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宰漫威 > 六十五章 帝主身與名俱滅

六十五章 帝主身與名俱滅

        “不好!”

        越見無上中箭,不禁心頭一跳,連忙棄了太一道人,反身來奪世界樹。

        原以為那諸般人物互相牽扯,此等狀況之下,無上帝主再是無能,暫時自保當是無礙。卻不料那大巫陡然一箭射出,連他這堪比大羅金仙的人物,也反應不及!

        那箭矢看似枯敗,卻暗藏一股隱晦且凌厲到了極點的氣息,連他這尊堪比大羅金仙的人物,見那箭矢射出,也不由得心頭生出一絲絲涼意。

        登時便斷定,以無上的能耐,怕是逃不脫一死!

        無上一死,世界樹若落到他人手中,那還了得?!

        竟至于生生受了太一一掌,也要去奪世界樹。

        非但越,原始越也立刻棄了太一,與越雙雙出手,直取世界樹。

        在那巨弓箭矢射中無上帝主的一瞬間,所有人都隨之反應!

        赤混魔祖怪叫一聲:“終天結地,終結印法!”

        混黃終結炁,大道歸虛無,一掌蓋下,五指一合,就要抓住那世界樹,納入囊中。就聽旁側一聲佛號喧開,金燦燦的佛光照耀,如來老佛腦后光輪之中禪唱陣陣,也捏了個印法,探掌抓拿。

        佛光暴漲,卻被那混黃終結大道一照,立刻散出腐朽枯敗的味道,老佛不禁神色一變,連忙收回大手,抖了抖,將朽敗抖去,然后深深的看了眼赤混魔祖,轉而丟出一個金燦燦的缽盂。

        于此同時,龍吟連天,昊天至尊長嘯一聲,一頭大龍升天而起,及至于高處,陡然一頭扎下!

        又有萬靈教主6壓道人,只搖身一晃,顯出三足金烏真身,張口便吐出一縷紫金紫金的火焰,那火焰分明一小朵,卻迎風見長,鋪天蓋地,化作一張紫金大網,似要一網打盡!

        又有闡教云中子,把腰間寶劍一按,一縷劍光作細絲,扭曲盤繞,見縫插針,從四面八方諸般神通之中穿插而過,直撲當中世界樹!

        “世界樹是爺爺的!”

        后天大巫一看這場面,不禁暴跳如雷。那無上帝主是他射的,世界樹合該為他所得,這一干人等卻齊齊動手,大巫又如何不怒?

        當下收了大弓,從腰間取下那一口神鉤,合身一撲,竟連人帶鉤,殺入了各方神通之中。

        就見那神鉤水波粼粼,綻放出無量無窮的九天弱水,作滔天大浪,那大巫立在浪頭,一潮接一潮的沖刷著所有人的神通,直指世界樹。

        而旁側,唯余元初天帝、永恒道人、太鴻道人無動于衷。

        只在剎那,億億萬萬分之一個彈指之間,兩尊大羅金仙的手段,數尊太乙金仙的神通,齊至世界樹。

        眼看神通碰撞,就要覆地翻天,卻陡然之間,那一棵世界樹竟綻放出綠瑩瑩的霞光!

        正在此時,立在浪頭的后天大巫暗暗操控射中無上帝主的箭矢。那箭矢迸出一縷神光,神光裹了無上帝主,又要去裹世界樹!

        巫族雖然性烈,但沒幾個蠢貨!

        后天大巫一箭射出之時,怕是早早就想到了后續!

        然則所有人都沒料到,世界樹竟似活了一般!

        純粹的綠意綻放開來,有無窮無盡的造化生機,那無上帝主在這綠意的浸**下,竟緩緩抬起了頭!

        后天大巫頓時驚訝莫名,不禁叫道:“射日箭竟射你不死!?”

        原來那巨弓,竟是巫族后羿大巫傳下來的羿天弓,那唯余的一支箭矢,正是當初射殺九尊金烏之后,剩下的唯一一支射日箭!

        雖然后天大巫修為遠不及后羿大巫,無法揮這張神弓的偉力,但以其太乙金仙的修為,要射殺同等級的存在,分明該是探囊取物才是!

        只瞬息之間的功夫,那無上帝主便活了。然則無上臉上神色,卻一片慘然。舉目四顧,正是神通臨頭!

        他慘笑一聲,低沉嘶啞:“豈能讓爾等好過!”

        竟反手抱起世界樹,轉身望那明光所在,撲殺而去!

        也不知世界樹竟有如此神通,仿似在這一瞬間,那綠瑩瑩的霞光照耀萬方,將無數神通皆籠罩其中,并暫時定住。然后便見那樹被無上帝主抱著,瞬間破開一切阻礙,任憑那越神色驟變,也阻攔不及,轟然便撞擊在了明光上!

        然后,在所有人愣神的功夫里,綠色霞光籠罩的神通,才轟然炸開!

        但見那綠色霞光堅韌無比,兩尊堪比大羅金仙、五六尊太乙金仙,神通偉力齊齊炸開,竟只炸的那綠色霞光微微抖動,卻不見破裂!

        就仿佛一個巨大的綠色圓球之中,行開天辟地之象,變得混混沌沌,不見一物!唯有一點明光,突然從爆炸之中飛射而出!

        越和原始越見狀,齊齊探手去拿那點明光,卻被一口大鐘震開,太一道人擋在了這二人面前。越臉色鐵青,原始越截然相反,正是笑瞇瞇。

        三人一言不合,又打將起來。

        說是遲,實則快。

        但見這邊,那綠色霞光如流水,混沌如沙灘,瞬息之間,就撫平了一切波瀾,一尊傷痕累累的大巫,才從中跳將出來,灰頭土臉,怒罵出聲。

        后天大巫原是信心滿滿,以為有射日箭為應,即便所有人都出手,世界樹也該要落到他的手中,于是只他一人親自下場,卻不料如此變故,搞成現在這模樣。

        也是他巫族肉身強橫,堅固無雙,否則這一炸,猝不及防之下,肉身硬抗,換個同等級的修士來,非要炸的粉身碎骨不可!

        魔祖不禁嘎嘎怪笑起來,笑的那大巫更是惱羞,怒目而視。

        其他人見狀,連忙正色,不好去笑那大巫,一個個皆警惕持身,同時瞪大了眼,一看,那綠色霞光之中,一株巨大的古樹聳立而起,而那無上帝主,早已身名俱滅!

        這樹,自是世界樹,較之此前,是模樣大變。

        然則此時,眾人關注的,卻不是模樣大變的世界樹,而是世界樹根部旁側的,一個巨大的窟窿!

        那窟窿里,透露出一股截然不同的陌生氣息!

        而此時,那邊三人,正斗的激烈。太一道人也好,越也罷,及至于原始越,個個出手是云淡風輕,入微到了極點,不泄露絲毫法力,竟連旁側不遠的幾尊太乙金仙,也不被波及分毫。那三人,你一下我一下,或是一道煙氣,或是一縷霞光,看似渺小瑰麗,實則奧妙深藏。

  (http://www.uxwf.icu/html/23887/177669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黑龙江时时查询 福建时时官网下载 河内五分彩 彩票预测最精准软件 福建时时走势图今天 二肖中特碼黄大仙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澳门第一www1am 日本av女优排行榜 足球游戏在线玩 体山东时时 今期最佳特马资料 重庆时时彩下载版 赌博牛牛规则 乌鲁木齐红灯区一览表2019 球探网篮球比分nba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