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宰漫威 > 二九五章 首戰

二九五章 首戰

  此次大戰,因后勤需求,調撥了一部分奴工營的奴工,為軍隊轉運后勤。其中西北戰區的后勤轉運,就是宋獻策負責。

  宋獻策聞言,十分謙卑道:“都督盡可放心,學生絕不敢怠慢。一應軍備物資早已提備妥當,至于俘獲物資轉運,都督盡管進兵,學生絕不掉隊。”

  鄭九聞言哈哈一笑:“好,不掉隊最好。”

  道:“君上要澄澈寰宇,締造盛世,人力最是缺乏。而君上最是恤民,不愿為難百姓,還將一應徭役盡數免去。如此一來,各地對奴工營的需求暴增。此番入草原,俘獲青壯婦女,一應皆要押送入關,或發賣,或歸于奴工營。為締造盛世添磚加瓦。如此自不能怠慢。”

  又道:“不過此番兵貴神速,怕是俘獲部多,卻以殺傷為主。倒是牛羊馬匹應該不少。”

  宋獻策道:“都督說的是。”

  鄭九點了點頭:“那便下去準備,與宣府一應官員做好接洽。今日入夜,我便要發兵。另外,即將從京畿而來的另一個校尉建制新兵,你也要配合駐軍妥當。”

  西北戰區全軍出戰,宣大空虛,倒不怕外敵,就怕士紳作亂。于是早有京畿訓練的新兵一個校尉建制,優先劃撥到西北戰區。接替防務。

  本來應該等到新兵抵達之后再開戰,但察哈爾部和土默特部已有異動,正在聚兵,鄭九不得不先下手為強。

  入夜,鄭九所部悄無聲息離開宣府,往北直入草原。

  隨行的還有一隊向導,皆是從行商甄選而來。

  北部邊疆的行商,較之于內陸的行商,膽子極大。為求利益,走私也是等閑。

  一應大商戶,譬如介休范家這樣的大漢奸早被肅清,但一些小商人,則高舉輕放,畢竟地方要滿足商業運轉,不能少了商人。

  這些行商都是草原上的常客,對韃靼諸部的了解程度,是任何人都不能比擬的。

  所以甄選之為向導,也算是戴罪立功。

  戰后必定有所賞賜,這也是行商們求之不得的事。

  其中最直接好處,就是俘獲的物資,三成賣給這些商人。當然,大部分七成,還是歸于輔兵司,直接納為官有。

  而這些商人除了要做向導,也有輔助轉運物資的任務。

  ...

  較之于歸化城僅在眼皮子底下,察罕浩特則遙遠許多,位于草原深處。當唐三進當夜發起對歸化城的進攻之時,鄭九所部經過一夜的急行軍,已經深入草原兩百里。

  這一夜,鄭九也并未閑著。一路上所遇到的三個大小部落,皆被拔掉,鮮血染了一路。

  三個部落,最大的不過萬余人,小的不過千八百人。哪里擋得住鄭九一個校尉編制的精兵?

  不發一炮,直接沖鋒,碾壓過去就是。

  清晨時分,又一個部落倒在了鄭九的腳下。

  鄭九粗獷的臉上滿是冷酷:“老弱皆殺之,青壯牛羊馬匹一應繩索連了,交給奴工營和行商商隊運會宣府。”

  老弱皆殺之,也就是說,上了年紀的,還有小孩幼童,一個都不留!

  嬴翌麾下重要將領,殺性最重的要數周力。次之便是鄭九!

  若是鄭五,最多下令斬殺孱弱俘虜,而不會把小孩幼童一并殺了。但在鄭九這里,則不然。

  “你們看這些小韃子,一個個目光狠毒,又體弱無力,當不得用。拉回去還得養幾年,浪費糧食。不如殺之。”

  青壯年拉回去當奴隸,直接可用。小孩則不能。也不能說鄭九有錯。

  至于麾下的將士,則完全沒有意見。嬴翌的軍隊,恐怕是歷代殺性最重的軍隊之一。因為軍功以人頭論。多殺一個人頭,得到的軍功反饋就越多。誰都不會憐憫這些敵人的小孩。

  倒是隨軍的行商被嚇得面無人色,一個個暗暗慶幸不已。

  說來他們,也曾在鬼門關趟過一遭啊。

  “把老李叫來,本都督有話要問。”

  處理俘虜之余,鄭九令人將向導首領老李叫了過來。這個老李,就是行商之一,對韃靼人最是熟悉。

  “小人拜見都督。”老李卑微不已。

  鄭九擺了擺手:“不必如此。我來問你,察罕浩特還有多遠?”

  老李道:“還有二百里。”

  他道:“從這里往東北方向,還要路過兩個部落。依都督行軍神速,最多下午便可在望。”

  鄭九心里有數,道:“好,本都督知道了。你下去吧。”

  又道:“告訴行商們,暫時在此休整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之后再出發。”

  “小人知道了。”

  一夜急行軍,并推平三個韃靼部落,軍隊要說疲敝不盡然,但要說精力飽滿,卻也不盡然。

  休整一個時辰,理所當然。

  鄭九站在一處草坡上,向西南回望:“此時歸化城,應該已經塵埃落定了罷?”

  ...

  歸化城的戰事,的確已經塵埃落定。

  昨夜子時,唐三進突襲歸化城,打了土默特部一個措手不及。

  土默特部得東虜之誘,正聚兵南侵。然而這里消息實在遮掩不住——或許韃靼人也不曾想過遮掩。

  他們的思維,似乎還停留在前朝明廷的時候。

  以為如今嬴翌的軍隊,與明廷腐朽的軍隊沒什么區別。

  畢竟西北戰區并未產出多么驚人的戰績——宣大一線,太過輕易的落入嬴翌手中,沒有經歷過大戰,姜瓖都是主動投降的,可能沒有引起土默特人的警惕。

  而這一點,東虜肯定不會跟土默特人說。

  因為東虜需要土默特韃靼人毫無顧忌的發兵,一旦告訴土默特人嬴翌的軍隊有多么強大,土默特人必定不敢輕易動手,從而壞了多爾袞的計較。

  或許土默特人還不知道阿巴泰全軍覆沒的事——在這個時代,消息的傳遞實在太延遲,太落后了。

  當土默特的統治階級還在歸化城飲酒作樂的時候,唐三進的大炮轟塌了歸化城那不倫不類的城墻,當土默特貴族狼狽聚兵的時候,鋒利的刀劍已經架在了他們的脖子上。

  這一戰輕松到了極點。

  但這一戰卻不算完。

  歸化城不是土默特的全部,土默特各旗分散在以歸化城為中心的廣大草原之中。而各部的軍隊,正在向歸化城匯聚。

  接下來要打的才是硬仗。

  (http://www.uxwf.icu/html/23887/4224018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360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 北京赛纪录 2019年特马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pk10直播盛 东方心经今晚彩图 爱彩乐网江苏快三开奖号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苏省老快三开奖直播 秒速时时多aqq 精灵网游 美国美女球迷 澳门赌博棋牌开户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前三直 重庆时时vv娱乐网站 通比牛牛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