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宰漫威 > 六十九章 心光遁

六十九章 心光遁

  元辰道人神色一變,連忙告饒:“執事大人饒命!我三人剛到,手頭不熟,還請執事再給個機會罷!”

  “哼!”

  獸巢執事冷笑一聲:“讓爾等去糞池反省,正是給爾等機會。如若不然,以你們這些罪人的身份,我早令人誅殺。還敢與我頂嘴?!”“不敢,不敢!”

  元辰道人面色慘白:“單憑執事責罰。”

  “嗯。”

  執事這才收了怒容,謂左右道:“拖下去罷。”

  片刻之后,便隱隱有鞭聲破空的噼啪夾雜著幾聲慘叫傳來。

  隨后便見幾個修士拖著三團爛泥,來到仙城獸巢深處的一座石穴前,有人捏拿印訣打開禁法,頓時臭氣熏天,熏的人眼睛發紅,皺眉不已。于是連忙將三團爛泥扔進里頭,合上禁法,逃也似地離開了。仿似三個肉球,滾落下去,在斑駁的石臺上停了下來。

  肉球翻滾,好一會兒才顯出原形,正是元辰道人三人。

  “狗入的,鞭子好狠,打的小爺我差點閉過氣去!”

  那原本唇紅齒白的正太,此時罵罵咧咧,臉上、身上的鞭印,如同烙鐵烙上去的,任憑他催動法力,也難以消去,他臉上露出厭惡至極的神色,眼睛被臭氣熏的發紅:“真特么臭到了忌憚,該死的星獸仙門,滅了都不消停,這該死的幻境!”

  “嘿嘿...”

  元辰道人艱難的盤坐起來,冷笑道:“你不是擅心光遁么,自遁將出去便可不用享受了。”

  “滾。”

  正太捏著鼻子悶哼一聲:“元辰子,你還敢跟小爺叫囂?前車之鑒教訓還不夠么?!”

  枯瘦老者怒容滿面,撲過去就與正太廝打在一起。

  元辰道人怒聲道:“好了!”“都什么時候了,師叔!”

  枯瘦老者挨了幾拳,聞言呸了口唾沫,又挨了幾拳才退回來。“靈心子,你休要激我。”元辰道人面無表情:“仇,我早晚要報。卻不是這里。”

  說著話,他手中顯出一粒寶珠,看著正太靈心子嘿嘿的笑個不停。

  靈心子一愣,大怒:“把我寶珠還來!狗入的!”

  “想要寶珠?”元辰子反掌收了寶珠,冷笑道:“你來拿呀。你除了一手心光遁,還會什么?難不成在這里你還想大打出手?!”

  靈心子瞬間冷靜下來,神色冷到極點:“很好。元辰子,你早晚死在我手中。”

  便也不說話了,盤膝一坐,閉上了雙目。

  元辰子盯著靈心子看了好一會兒,心中仇恨起伏,良久按捺下來,與枯瘦老者傳音道:“師叔,我們進入幻境多久了?”

  “三日。”

  元辰子微微頷首:“還有二十七日。”

  他心中嘆道:“據父親當初所言,自入幻境,一月時間的點上,星獸仙門清洗糞池,會打開一道裂縫。循著裂縫逆行,就能進入母獸巢穴。那母獸巢穴,便是尸蜃的元神真靈之所在。已至關鍵時候,師叔,到時候你為掩護,我定要降伏了尸蜃不可。”

  枯瘦老者只是連連點頭,心中傳訊道:“少主,當初老掌教便是在最后一步失敗。連他也不清楚到底是敗在什么地方。要小心吶。”

  元辰道人決然傳音道:“此番成敗,關乎道統生滅。我意已決,不生則死!”

  “唉...”

  于是沉默,良久,枯瘦老者道:“靈心子這賊子卻也知曉其中奧妙,要想個法子把他誅殺,以絕后患。”

  元辰道人心中道:“卻是難也。這里不能擅動,否則會驚動尸蜃。一旦尸蜃從沉睡中醒來,大勢去矣。他也知道其中奧妙,因此不敢動用法力神通。等到了母獸巢穴,再見機行事罷。”

  枯瘦老者知道利害,嘆息幾聲,便也不說了。

  他們這一番,也算是拼盡全力。進真仙大墓之前九人,進來就只剩下五人,一路折了三人,只他二人去了。十亭折了七亭,若再不能成功,神尸教便也真的名存實亡。

  便如那羽箭飛射而出,已至半途,若不能中的,一切皆休。

  而在這三人被投入獸巢糞池之中的時候,趙昱則正靜室內笑話所得。

  趙昱不知共夷真仙是真,是假。但請益下來,收獲卻是滿滿,一點不假。趙昱一路修行至今,混空老祖早早便不曾教導,果然是引進門,便讓他自處之。若非有天衍鏡幻境的經歷,也不會有現在的小小成就。

  修行越深入,知道的越多,疑惑就越多。大道無窮,艱澀淵深。大方向趙昱能夠把握,但許多細節之處,卻多有缺失。登臨法宇宙以來,在羅仙門閉關一段時間,彌補了些許,但畢竟還不完美。

  如今得共夷真仙指點,雖然趙昱心有不安,卻畢竟不能把收獲拋棄不用。

  這一番所得,已然讓趙昱在當前境界的瑕疵,全然彌補圓滿,非但如此,至少在元神下品三重之內,不會再有細節之處的障礙。在元神一重的境界,趙昱道行、法力、神通,乃至于肉身,都已臻至大圓滿。

  隨時可以突破境界,進入元神二重的新天地。

  時間便在趙昱彌補疏漏瑕疵之中一晃而過,某一日,靜室內隱約有一點氣機迸發,又瞬間被收了回去。

  ...

  元辰道人站起身來,就在那斑駁石臺的沿上,下面如同一個深淵,全是色彩斑斕,散發著惡臭煙云的兇獸排泄物。

  說是糞便,也無不可。星空兇獸在幼崽的時候,吞噬食物,很多不能消化的雜質,就會排出。若是成年的星空兇獸,只進不出。只有吃,沒有排,沒有什么不能消化。初入這里,臭的讓人難以忍受。但時間久了,便也適應了。竟不覺得臭。反倒覺得那七色斑斕,有一種藝術感。

  一月時間,到了。

  不但是元辰道人和枯瘦老者,連那正太模樣的靈心子,也站了起來。

  雙方對對方視而不見,只定定的盯著糞池上的空間。

  陡然,一縷盈盈細微的光彩亮起,糞池上空裂開一道如月牙一般的縫。灰蒙蒙的光從縫隙中透射出來,照在糞池里。只見那光芒一照,糞池中堆積的兇獸幼崽排泄物便如冰雪遭遇艷陽,緩緩消解。“走!”

  元辰道人悶哼一聲,周身如被慘白火焰籠罩,縱身一躍,直往縫隙投去。枯瘦老者緊跟而上。

  唯有那正太模樣的靈心子,笑瞇瞇望著兩人,等兩人頂著灰蒙蒙神光的消解之力,進入裂縫之后,他才瞬間消失在原地。

  心光遁。

  (http://www.uxwf.icu/html/23887/212480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东莞按摩会所丝袜 北京赛车pk技巧 2019年开奖结果记录 内蒙古时时五码走势 腾讯nba赛程 七乐彩几个号算中奖 湖北快3开奖号码今天 天津时时走势图 香港9047开奖现场 手机快乐十分购买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悠洋棋牌时来运转官网下载 海口按摩店有服务吗 四人斗牛不带花牌怎么赢 天津快乐十分爱彩乐走势图 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河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