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三十七章 佛光法相

第三十七章 佛光法相

  ps:[感謝口嚼檳榔兄弟20元打賞]

  ~~~~~~~

  凈念禪寺的四大護院金剛大腦宕機,宛如泥雕木塑一般,目送那紫發黑袍神秘人消失在夜空之中,寺里的子弟更加不堪,幾乎忘了念經,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嚼鐵乃是古系魔門十大神功之一,即便到了黃系世界,照樣詭譎無端,震懾世人,眾人眼里的紫發黑袍老人已然是逃不得一個“隱藏極深的魔門巨擘”的稱呼了。

  他們這失神震怖之間,蘇留已經乘風御虛而去,夜空之中,只留下了一連串陰冷刺骨的邪異笑聲。

  凈念禪寺僧眾在失去神秘人的蹤影之后,又是一片大呼小叫,不癡捶胸頓足:“師兄,寶物失落,當下該如何是好?”

  余下幾僧也是面帶愁緒,緘口不言,只有不貪眼睛一亮,似乎在空氣中感受到了某種氣息,開口道:“幾位師弟,這件寶物事關重大,決不能就此失去,咱們先跟上去瞧瞧,主持已然出動了!”

  “什么,連主持大駕都驚動了?”

  .......

  嘶!

  瞧著紫發黑袍神秘人背影消失在深寂夜色之中,寇仲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息,扯下了蒙在面上的黑巾,緊緊懸在嗓子眼的心也落回了原處。

  山間古樹之上,縮著三個穿著夜行勁裝的青年。

  一人相貌雄異,一人清秀逸氣,另一人則是碧眼白面,倒不似中原人士。

  “陵少,你是否認得此人是什么來歷?”

  徐子陵扯下了面罩,顯然內心并不平靜,皺眉道:“凈念禪寺里的四個和尚,武功都非同小可,卻阻不住此人半刻,此人武功絕對還在老爹之上,一身的武功詭異莫名,極有可能是魔門路數,只是魔門兩派六道第一人陰后卻是個女人,我也不知道這神秘人的身份來歷。”

  寇仲撓了撓后腦,暗暗叫苦:“這下可大大的不妙了,和氏寶璧落在這人手里,咱們今夜豈不是要白跑一趟?”

  徐子陵免不得在邊上安慰幾句,他自是深知,以寇仲的性子,決意要做一件事情的時候,那必然是不顧千難萬難都要做到,三人之中剩下的那個冷峻青年目中也泛起一抹異色:中原武林,果然是高手輩出,此趟來中原,確實來對了!

  他指了指下邊開始急追猛掠的僧人們,開口道:“兩位,咱們也跟上去看看吧,這些和尚之中,似乎還有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盯上了這個神秘高手!”

  ......

  沙沙沙。

  風聲掠動樹葉,發出了極其細微的聲響,猶如女子輕掠耳畔青絲,寂寞夜色里的深山古林是這樣的靜謐美好。

  蘇留運轉身法,極力奔掠之中,硬生生的止住了身形,停在樹上。

  這一動一靜剎那之間,相映對應,似乎蘊含了某種玄妙至極的輕功奧理。

  “不對,有人一路跟了上來。“

  他皺眉橫睨,掃視四周,心里篤定,那人雖然有意隱匿氣機,但也逃不脫蘇留洞悉萬機的天子望氣術。

  其實攏共有三撥人,首當其沖的是一個難得的高手,起碼比那四大金剛護法高了不止一個級別,落在第二階層的便是這四大金剛,剩下的三個里邊,全是小強!

  “既然跟了上來,給老祖滾出來罷?”

  蘇留悠然說道,站在一棵巨樹的細枝之上,身子好像沒有半點重量,只看那細枝在夜風中起伏,身子端凝不動。

  視線所及之內,果然看見了一個月白僧衣的和尚現出了身形。

  他一步步走了出來,前一刻還遠在百丈之外,下一霎一步就邁開了十數丈的距離,過得數息,直接出現在了樹下,翹首上望,一顆瑩白如玉的腦袋倒映著月光,閃閃發亮。

  觀其氣度,似有歲月沉淀,然而面貌卻貌似年青如少年,好不矛盾。

  這和尚也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盯著蘇留,雙手合十,蘇留耳邊已經聽到了一聲佛音震蕩,繞梁不絕,好像是九天之上的古佛發聲,滌蕩人心。

  “這老和尚修為深厚的緊,難道就是那個修三十年閉口禪的了空和尚?”

