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十八章 天變了

第十八章 天變了

  “古有青龍,朱雀,白~虎,玄武真靈四玄獸,有飛天遁地之能,我一直以為是傳說而已,沒想到......”

  他毫不懷疑,只要有一個命令,這通體有如琉璃清凈沒有一絲一毫雜色的雪白巨虎就要張開血盆大口,撲上來咬噬自己。

  要知道凡類畜生,只知饑餓覓食,哪里有這樣的靈智,能瞬間穿過碧落天都接天峰上幾處大陣,這道人坐虎登天,簡直如履平地,轉瞬便至山巔,更見不凡。

  難得是......

  碧落天都弟子心里忽地想到了那個傳說中的人物,心弦一顫。

  “游光,下去罷。”

  接天峰上,再次傳來一聲縹緲無定的聲音,周游光還未來得及應答,那巨虎背上的道人先抬頭應了一聲:“青山有雪松當澗,碧落無云鶴生龍,賀宮主,北邙玄宗的人也來了。”

  當空一聲清戾響亮的鶴戾之聲陡然響起,周游光腳步一頓,心里忍不住心思震栗:這世間又有什么大事,竟然叫天榜幾大巨頭齊聚這碧落天都。

  乘虎的是龍虎道門大天師李玄衣,駕鶴穿云而來的該是北邙玄宗的云鶴真人林劍秋。

  接天峰上,有一塊幾丈高的的巨石,宛若天臺,正與天穹的相近,好像是亙古以來便存在這里,在這一塊巨石之上,生滿了青苔,那一位身形枯瘦的老人就坐在巨石之上,五心朝天。

  鶴戾之聲在頭頂繞了三周,盤旋不去,忽地自空中落下停在青石之上,鶴背上也有一人,頭上萬字頭巾,發挽玉帶,玄衫道袍劍分陰陽,古板方面,雙目之間,竟似迸射~出兩點灼人神光,予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虎背上如玉一般的道人輕撫虎頸,白~虎倏地縱去,他拂袖登臺,冷笑一聲道:“林老鬼,老友面前,還作什么姿態。”

  這方面林道人也冷笑道:“李老鬼,你壽元一百一十余載,還弄些扮相去害人家少女元陰,怕是有悖天道。”

  如玉般青年道人李玄衣人間素有風流之名,此時面上隱現慍色,正要反唇相譏,青石上枯坐的素衫老人卻嘆了一聲:“李道兄,林道兄,眼下是什么時候,兩位還要爭執。”

  李玄衣目光一凝,只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輕笑一聲:“天下方才初定數十載,便有魑魅魍魎出來作亂,幾家藩王,無不是狼子野心之人,要亂我中州氣運,著實該殺了。”

  坐石桌對面的是北邙玄宗的林劍秋,面色古井不波,皺眉道:“東楚圣皇昔年立下國基之時,與我們玄宗兩道有過約定,要保護太子安穩登基,想是應在此處。”

  “長生大道,哪是這么好求的,縱是你我修為,也只有延益個兩百年壽命,圣皇位尊極處,還想著走捷徑,成就龍神大道,以至于走火入魔而死。”

  “倒也不是如此,當年那人驚天一刺,才叫圣皇埋下了病根,實是不得已不行險......”

  龍虎北邙玄宗兩位天師開始激論,一直沒有發聲的碧落天宮的宮主終于吐出一句話,也是石破天驚的一句話:“十二月初九,姜青帝入泰京城,再刺圣皇。”

  “今日初六,豈不是在三日之后了?”

  縱是大宗師無上妙境,李玄衣與林劍秋兩人也不由齊齊變了顏色,姜青帝這名字象征的便是黃泉密教的教主,也是邪道第一奇人。

  其實江湖里邪道不多,誰都知道給自己掛上個光明正大的名號,方便行~事,但是總有那么些人,以“全性保真,入邪化魔”為旨行~事。

  驚才絕艷者自然有之,姜青帝便是當代邪道魔功集大成者之人,修為通天,融匯天下邪功寶典,自創一門虛空斬滅法,殺力驚神泣鬼,昔年便趁圣皇祭祀天地之時,孤身行刺。

  那一役發生之時,也是數十載之前的事情,與座大宗師甚至還有人尚未踏足這無上妙境,但是門內隱秘自然有知,當時可有兩位天榜高手就此隕落,傳言連圣皇也受了重創,后人自然都知道黃泉教主的厲害,黃泉教主姜青帝才列入天榜前三甲。

  “碧落宮主消息靈通,如果只有姜青帝出手,雖然麻煩,以我等正道之力,又何至于棘手。”

  龍虎山道門大天師李玄衣眼觀鼻,鼻觀心意,冷淡地道。

  修到了大宗師境界,那是真正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超然世外,真正的站在了人間武道之巔,每個人都對自己有絕對的自信,黃泉教主盡管殺力無雙,但是與座三人誰也沒有膽怯的心思。

  碧落宮主輕嘆一聲,一筆一劃在生滿青苔的石臺上劃了幾個字。

  林劍秋心目一動,與李玄衣對視一眼。

  “無面,華音。”

  兩人沉寂了半響。

  “原來還有無面僧與華音閣主同行哩!”

