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宰漫威 > 三十二章 借幡

三十二章 借幡

  三十余載彈指一晃,玉鼎真人還是玉鼎真人,天一道人也還是天一道人,模樣分毫未變,連神態也與當初初見之時別無二致。

  玉鼎真人心中一嘆,打了個稽首:“多年未見,天一道友道行愈發是深不見底啦。”

  趙昱還了一禮,笑道:“道友不也如此?”

  那年初見玉鼎,不過元神五重,今日再見分明已臻至六重高深之處。這些年的確不曾白過。

  玉鼎真人搖了搖頭,心中只是震憾。在他感應之中,趙昱分明還在‘金仙’之境,但一身籠罩的迷霧,卻愈發讓人看不透澈。他自己在進步,而這位天一道人同樣也在進步,甚至進步更快。有一縷莫名的味道,讓他沒來由想起了自家掌教元始天尊。

  他難以置信,但并非感應有差。趙昱的法力境界的確還在元神九重。但道行卻已到了地仙境的高妙之處。地仙三境,天劫、人劫趙昱一躍而過,單就道行而言,可比及大成地仙。而圣人,也只大成地仙不過。

  趙昱笑呵呵,目光落在旁側面容清癯的道人身上。不等玉鼎介紹,燃燈自己開口,稽首道:“貧道燃燈,見過道友。”

  “原來是燃燈道友。”趙昱心想難怪。此人修為,分明已是元神九重,半步踏入地仙之境。幾能與十年前的多寶道人相提并論。闡教之中,能有此道行和法力的,除了燃燈,怕也沒有別人了。

  說來三教弟子,除了太上老君的弟子玄都道人趙昱不曾見過,不太清楚。圣人之下多寶當數第一。而且是第一檔次的唯一一個,其他無論闡教截教,乃至于人教的渡厄真人,差距都在仿佛。云霄仙子倒是厲害不少,可單論境界,還是比不上燃燈。

  這位日后的過去佛,的確不可小覷。

  一番寒暄,便則入了屋里,分賓主落座。

  玉鼎真人便道:“此番太乙師弟與黃龍師弟確也作的過甚,貧道及諸位師兄弟深表歉意。但畢竟不曾造出無可挽回的后果,道友是得道高人,何必斤斤計較?”

  又道:“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廣成師兄也是這個意思。還請道友熄了雷霆之怒,放了師弟罷?”

  趙昱聞言笑了起來,卻道:“話雖如此,但道友可曾想過,若我不在,他二人得逞,當是個什么后果?他二人一有心,又付諸行為,只因我在才沒有得逞,并不能因此而饒恕罪過。闡教乃圣人教門,道門正宗,行事作為總要有些講究。我也并非一定要揪著不放,實也是為圣人計較,才要討個說法。”

  “這...”

  被趙昱拿住話柄,玉鼎真人也啞口無言。

  就聽燃燈道人笑道:“道友左右是要討個說法,卻是太乙道友已識得錯誤,想必黃龍道友也是如此。道友高量,畢竟圣人在上,不好做的太過,然否?”

  趙昱聞之,哈哈大笑:“燃燈道友之言軟中帶硬,厲害,厲害。”

  卻把話音一轉:“然圣人之為圣人,其行無暇,其身無缺,其道無量。我不曾殺戮天下,也不曾攪擾黎民,更不曾禍害世界。我一無罪,二無孽,此行此為,也皆合乎道理。元始圣人也須得與我講理,否則蠻橫強來,豈是圣人作為?”

  “道友言重了!”

  玉鼎真人和燃燈道人連忙告罪:“是我等之錯!”

  燃燈原想以圣人之威懾住趙昱,卻哪里料到反被言語拿捏,便是面皮再厚,一時間也有些尷尬。

  兩人對視,交流了一個眼神。玉鼎真人只好攤牌:“那以道友之意,當如何才能揭過此節?”

  趙昱心中暗笑,便道:“倒也不難。”

  “愿聞其詳。”

  “我雖持法力拿住太乙、黃龍兩位道友,卻不曾太過為難他們。畢竟圣人顏面,不可誤會。然則錯之為錯,須得有個交代。我聽說元始圣人有一般法寶,名曰:盤古幡。若得將此寶借我參悟三載,此節便且揭過,不再計較。兩位意下如何?”

  玉鼎、燃燈聞言,頓時面面相覷。

  他二人前來,只為試探,若能三言兩語解開此節,那便再好不過。若是不能,再設法就是。說到底,是不愿此事勞煩掌教,生怕壞了掌教天尊的顏面。然這天一道人提出要借盤古幡參悟,正好打在他們的關節之處。盤古幡是何等的寶物?一直就在天尊身旁。說來借之觀摩,倒也不算什么大事,但要取來盤古幡,卻必須此事要與天尊交代。

  這便矛盾了。

  盤古幡借來,他們倒不擔心趙昱不還。圣人的東西,怎敢不還?何況修士在誠,說是借便是借,說是三年便是三年。若只說借,而不說幾年,那倒是可以耍無賴。但定了時限,就須得要履行。否則便是心不誠。

  玉鼎糾結片刻,道:“此間有些為難,貧道須得與眾位師兄弟作個商量。”

  燃燈也不再說話。

  趙昱微微頷首:“靜候佳音。”

  送走這二人,趙昱觀其消失在天邊,這才微微失笑。

  說來此番,也算是機緣巧合了。他只感應到有人打殺生劍的主意,卻一番下來,讓他有了謀算盤古幡的機會。太極圖早晚現世,掐個空當,有機會參悟。誅仙四劍若他開口,借來的機會不小。而山河社稷圖也與太極圖一般情況。唯獨這盤古幡,最后只在三教決戰之時短暫現世,缺乏謀算的時機。

  但太乙、黃龍二人送上門來,卻給了趙昱最佳的時機。

  雖然盤古幡乃重寶,但若只借來一觀,想必元始天尊不會摳著不放。他試著提出條件,果然玉鼎真人和燃燈沒有直接反駁。

  不過此間事,想來還有波折。

  闡教眾金仙,皆是高傲慣了。如今被趙昱拿捏,要心甘情愿怕是不那么容易。多半還有計較。

  這中間,還有些時間,趙昱正好趁機好生觀摩一下九龍神火罩。甚至再研究研究黃龍真人——這位可是真龍之身!

  就在趙昱心安理得參悟九龍神火罩、研究黃龍的真龍之身的時候,燃燈和玉鼎回到了昆侖山。

  (http://www.uxwf.icu/html/23887/218017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波克捕鱼进不去了 今晚什么特马号好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pt富电子态 最美的校花美女 澳门网上ag 内蒙古时时三星 云南快乐十中奖技巧 今天快乐十二开奖结果是多少 极速时时开奖统计 足球球琛比分网 我要拍艳照门 德国赛车pk拾正规的吗 排5开奖号码 快3和值计算公式 时时跨度怎么计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