  蘇留心里沉吟不定,對于這個了空和尚,前世亦是曾經有過了解,這老和尚可說是個妖人,年級近百,卻好似返璞歸真也似,保有一副年青面貌,也是雙龍世界里難得的佛宗高手,論說修為,只怕比四大圣僧里的任何一人都要稍強些許。

  凈念禪寺與慈航靜齋也是同一戰壕里的戰友,蘇留拿了師妃暄的色空劍,等于是將整個佛宗的臉面落盡,自然也是了空的敵人,更別提此時他還奪了給李世民準備的和氏璧。

  不過此時他乃是更頭換面,看著便是一個面容蒼老枯槁的老人,身子也拔高了尺許,瞧起來高大威猛至極,周身纏繞著的陰森可怖的魔氣,氣勢淵峙亭凝,旁人一瞧,下意識便以為這是魔門某一個不世出的老怪物。

  “若不是和氏璧在身,影響了老祖幾層功力,今日便殺光你凈念禪寺的禿驢,老和尚你巴巴的趕上來尋死么!”

  魔影桀桀怪笑,如夜梟般尖銳喑啞,聲音震蕩傳開,好似萬千針芒在人的耳膜上攢刺,說不出的難受。

  似有一陣急風卷過,林木劇顫,了空月白僧衣獵獵響動,整個人也如狂濤駭浪之中的孤舟,搖擺不定。

  蘇留氣勢霸道不可一世,了空大大的皺眉,凝視著蘇留,目光不曾寸移,似乎在想蘇留到底是魔門哪一尊大魔頭,只是他資歷再老,想破頭也想不出蘇留的來歷。

  追了上來,其余身法稍遜的若是再來幾個同級別的和尚,只有跟在后邊吃灰。

  一人在上,一人居下,兩人氣機登時便交鋒數著,這一方空間氣氛靜謐沉肅,好似凝固了一般。

  耽擱上半響,凈念禪寺的護院四大金剛先跟了上來,接著是三個在林木間縱掠的鬼祟身影。

  這四大金剛瞧見了那月白僧衣,難掩喜色,各抬了抬手,雙手合十,就遠遠的站定,似乎對這個白衣僧人有極端的自信。

  三個小強才來便撞上了這一僧一魔的氣機爭鋒,險些從樹上落了下去。寇仲貼著樹軀,瞧著連眼睛都幾乎瞪了出來,這滿頭紫發的黑袍老人從頭至腳都透出一股邪氣,叫人心底生出畏懼心思,一看便不是什么好人,更是自稱老祖,果然是魔門中人,今夜跟佛宗神僧的精神對決,也叫他看的十分過癮,若不是徐子陵狠狠的擰了他一下,差點沉淪陷入這一場大戰當中,高呼出聲。

  “好厲害的手段,魔門幾時出了這等高手了,給我的壓力比曼青院的曲傲這老兒還要深沉,想來跟陰后祝玉妍相比也不差了,難道是邪帝重出江湖了?”

  寇仲縮了縮頭,砸嘴道。

  “若真是邪帝,那我們還是趁早打消對和氏璧的念頭。”

  徐子陵也是心有余悸地說:“近來風云突變,此人的武功,似也不在白袍龍王之下,仲少,適才感受到他的精神威壓,有沒有覺得他的氣息有些眼熟?”

  “好像是哪里見過.....”

  寇仲皺眉沉思,道:“奇怪,長生訣真氣一見此人,立時激涌,差點壓制不住,這是什么緣故?”

  一旁青發皙面的冷峻青年右手死死的按住了腰畔斬玄劍,目光閃動:“此人武功深不可測,我若能跟他過手而不死,必然大有所得。”

  “老跋,先看看情況再說。”

  寇、徐兩人苦笑一聲,這新結識的兄弟練武執著,幾乎如癡如狂,每每遇著個像樣的高手,總要想方設法上前跟人家過上幾手,磨礪自身武道,但是這個魔頭豈是那么好說話的,此時有個佛宗大能拖住了他,又何必上去自討苦吃?