  如果說一個姜青帝尚不足無敵天下,那么再加上殺手樓的僅存兩個九仞殺手其一的無面僧與華音閣的閣主步還真,可就不能用常理揣測了。

  三個天榜前十的高手,一齊出手對付一個人,這個人便是金剛再世,佛陀轉生,也要被打的神魂湮滅了。

  “無面僧既然在,那老瘋子是不是也在,若再加上那個老瘋子,只怕連泰京城都要被拆了,賀余人,你怎么看。”

  李玄衣面色漸漸凝重,林劍秋也是一般的表情,兩人將球踢回了碧落宮主賀余人這里。

  碧落宮主賀余人苦笑道:“當年阻了姜青帝一阻,生受他一刀,也沒有幾十年好活的了,此番斷也不可叫他得逞,若真叫他得手,兩位想必也是清楚后果。”

  龍虎山道門與北邙道玄宗既然號稱兩大玄宗,門內底蘊自然深厚無比,各種隱秘自然也是知之甚詳,東楚圣皇鎮壓東楚氣運,國運尚不過百載,若是圣皇被刺身亡,那東楚龍柱崩裂,氣運潰散,中州大亂是顯而易見的了,說不得整個天下都要共逐楚皇痛失之鹿。

  “此事非同小可,須得傳****中,布置一番才可。”

  李玄衣幾人一言不發,十分奇異,只用神念稍稍溝通,便知了彼此的心意,達成了共識:交給宗門裁定篤斷。

  這兩位雖然是天榜之上的大宗師,但是大宗師也分幾類,靠門內資源氣運堆砌而就的大宗師與姜青帝、賀余人這樣唯我獨尊的一教之尊又有些不同。

  龍虎道門與北邙道兩大玄宗加起來天榜之中近十人,不可能是他們的一言堂,每一件大事都是宗門太上長老共同裁定的結果。

  白~虎嘯聚接天,電馳奔去,鶴戾之聲,猶然在空中盤旋。

  碧落宮主賀余人也只有嗟然一嘆:“龍虎、北邙玄宗兩道若不能放下成見,這一場正邪之間的博弈已經見了勝負了...”

  中州正道中流砥柱,只有玄宗兩道,與黃泉密教相應的碧落天都。

  而邪道巨擘,自然也無過于黃泉密教與殺手樓殺手。

  誰人知道,這天下大勢,就在這接天連云的碧落天都之中定鼎下來。

  時光如箭,轉眼已經是三日后的十二月初九。

  泰京城依舊籠罩在陰云之中,深沉厚重,風雨將至。

  舊時黃泉教主含怒一刺,幾乎將整個泰京城鑿穿,叫天榜高手飲恨當場,東楚圣皇斷脈重傷,自那以后,泰京城的守衛便格外的森嚴。

  三萬御林軍加上八千白衣劍宮故楚子弟,皇宮之中,三步一隊,五步一列,全是刀槍劍戟沖天并立。

  大內虎踞龍盤,不知道有多少供奉。

  泰京城的百姓似乎都得到了什么風聲,紛紛閉緊門扉,街上反而較尋常還冷清了許多。

  皇宮之中,卻有一個男人旁若無人的長~驅~直~入。

  這個男人身上的青碧華服刺目無垢,如日曜般奪目,寬袖無冠,腰上束著玉帶,上邊抽繡舞爪金龍。

  “大膽,竟敢擅闖禁宮!”

  御林重甲登時成陣,城內各處戒嚴,雖然不知道這人究竟是怎么混進來的,但是在這樣關節,靠近禁宮者,殺無赦!

  “土雞瓦狗,也敢攔我?”

  這男人身材雄偉邪俊,手臂直垂過膝,天庭也是開闊飽滿,正是身合大運之象,肌膚也如玉凝一般,叫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年紀,只有一對丹鳳眼眸之中,泛著邪異的紅光。

  目中紅芒一閃。

  面向他的御林重甲禁衛們竟然如遭重錘轟擊,身子不可避免的顫了顫。

  冥冥之中,好像有一個“殺”字在他們腦海里無限的震蕩回響,誘使他們做出某種可怕的舉動。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這一瞬間,他們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知道亂舞手里的刀劍,將面前的一切斬殺!

