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三十五章 滾

第三十五章 滾

  比起當時如日中天的李密,這種叫人發自內心臣服的感覺還要端凝可怕的多。

  思忖半響,蘇留心里突然生起了一個念頭,指了指掛在室內的一卷輿圖,問道:“先不提這兩家,落雁看現在天下大勢如何?”

  蘇留好整以暇的微笑,溫和問道。

  沈落雁心里覺得是蘇留有意考較,不敢輕慢,斟酌了半響,青蔥秀指指點:“楊廣既死,隋朝便算是亡國了。李閥將是我軍爭霸北方的最大敵人,而宇文化及勢力尚未穩固,此時急急弒君謀反,太過激進了些,掌控江都又如何,上下不過四五萬兵甲,能戰之將不過宇文成都一人,更不得人心,江北有李子通擁兵十萬虎視在側,淮上還有杜伏威雄踞在旁,起碼也有七八萬兵力,兩方夾擊,必然左右支絀,距離離滅亡也不久了!”

  “宇文化及如冢中枯骨,哪堪一哂,只有個宇文成值得一看。”

  蘇留點頭微笑,沒有做聲,美人兒軍師眼光果然獨到,原書里宇文化及在弒君之后,確實沒有多少時間好蹦跶了,現在多了宇文成都這個天下第二條好漢,不知又會有什么變數?

  此時天下大勢震蕩,已然正式的進入了大亂之期,掌控在他手里的皇泰主順水推舟自成朝廷,蘇留領一十四萬大軍,受封洛陽王,正式成為天下間赤手可熱的諸侯霸主之一。

  關中李唐也不容小覷,同時有了動作,一連攻下了長安等數十城之后,擁楊廣另一個兒子楊侑稱帝,李淵封唐王,手里勢力也空前強大,猛將如云,謀臣如雨,號稱馬步精兵足有二十萬余眾,虎視中原,直接威脅到了另一個實力雄厚的反王竇建德。

  據南邊探子傳來的信報,江北李子通自號吳王,同時大肆招兵買馬,杜伏威神龍見首不見尾,此時似乎不在江淮,但是他手下第二號人物輔公佑卻也在攬收各地流民整編成軍,江淮勢力大漲,其余沈法興之流,也全都有兵馬在手,各個都有不臣之心,想在這亂世之中分一杯羹。

  “主公是愛才之人,要將宇文成都收入麾下么?”

  沈落雁清淡道:“宇文成都確實是世間難得的驍將,有萬夫不當之勇。”

  蘇留搖頭失笑,道:“這事再說,現在他老子野心膨~脹,還有當皇帝的機會,哪能招攬的動他,不過日后若有機會,自當去見識見識這個天寶無敵大將軍,聽鄭將軍說,山馬關還有一支隋軍朝著洛陽方向來了?”

  沈落雁肅然道:“鄭蹤的信報,從來不會出錯,來將裴世基,也算是隋朝難得的大將,此番領了七萬雄兵,實在不容小覷,不過咱們現在燃眉之急卻是偃師等關隘,守將仍然是王世充的手下大將。“

  “王世充既已覆滅,他們也該做出選擇了,能用則用,不能為我所用的,便除去罷,王玄恕呢?“

  蘇留揉了揉眉心,要爭霸天下,實是將自己陷身于一個巨大的泥淖之中,這些事情~事無巨細,全部都是迫在眉睫的要緊之事,輕慢不得。

  沈落雁微微頷首,道:“王玄恕安頓好王玄應,今日已經出發,只要楊鎮周等將舉旗投降,再做對付裴世基的打算,落雁倒是以為裴世基更易解決,楊廣既死,他哪里還會有拼死效忠的心思,屆時發一道圣旨,便能名正言順的招撫裴世基.....“

  她話未說完,忽然感覺到屋外突然有一陣輕捷腳步聲傳來,來人行得極快,到得門前,啪地跪倒在地,垂首拱手,恭敬道:“屬下鄭大人手下甲字營統領,拜見沈大人,王爺!”

  飛羽鄭蹤是如今洛陽一系的情報頭子,沈落雁適才關于裴世基的情報便出自他手,蘇留擺了擺手,示意這探子起來,沈落雁卻淡淡問道:“貿然闖入青龍堂,定然是有極重要的事了?”

  這句話的潛在意思便是如果你的消息不那么重要,那你可要承擔后果,由此也可見美人兒軍師心里著實有些說不出的郁悶,繁忙之間,難得有空與蘇留兩人同居一室說話,卻接連來了兩撥人打擾。

  暗探渾然不知自己被記掛上,沉聲道:“稟報王爺,軍師大人,洛陽商會會長的千金榮小姐正在府外求見!”