  幾人低聲議論之間,卻遠遠的瞧見了場上那一黑一白魔佛雙影,毫無預兆的由極靜化作了極動,瞬間浮空急掠,在山林之間不住地變換身位,疾掠而去。

  氣勁波及之處,如狂風席卷,不知道多少樹木慘遭斷折,了空禪師肩背挺直,年青如瑩玉般的臉上無悲無喜,只有一種深沉肅穆。

  以他《凈念禪書》之中閉口禪幾乎一甲子的修為,真如在世佛陀一般,雙眸之中,蘊含了無限的慈悲心意,給人說不出的精神壓力,前邊紫發黑袍的身影任何一個動作都不能逃過他天眼。

  “這和尚確實不凡,精神修為著實深厚。”

  蘇留感覺到背后這股氣機窮追不舍,心知這一場大戰不可避免,淡然一笑,真氣下沉,定定的站在了地上。

  風聲不止,樹葉飆舞。

  他瞬間又由極動轉作了極靜,整個人散發出淵峙亭凝的深遠氣息,和氏璧的奇異余波也自他身上蕩開,以他自身為中心,朝著四周蕩開一圈氣紋漣漪。

  了空隨之停在了一棵樹上,縱不開口,也頗為動容,心里隨之浮現一抹罕見驚艷:魔門之中,竟然有如此人物,只看氣機,似也不在自己之下。

  這種心思只是一掠而過,凈念禪書早修得心神連一,當下運起手段,感知周遭天地之間,甚至連鳥雀驚飛,蟲蟻接土,樹葉落地的細微聲響,都在他的神識籠罩之內。

  正當他全部心神鎖死了二十丈開外蘇留的時候,五感倏地一空,那些蟲鳥樹葉的聲響竟然被無限的放大,唯獨不見了蘇留的身影!

  原本厚重沉實的魔氣已然消失不見!

  下一霎。

  了空心里一震,抬眼望天,此時的天穹好似一張巨大的黑幕,不見半點星光,本能劇顫,原來那恐怖魔氣脫離他天眼一剎那,居然上浮天穹,猛然轟落!

  風聲氣勁洪流相并如刀,龍吟之聲轟鳴不絕。

  這一刻給了空的感覺,仿佛凌空急速擊來的對手已經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只上古巨大無比的鯤鵬,雙翼裹挾了垂云之勢,席卷人間,聲勢磅礴恐怖至超乎想象。

  了空雙手并架身前,倏地合攏并舉,溫煦佛氣大熾,有如金光流轉,并掌一推,準確無比的抵在了蘇留的雙掌之間。

  轟!

  兩人全是摒棄了一切繁復變化的一擊,氣勁對撞,爆發出一陣振聾發聵的巨響,滔天巨浪一般朝著四周涌去,掀的地面泥土石屑狂舞,蘇留的身子倒傾,彈射~出去,而了空也被這一股無上巨力壓迫,半截身子都陷入了土堆之中。

  氣勁余波不絕,連林中的斷枝殘葉也不住地飆卷,最終凝在空中,還未落下,人在土中的了空驀地挺直了身形,好像一棵壓不垮的古松,全身袍袖倏地大漲,與魔氣洶涌的蘇留相比,竟然也不遜分毫。

  只見他雙臂輕~顫合十,陡然張開了嘴唇。

  緩緩的吐出了一個音節。

  唵!

  這個音節震蕩虛空,卻有種種釋義,也不在蘇留所知的范圍之內,或許根本不是人間該有的字音。

  此音一出,天地驟然寂靜。

  點點泥屑,樹葉殘枝,好似停在了空中,忘記墜落。

  凈念禪書里的閉口禪講究蓄養精神元氣,聚集己身,窮極天道,輕易不可開口,一開口便是前功盡棄,此生再無進一步的可能。

  然而了空面對蘇留這等恐怖的氣機,終于毫無保留的使出了看家手段。

  此音一出,便相應生出了種種的異象。

  空中無數金身羅漢梵音低唱,蘇留居高臨下而望,眼前似乎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金色漩渦,將一切光影氣勁都汲取了進去。

  “這是....打破虛空?不對,了空和尚修為雖然高深,但是距離破碎虛空,起碼差了兩個層次!”

  蘇留心里一震,當下凝結氣機,由此也可見這凈念禪書閉口禪的威力,果然不同凡響,竟然能叫他產生這種錯覺。

  佛氣自然流轉,了空身子端凝不動,卻直接從土坑里騰身而起,抬起了雙拳,連身上的泥屑都簌簌落下,好似一尊佛陀,點塵不染,法相莊嚴,綻放出耀眼的佛光,要普度蒼生。

  “了空,見過魔祖......”

  滄桑雄厚的聲音,在空中激蕩,就在這一刻,了空忽然像是渾身都是破綻,卻無一處是可乘之破綻。(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10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ag森林舞会押法平局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拉菲时时彩平台 博众时时彩软件好用吗 重庆时时计划官网 组选包胆投注技巧 彩99原版下载 pk10手机人工计划软件 中超积分榜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教你牛牛怎么赢 江西新时时excel 1977通比牛牛的规律 下载app送18元彩金 江苏时时网址 最新pt电子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