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主宰漫威 > 二十六章 聞風動將顯神通

二十六章 聞風動將顯神通

        三圣界,真君殿。

        天一真君趙昱睜開眼,抬頭望穿虛空,把整個大熊座,都納入了心湖之中。

        隨即嘆道:“這大熊座,為何吸引力竟至于斯。”

        趙昱入定推算天機,時間尚短,無可得。血祭大陣之事,趙昱早有察覺,但并不放在眼里。這血祭之陣,在趙昱眼中,威能區區,天仙也不懼,況乎趙昱?

        陰陽魔煞血祭法,針對的,只是凡俗生靈。當然,此番血祭,規模宏大,低等修士,也在其中。但天仙卻不懼,及至于地仙,若要逃離,也不難。

        對趙昱沒有絲毫威脅。

        至于那許多星球上的生靈,趙昱早已將之與草木山石視作一概。

        何況他天一真君趙昱就在這大陣籠罩之中,若時機到了,翻掌就把大陣打破,也是輕而易舉。

        趙昱在意的,是這座大陣勾連的前前后后的因果。

        血色的巨熊,就在趙昱的心湖之中映照,他微瞇著眼,手指緩緩掐算。

        片刻之后,不禁微微一怔:“這兩個小家伙怎么跑到那兒去了?”

        又掐算片刻,趙昱淡淡道:“來真君殿見我。”

        呼吸功夫,法靈子霍戈斯出現在趙昱眼前。

        法真子、法明子皆作事去了,此時不在三圣界,唯獨法靈子一人,留在三圣界,隨時聽候真君調遣。

        “你且去尋法真子、法靈子,你三人一道,去往三元星。”

        趙昱翻掌取出一塊斑駁龜甲,又打出一道靈光,射入法靈子眉心:“此乃為師所煉的法寶,龜書。操控此寶的法門已教與你,你拿去,如此這般...”

        又道:“速速前去,持為師口諭,告知吾那童兒,依計行事。”

        法明子捧起龜書,稽首一拜:“師尊放心。”

        轉身而走。

        待得法明子離去,趙昱緩緩起身,走出真君殿,來到殿外華表下,仰望天際,微微嘆道:“無上啊無上,貧道等著你。”

        ...

        終南山,幾縷云煙悄然升起,呼吸功夫,便已至凌霄城。

        那云煙之上,幾尊仙家衣袂飄飄,皆瑞氣條條,仙蘊縹緲。

        “吾此番也是靜極思動。”為首一尊仙家,正是那太一教門十二次峰之中,都天峰掌峰首座,都天真人是也。

        左右有玄武峰掌峰首座玄武真人,朱雀峰掌峰首座朱雀真人,以及護法長老玄炎真人。

        此四之者,除護法長老玄炎真人之外,余者皆是太一高徒,都有真仙后期的修為境界。那玄炎真人也有真仙前期的法力神通。

        就在剛才,太元界三聲鐘響,掌教真人伏皇道人將一干留在教門之中的首座、長老喚到座前,言及大熊座血祭之事,問何人愿往,助那法真子三圣一臂之力。

        大熊座三圣,與天一真君有些關聯,太一教門座下許多弟子,與天一真君座下的弟子,也皆好友。太一道人與天一真君也是老交情了。

        無論出于何種目的,襄助都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過看伏皇真人模樣,此番襄助,不必大動干戈,只看自愿。

        與是便就有這四尊真仙,靜極思動,打算出去走走。

        至于余者,要么不在教門,外出游歷去了,要么不想動,僅此而已。

        “也不知那諸教的許多道友有甚神通,正好演法一試。”

        都天真人的的確確,自證就天仙之后,許多年便一直在太元界推演陣法。與同門之間交流,畢竟有所顧忌,不好施展全力,說是靜極思動,也不為過。

        玄武真人笑道:“師兄陣法無雙,我就怕哪個倒霉的道友落到師兄手中,不知是何下場。”