  “看來那陰后在魔門的地位,確實是一言九鼎!”

  沈落雁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目光一動,與蘇留交換了一下眼神,當即淡然一笑,道:“請她進來。”

  “是!”

  暗探腳下生風,飛快的去了,不多時,就有一股香風投了進來。

  “榮小姐親至洛王府,有何貴干么?”

  蘇留雙目似閉非閉,好似在承修精元真力,陷入無想非想的境界,除去必要大事,他幾乎全部時間都投入到了武道修為之中,對此情境,沈落雁也見怪不怪,當下只飛了一個嬌~媚無限的白眼,招呼起這榮府千金榮嬌嬌來。

  此女與董淑妮并稱洛陽雙艷,果然媚~態極妍,穿著貼身的裙裝,將她的身材襯托的愈發動人,論說姿色,比沈落雁的清雅高貴與董淑妮的媚~態天成都遜了半籌,只是胸前雪峰,藉著衣裳的優勢,露出了一小片雪膩的肌膚來。

  舉手行動之間,峰巒起伏,腰~肢款款而動,修長結實的雙足也給人一種無端的誘~惑,確實是艷色動人。

  “小女子久仰美人兒軍師大名,今日幸甚,得以一見,洛陽王人中之龍,父親大人也是敬仰的很,特此來奉上些許禮物。”

  榮嬌嬌笑得花枝亂顫,極好的掩飾了自己神色中的一絲嫉羨。

  但凡女子,尤其是美貌女子,見著了姿容氣質猶在自己之上的出眾美女,多半會產生類似的心思。

  這個狐媚子!

  沈落雁聽她笑聲卻有些膩味,心里免不得冷哼了聲,但是面上沒有表露半分,只淡淡道:“哦,榮會長倒是有心了。”

  瞥了眼蘇留,依舊是老神在在的樣子,似乎事不關己。

  榮嬌嬌遲疑了半響,偷眼打量蘇留,也發現他沒有半點表情,媚聲道:“這是禮單,請軍師大人代為過目。”

  她也是個人精,見多了男兒陣仗,慣會看人臉色,當即沒有打擾了高高在上的洛陽王,直接將一張裝幀名貴的燙金帖子遞給了沈落雁。

  “黃金三千兩,白銀八千兩,玉如意十對......”

  沈落雁略略掃了眼,蘇留也沒有說受與不受,只淡然道:“還有什么事么?”

  榮嬌嬌登時傻眼。

  她幾乎懷疑自己看錯了,又看了眼蘇留,發現他仍然是一臉冷淡的表情,這個落草賊匪難道連這樣的禮物都瞧不上?當真是好大的胃口!

  更可氣的是,自己站在他面前,蘇留卻渾然不見,好像自己已不是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而是一個木樁子。

  “還有兩件禮物,要王爺親啟,這是第二件......”

  這樣的打擊,難免叫這個一直活在男人追捧之中的大小姐心態失衡,做出了一件出乎計劃之外的事來,她從懷里摸出了一張絲卷,其色鵝黃,質地名貴,有些年頭,忍不住叫人想看看其中所書。

  蘇留終于有了反應,卻也不見他的動作,榮嬌嬌只覺得空氣里有一只無形的大手,直接將她手里的鵝黃絲卷給攝取了去。

  “至于第三件禮物......”

  榮嬌嬌一擰蛇腰,咬了咬唇,給了一個極具挑逗力的魅惑眼神,只要是男人,就從來沒有逃出過榮大小姐的魅惑之下,王玄應王大公子便是就此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換做任何一個男人,只怕都無法拒絕這樣的好事。

  榮嬌嬌,她便是第三件禮物。

  然而蘇留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冷哼一聲道:“滾。”

  對這妖道辟塵的女兒,又何須什么好臉色,他要女人,什么樣的沒有?后院深閨還鎖著個董淑妮,身側陪著個美人兒軍師,哪會看上這個懷有異心的交際花?

  只一個字,滾。

  目光霍如電光,將她震的身子栗麻。

  榮嬌嬌瞠目結舌,芳心極為受傷,要叫一個有魅力的女子受傷,可不大容易,她原本還想施展得意的媚~術,卻發現面前自上而下投來的幽冷目光猶如利劍,直接刺入了她的心房,一個無情至極的滾字,將她自信徹底擊碎。

  “父親說的沒錯,我這點微末伎倆,如何能在洛陽王前賣弄......”

