理由,若直接降了夏王,未免一無所有。由是我想到一個計策。”

  說到這里,堂下一些將官、祖大壽,隱約已經明白過來。

  就聽吳三桂道:“你我皆漢兒,投夏王方能無憂。然若能立下大功再投夏王,呵呵...”

  隨后一轉言:“勞煩舅父走一趟,那豪格不是快到寧遠了嗎,請舅父告訴他,我吳三桂不愿臣服嬴賊,愿舉城投降大清。”

  祖大壽站起來,撫掌笑道:“長伯有此決斷,我心甚慰。”

  他轉身緩緩走出去:“此間雖是兇險,但若能保祖家、吳家長遠,性命皆可拋之。”

  吳三桂站起來,深深一拜:“請舅父一定小心。此間有周旋的時間,務必設法將家眷從盛京接出來。”

  祖大壽走出門檻,道:“東虜舉國之兵,內部一定空虛,機會有的是。不要小瞧了你舅舅!”

  等祖大壽離去,吳三桂深深的吸了口氣,道:“在座皆是我心腹,此間消息務必不能泄露。走出此廳,一個字都不要說出去!”

  這里商議的四五個將官,皆是吳三桂的心腹親信。他麾下兩萬多人,千戶都有二十多個,但真正信任的,只有這幾個。

  “伯爺放心,便則是死,也不漏了半個字!”

  吳三桂狠狠的點了點頭,道:“好。”

  然后道:“我需要人代我去山海關一行,誰愿去?”

  幾人皆道:“愿往!”

  便派一人,悄然出城,奔山海關而走。

  ...

  黃臺吉在時,豪格與黃臺吉父子二人領三個旗,擁有一百一十七個牛錄的精兵。黃臺吉一死,在權力的爭斗中豪格失了皇位,并失去了另外兩個旗的兵力,被劃撥到福臨名下,實際上被多爾袞奪走了。

  因此豪格只剩下五十八個牛錄,在八旗之中,算是強盛的一旗,但較之于此前衰弱了許多。

  豪格作為先鋒大將軍,親率五十八個牛錄一萬六千精騎,合兩萬包衣奴才,自盛京,也就是遼陽出發,不兩日,便抵達了錦州。

  在他的身后,多爾袞頃國之力,欲圖聚兵二十萬,與嬴翌爭國運。

  滿清八旗在阿巴泰和圖爾格戰敗之后,精騎只剩下八萬余人。除開豪格所部一萬六千人,其余七個旗只有七萬精騎。二十萬兵馬,自然要從蒙八旗、漢八旗和朝鮮征調。

  二十萬正兵,還要征發至少五十萬包衣做后勤,也就是說,多爾袞已經傾盡所有了。

  豪格抵達錦州之后,派出偵騎先行,主力則駐扎于錦州,打算休整一夜。

  兩日奔走,便是八旗精兵,也不免疲憊。

  滿清奪取錦州才不過兩三年的時間,當初松錦之戰,滿清與明廷對峙了幾乎一年時間,最終取得勝利。但這座兵鎮也幾乎被打成了殘垣斷壁。

  而滿清國力未及,這里尚未來得及開發、修復。

  好在有包衣奴才,很快建起營帳,安頓下來。

  大帳中,豪格正看著地圖出神。豪格性粗豪,沒有智計,但并不代表他愚蠢。黃臺吉死,作為長子的豪格卻失去了皇位,這次爭國運,又以他為先鋒,多爾袞的心思,一目了然。

  但豪格不以為意,他知道多爾袞是什么意思,但沒有一絲反對就來了,他要為黃臺吉復仇,要證明滿清精兵永遠是不可敵的存在!

  在豪格看來,黃臺吉之死,那所謂的夏賊是罪魁禍首。如果不是夏賊屠殺山陜,黃臺吉也不會這么快就死。只要再堅持個一兩年,做好一切準備,他又怎么會失去皇位,如今受制于多爾袞?

  一切的罪魁,都是夏賊。復仇,是豪格唯一的信念。

  (http://www.uxwf.icu/html/23887/4234538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 二十一点概率图 2019香港马会免费资枓大全 m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白小姐论坛三肖 江苏时时开奖结果 8b0即时比分 中日性感美女图片 游戏简介内容怎么写 查询江苏快三开奖号码 香港赛马会推荐五码五肖 时时彩走势图网易 李秋平篮球夏令营 20选5浙江最新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告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