        要說肉身戰法,都天真人不及玄武真人,要說法力神通,二者大略相仿。但都天真人精修陣法,真要斗起來,不靠法寶,玄武真人只有三成的把握能斗的過都天真人。

        尤其陣法大能,擅群戰,陣法展開,以一敵多也是等閑。

        除非偷襲,打他個措手不及,否則同等層次,陣法大家優勢很大。

        朱雀真人躍躍欲試,笑道:“自證就天仙以來,好久不曾痛痛快快與人斗法,手癢得緊。”

        朱雀真人脾性凜冽,暴烈如火。與人相交,若看得上眼,那是你好我好,傾心相交。若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在證就天仙之前,朱雀真人縱橫宇宙,不知多少人物在她手中吃過大虧,也算是惡名滿天下了。

        然則證就天仙之后,脾性有所收斂,關鍵是天仙動手,動靜太大,未免過猶不及,太一道人令她修生養性,不許與人魯莽斗法,于是也在太元界蟄伏了許久。

        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朱雀真人的脾性,雖則收斂,但根子還在。眼下有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至于玄炎真人,亦即是當初的邪神多瑪姆,如今自是完全臣服于太一座下,這許多年也是兢兢業業。不過與朱雀真人一般無二,自祛除斬殺魔性之后,專修火法,性格也變得暴烈了許多。教門一旦遇到一些事,需要人手處理,他往往第一個站出來。

        四尊真仙,在宇宙中,端端不可小視。要知道,那大熊座三圣界,也只三尊真仙而已。而且那三尊真仙,算不得正統,不得真法,無法與都天真人等相提并論。許多二三流的教門,掌教也只真仙。

        四位真人行走虛實之間,眨眼工夫就離開世界樹界域老遠。

        突然之間,四人齊齊頓住腳步。

        就見遠處星空之中,有五尊浩瀚的身影,靜立彼端。

        都天真人笑了起來,對身旁三位真人笑道:“證道天人之前,我行走宇宙多年,從未有人攔路。不料今日竟有幾尊道友在半道上等我,實在是榮幸至極。”

        玄武真人咧嘴一笑:“豈非正是合了師兄之意?”

        都天真人撫掌笑道:“師弟說的好。吾正愁演法,找不到敵手...”

        “說恁多作甚?要動手便動手!”朱雀真人脾性上頭,先一步到了那五尊身影近前,細細一打量,不禁嘿嘿笑了起來:“原來是滅霸道友。”

        “許久不見,道友過的倒是滋潤。”

        余者三位真人,也自到了近前。都天真人目光一凝,落在滅霸身上,嘿然笑道:“我太一教門與道友也是老交情了,今日再見,實屬天幸。”

        滅霸面無表情,微微打了個稽首:“原來是都天道友、玄武道友、朱雀道友和玄炎道友。玄炎道友,好久不見。”

        說起玄炎,當初受滅霸所邀,與太一作對,卻被太一拿住,最后成了太一教門的護法長老,一飲一啄,實在奧妙。

        這許多年,滅霸還不曾與玄炎真人照過面,如今突然相見,竟是感慨良多。

        玄炎大笑一聲:“果然好久不見。說來貧道能有今日成就,也是道友成全。”

        “倒是我害了道友。”滅霸嘆息。

        “不然。”玄炎笑道:“若非道友,吾不能入教門,見不得大道,渾渾噩噩,實屬悲哀。貧道誠心是要感謝道友。”

  (http://www.uxwf.icu/html/23887/1747418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福建时时彩走势图软件 中国福彩网官网首页 篮球预测分析 急速飞艇彩票注册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重庆辜运农场开奖10分乐准 福彩快乐12中奖规则 极速时时技巧方式 94世界杯意大利队服 洛阳酒店小姐 球探篮球NBA比分 天津时时app 北京快三是国家允许吗 我要白小姐四期期准 江西时时中奖规则 赢话费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