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宰漫威 > 三十二章 后土氏束手十絕陣

三十二章 后土氏束手十絕陣

        都天子見巫門后土氏跳入陣中,也是看的分明。

        那后土氏巫族真身廣大,有百萬里。其三首八手,青面獠牙,體如山巒,殺氣騰騰,實在是兇狠的緊。

        巫族平素以人身顯化,但眼下這形態,才是其真身所在。巫族大能,皆非人形。譬如那十二祖巫,連最類人形的后土,背后也長了許多雙手。

        蓋因血脈之故也。

        巫族血脈,非是肉身中的血脈,而是銘刻在真靈之中的盤古烙印。所謂面由心生,真靈要顯化什么形態,肉身才是什么形態。

        因此巫族便是身死,只要還有真靈,不論怎么轉世,都會覺醒成為巫族,而不是轉世所在的種族。

        根本原因,就在于盤古烙印。

        若是完整的盤古烙印,若轉世,那便是完整的盤古形態。但可惜,自盤古舍棄肉身造化盤古力宇以來,就沒有一人,擁有過完整的盤古烙印。

        無論三清圣人,還是十二祖巫,都各得一部分。因此他們每一位的真身,形態都不一樣。

        巫族秉持盤古血脈,每一個巫,真靈中的盤古烙印,都是不一樣的,因此即便是父子母子,形態都不一樣。

        巫族最初以十二祖巫的名,為姓氏,傳承血脈,形成了十二個大的族群。但自巫妖量劫過后,十二祖巫的族群幾乎盡滅。只有幾個僥幸逃脫劫數的大巫,傳承下幾脈來。

        而盤古力宇無量量劫過后,宇宙瀕臨毀滅,巫族剩下的血脈,就更少了。

        這些血脈傳承下來的族人,對外一般都以姓氏自稱。譬如這位后土氏,只說明他出身后土氏這一巫門氏族,而不是他的真名。

        巫族的真名,并不重要,要么以山石命名,要么以河川命名,要么便是走獸飛禽,無所不包。只有那種在巫門之中,有杰出貢獻,偉力無邊的大巫,對外才會宣稱自己的真名。

        比如夸父,比如后羿,比如刑天。

        而且因為他們,甚至還會形成一支新的血脈族群。

        如今在漫威多元宇宙的廣袤星空之中,巫族只三脈而已。后土氏,其實是后羿這一脈的血脈傳承。

        后土氏三首八手,手中或鐵棍,或干戚,或弓箭,或巨斧,整個一人形兵器,加之殺氣騰騰,端端是震人心扉。

        巫族善戰,并非虛言。

        后土氏來到陣中,三首三雙眼,各自放出神光,細細打量這陣法。卻看不穿虛實,只一片模糊。他心知十絕陣名頭,雖然善戰,卻不敢怠慢。

        這尊真仙級數的巫,二話不說,卻開弓搭箭,蹦的一聲,一縷血光迸射而出,劃破虛無,卻沒入進去,消失不見。

        后土氏凝神,又要掄起大斧劈殺,卻恍然見到,那迷霧散開,似近實遠處,現出一尊法臺來。

        只見那法臺上,旗幡招展,有一尊道人,正盤膝而作。

        后土氏連忙將干戚擋在身前,作撲殺狀。

        干戚,便是盾和斧。干者,盾也,戚者,斧也。

        刑天氏的祖宗刑天大巫,便是以干戚,成戰神之名。

        當然,用干戚的,不定要刑天氏。刑天氏也不定都用干戚。

        后土氏也一樣。

        “后土氏道友且莫急。”

        當此時,都天真人開口了:“貧道深感道友性直,少有所見,我甚喜之,有幾句話要說。”

        后土氏微微一怔,卻喝道:“要打就打,恁的多話?!”

        都天真人笑道:“早前看到道友,只覺道友一身氣機,與他人區別甚大。我竟感一些熟悉。然則自貧道成就天仙以來,都在太元界,不曾出世行走,雖耳聞巫族大名,卻也未見過。不知是何道理?!”

        都天真人叫住后土氏,一則的確是喜歡性子直的人。性子直的人,喜歡的人喜歡的緊,討厭的人也討厭的緊。因為這樣的人,有什么話,從來直說,不會給人面子。

        二則也的確如都天真人所言,他從后土氏身上,恍惚有些熟悉感。

        這打是打,就怕大水沖了龍王廟,那就烏龍了。

        于是都天真人打算問個明白。

        至于其他詭譎言語,都天真人不屑之。也不會糾纏此番大熊座之事,把什么血祭萬靈,傷天害理說來。那都是虛的。

        巫族還怕傷天害理?

        笑話。

        “哦?”

        那后土氏一聽,猶疑道:“你這道士,要亂我視聽?你們這些道士和尚,一個個都是面厚心黑,你莫非怕我,才來騙我,討饒?”

        都天真人皺眉:“道友何必口出惡言?莫怪貧道說話太直——于我這十絕陣中,道友性命,都在我反掌之間。”

        卻不料那后土氏竟咧嘴笑了起來:“看來你不是騙我。你說你覺察我氣機熟悉,難道你在何處見過我巫族中的兄弟姐妹不成?”

        都天子微微搖頭:“不然。我先前有言,天仙之后,我于太元界精研陣法,不曾出世。至于證就天仙之前,也不曾遇到過巫門中人。”

        “莫非有巫門的兄弟姐妹,去過你太元界不成?”

        后土氏又問。

        這句話一出口,都天子不禁微微一怔,隨即沉吟起來。

        片刻之后,面上露出恍然之色,大笑道:“對了對了,道友所言不差。我有幾位好友,果真與道友氣機,根源似有些相仿之處。”

        后土氏大笑起來:“竟然如此?!料想今日,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哇!”

        你道這巫族的漢子,為何要與都天子啰嗦。

        巫族雖多直爽之人,但卻不是蠢蛋。

        可慷慨赴死,卻也不會把自己的性命不當回事。

        他敢于跳入陣中,擺明車馬不懼生死。但既然有生機,那也不會愚蠢的放過。后土氏也是二世重來的老怪物,哪里不知十絕陣的厲害?見都天子不像騙他,自然也就想到了許多——莫非自家族中,真有人與太一教門有關聯?

        當下一決生死的想法就淡了。

        兩人竟便在這陣中,閑聊起來。

        好一會兒,直到陣法有所觸動,都天子發現玄武真人等三人到了陣外,這才止住閑談,道:“待我收起陣法,道友或可與我等一道,前往大熊座,是時自有分辨。”

        “同去!”

  (http://www.uxwf.icu/html/23887/175110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捕鱼达人2卡片技能版 曾道宝典app 前四后四5000注平刷 哪个网站有玩二八杠的 黑丝袜美女裸体大图片 吉林快3开奖结果 重庆老时时 天津快乐十分钟下载 排列五开奖号码 赛车pk拾6码长期稳赚 qq足球比分直播 南宁小姐上门兼职 电竞比赛直播在哪里看 时时彩一定会输的原因 球探网足球捷报比分 日韩美女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