  榮嬌嬌如夢初醒一般,悶~哼一聲,精神受創,勉強躬身行禮,黯然退了出去。

  “好一個坐懷不亂的洛陽王哩!”

  她氣呼呼一走,沈落雁倒是沒忍住笑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此時蘇留正一臉正經的翻看榮嬌嬌留下的鵝黃絲卷,淡淡道:“魔門兩派六道,也算是得了數門了,只是真傳道的精髓也未牽及天魔策核心機妙之處,看來還要在天魔大~法上下功夫了。”

  蘇留道心種魔只得了一半,如今要想方設法將天魔策里的絕學補全,從而將自己功法推演完美,顯然還有一大段距離,要祝玉妍拿出天魔大~法,可說是絕無可能。

  “榮風祥是魔門真傳道的傳人......”

  沈落雁若有所思的瞧著蘇留手里的絲卷,瞬間便明白了前因后果,蘇留隨手一揚,便將這昏黃絲卷擲了過來,平淡道:“落雁瞧瞧這真傳道功法,果然極有獨到之處。”

  沈落雁接過了絲卷,終究沒能抵過自己的好奇心,翻看了一眼,結果俏面霎時通紅,直紅到了耳根,像是熟透了的果子。

  這真傳道老君廟傳承,聽著占了老君兩字,很是冠冕堂皇,其實大致所講便是房中雙修的門道,以及女子種種姿態媚~術......

  她眼角余光瞧著蘇留略帶戲虐的笑容,心里了然,這是在報方才的調笑他的仇來了!

  這個冤家!

  沒等她白眼發作,蘇留忽然起身,眨了眨眼,笑道:“大方向既然已經拿定,之后洛陽內外軍政不論大事小事,便都由落雁你來裁定,我另有要事,要消失一段時間了。”

  說完,他拂了拂衣袖,根本不給沈落雁說話時間,一步探出,如孤鴻掠空而去,身影卻消散在虛空之中,輕逸消失,當堂茶煙裊裊,只留下一個沈落雁,瞪大了美眸,還不敢相信這世上會有這樣不負責任撂挑子的主公......

  .............

  格喇喇!

  蘇留推開了墻壁上的暗環,書柜緩緩的朝著兩側移開。調戲了一番美人兒軍師之后,他便直接入了王府內堂,此地原先是王世充的府邸后室,在換了主人之后,便是洛陽王府的密室。

  蘇留引能工巧匠改造一番,格局大不相同,便是王玄恕等人也不知底細。

  里邊環境幽暗深寂,空曠的空氣里彌漫著一股陰冷的味道。

  若只是密室,自然沒有什么奇處,里邊還關著一人,牽扯頗大。

  影子刺客。

  前些時日不可一世的楊虛彥此時跟換了個人也似。

  他身負了補天花間兩派真傳,還干系到邪王與大明教的真傳玄奧,剩余價值當然也要利用起來。

  先是被蘇留刺破了氣海,又用精神大~法強行碾壓,此時慘狀當真是觸目驚心,完全的失去了自己的神識,好似一個失去了靈魂的木偶,換句話說,便是成了一個活死人,體內僅存的一縷真氣被蘇留牽誘引導,忽而按著魔門心法運轉,忽而又開始亂竄,以大明教的御盡萬法根源智經的奇詭路線開始運使。

  堪堪吊著一口氣息,還未斷絕。

  這種情況蘇留尚且是首次遇見,但也沒有放在心上,一個氣海被破的廢人,還值得多費心思么?

  “不死印法,幻魔身法,御盡萬法根源智經......當真是送上了一個大禮包.....”

  蘇留腦海里轉過這幾門心法的要訣,楊虛彥神智已失,吐露出來的心訣也只是鳳毛麟爪,不得完全,然而其中難得珍貴之處,不言而喻。

  真力運行三十三大周天,最終歸于黃庭,蘇留吐出一口真氣,兩道白色煙氣如箭般從他的鼻竅噴了出來,屋外忽然傳來了一聲扣門聲,三短兩長,又復三長兩短,蘇留氣機外用,瞬間便察覺了這人的存在。

  “屬下參見龍王,凈念禪寺的方位已經查清,乃在洛陽城郊……今日寺里似乎有些異動。“(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10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天天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新时时几点开 北京pk10现场开奖网站 pk10最牛稳赚2码计划 网吧利润分析100台 江西时时被停 比分网篮球 大小单双技巧诀窍 龙虎赢钱的规律技巧 重庆时时预测计划 压龙虎要倍压还是 pk10期号预测软件 pk10玩法技巧大全 星空娱乐平台官网 哪个棋牌软件有二八杠 威尼斯飞艇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