  “統領,不好了,這妖人會邪術!”

  宮前廣場之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重甲禁衛,禁衛統領看到手下開始自相殘殺,慌忙下令調整,背心卻已經流下了冷汗:好厲害的精神異術,好在重甲禁衛一軍身披重甲,刀劈斧斬,死傷都不算太大。

  但是這個青袍男子就在亂軍之中一步步的朝著皇宮~內殿走去,他負手而行,恣意瀟灑,如閑庭信步,御林禁衛一軍統領卻如臨大敵,召集手下的禁軍悍卒布陣層層堆疊相抗。

  “來人聽著,若敢擅闖禁宮一步,即刻格殺勿論!”

  青袍男人聳了聳肩,不以為然。

  “是黃泉教主,黃泉教主來了!”

  “列陣御敵!”

  “列陣御敵!”

  凄厲的慘叫聲中,黃泉教主玩味一笑,束音成線,對著虛空之中道:“無面和尚,那些老鬼也快到了,今日要不要來賭上一把?”

  “怎么賭?”

  “就賭今日是你得手,還是我能摘下狗皇帝人頭。”

  虛空之中也傳來一個回音:“你在明處,我在暗處,但憑各家本事了,總之誰能殺了圣皇,誰就贏了這一局。”

  “善!”

  姜青帝一往無前,御林軍的重甲悍卒們對付這樣境界的高手,刀劍齊出,但是姜青帝身上好像有一層看不見的氣罩,刀槍不入,所以的刀兵都凝在了半空之中,斬不下去。

  遇到這樣超乎了尋常人力范疇之事,重甲禁軍們齊齊的退后一步。

  “大膽妖人,竟敢直入禁宮!”

  宮門倏地洞~開,尖銳陰氣的聲音陡然響起,足有一十八道人影鬼魅般竄出。

  “有點意思,狗皇帝養了不少老狗....”

  姜青帝丹鳳雙眼微微一瞇,只見得風聲動處,身前已經空出了一個圓形區域,已經站了一十八個宦官衣飾的老太監,每個人氣機勃發,起碼都是洞玄之上的修為。

  “咱家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一十八人陰冷詭笑聲齊響激蕩,廣場之上鬼氣森森,這十八人幾乎是同時對著姜青帝出手!

  姜青帝輕嘆一聲,青袍廣袖一卷,虛空之中,好似出現了數個的黑洞,天地元氣瘋狂的朝著的黑洞倒灌涌去,這整整一十八位大太監天衣無縫的一擊,竟然落了空去!

  他那輕描淡寫的兩袖風云,卻已然引動了天地異象,只見得那數個黑洞完全的消失在了這一片虛空之中,漫漫黑云之上,忽地滾落炸雷,昏暗的天地一閃!

  下一霎,虛空好似裂開也似,猶在鬼魅般穿行之中的大太監們齊齊發出一聲慘嚎——虛無之中,乃生殺意。

  一意既起,斬滅虛空。

  一十八位紅袍大太監,瞬間被虛空之中湮滅的恐怖氣刃斬做了無數截殘肢斷臂。

  血腥之中,姜青帝卻負手青袖,點塵不染,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神,漫足朝著深宮行去。

  不知道有多少中重甲禁軍朝他撲殺而去,他只是翻了翻手掌,駢掌成刀,橫空一斬!

  空氣中有一道恐怖到極致的氣波涌動,天地間元氣奔流的頻率瞬間共振,達到了威力的巔峰,好像是一把十多丈的可怕長刀,橫空一斬,刀出無生。

  畫面好像已經停在了這一霎。

  不知道有多少重甲禁衛看著自己上半邊身子與下半邊身體分家,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雙腳還在奔跑,他們腦子甚至都能思考,只是頭腦之中僅存的最后一個念頭只有恐懼!

  “姜青帝,你又何必多造殺孽?”

  深宮之中,傳來一聲無限威嚴的深沉嘆息。

  恰在其時,九天之上,轟地雷鳴齊響,幾道霹靂激電炸響,照徹殿前白玉廣場上的血海妖異殷~紅。

  接著黑云之中,便有雨絲如線,點點墜下。

  姜青帝丹鳳雙眸一瞇,抬首望天,喃喃道:“天變了...”

  (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9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pk10计划软件 比分网足球 3d组选包胆组六计算 6码复式三中三多少组 快速时时正规吗 电子游戏爆分和吃分的时间 大富翁棋牌游戏 北京pk赛车官网开奖 有湖北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pk10免费计划软件 360足球直播 后二组选复式计划软件 极速时时开奖时间 龙虎斗押注口诀输5赢6 四肖四码免费期期准一 七星彩解诗网一琼粤最大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