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七十一章 如何圍殺吞天宮主(為老何加更)

第七十一章 如何圍殺吞天宮主(為老何加更)

  【ps:為老何萬幣打賞加更一章先】

  王文清無聲無息之中便殺了赫連鐵樹,叫眾人震駭不已,他卻一字一字的問蘇留,道:“慕容復,在哪里?”

  這叫做赫連鐵樹的高手,顯然在一品堂里地位不低,衣甲比其他人都要不凡繁復些,但是李秋水卻不以為意的淡漠笑著:“赫連將軍是西夏國主在一品堂里的頭號親信,號稱武功能列天下第一品,王道長一指點殺了他,武功果然是深不可測,看來我選擇與道長合作,并沒有選錯。”

  “李秋水什么時候跟神霄道的攪在了一起?”

  蘇留微微驚異,同時心思電轉,瞬間便將前因后果推定連接了起來。

  王文清與李秋水兩人合盟同至,雖然不見得就是一條心,但是至少有相同的利益訴求,兩人擋在前邊共同的敵人便是自己。

  而現在王文清手里制住了慕容九,還在著緊慕容復,這慕容復對他而言,顯然也是一枚極其重要的棋子。

  這一點,倒又正合了蘇留的猜測,這慕容兄妹兩人身上的功力一陰一陽,兩極相反,但是冥冥之中卻似乎隱隱的兩極相契。

  李秋水見蘇留半響不語,還以為他在擔心慕容九,嬌笑一聲道:“吞天魔宮宮主果然好風流的人物,先叫慕容家的這個小丫頭芳心暗許,接著又招惹了江湖第一美人小仙女,看這樣子,便連移花宮的宮主都沒有逃過你的手掌。”

  她語聲天然流露的嬌~媚,毫不矯揉造作,渾然不像跟童姥一個級別的八~九十歲的老太婆,倒像是青蔥少女,若不是蘇留知道她的歲數,只怕也要心里有些旖旎遐想,此時心里經不住有些惡寒。

  憐星輕柔道:“原來你就是童姥的師妹李秋水,你來這里做什么呢?”

  李秋水玩味笑道:“呸,誰是那個死賤人的師妹了,我來做什么事情,好像也與憐星宮主沒什么干系,江湖盛傳你對男人從來都是不假辭色,為什么今日對吞天宮主另目相看?”

  憐星淡淡道:“你外表雖然美麗,但是內心卻比蛇蝎還要狠毒,自己手下橫死當場,竟然還能笑的開懷,跟巫行云相比,可差得遠啦,巫行云此時跟她意中人在一起呢。”

  這一下正戳在了李秋水的痛處,她與巫行云兩人因無崖子起,糾葛了一輩子,互相傷害,誰也沒落得好去,最聽不得別人將她與童姥相比,更見不得巫行云與無崖子還有什么干系。

  她怒氣漸熾,正要說話,蘇留卻側首問王文清,道:“你找慕容復,是為了他身上的八荒**唯我獨尊功吧,慕容九身上的化石神功,是不是也出自你手?”

  什么化石神功,眾人從未聽過,但是王文清卻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道:“不錯,你能猜到這里,證明你也算是個人物,便告訴你也無妨,這世上總算還有人知道貧道的良苦用心。”

  保守秘密,本來就是一件寂寞且痛苦的事情,尤其是這樣驚天動地的秘密。

  “宮主的這位紅顏知己,正是貧道立身成道之鼎爐,只是道門玄功,陰陽互濟,單單一個九陰處子,也濟不得什么大事。“

  “所以一定要加上一股純陽至罡之氣,才能達到陰陽共濟的絕妙境界,你布的局果然高明,慕容復自己只怕都不知道,被你玩弄在鼓掌之間。“

  王文清撫掌笑道:“這門玄功奪天地之造化,可惜豎子心懷大志,素來狡獪,終究沒有成就大業的氣運,法本諸道,道源諸心,若能以我之道,彼時吞吐陰陽之造化,可見萬妙。“

  “說的天花亂墜,你這神宵道,只怕也不過是逍遙子不知在何時傳下的一脈,可笑慕容復得了你八荒**唯我獨尊功,約莫是被你用特殊手法刺激生命潛力,武功這才大進。“

  蘇留目光幽深,淡笑道,“你不該這時候來找我,至少沒有吸收兩個鼎爐的你,沒有資格做我的對手。“

  神宵道人神情肅然,冷笑道:“是不是你的對手,你很快就知道了,不過在你死前不妨告訴我慕容復的去向。“

  蘇留隨意道:“慕容家的老子在這里,兒子的去向么,我不知道,你也沒機會再知道了。“

  王文清驀地爆發出一陣大笑,笑聲之中,殺機簡直濃烈到了極致。

  正劍拔弩張之際,嘈雜紛亂的腳步聲又從竹林里傳了過來,數十個手里明火執仗的黑影像幽靈一樣的游了過來,見著了李秋水立即跪地行禮,其中一個道人相貌雄異,左手舉著塊鐵牌,右手則按著雷公擋,恭敬地道:“皇妃,中原武林少林,丐幫等諸大派高手攏共六百四十三人,除去為首反抗的,其余諸人都已經束手就擒,只聽候皇妃發落!“

  “一品堂第二隊人馬正在控制天聾地啞谷里的守衛,谷主蘇星河已然就擒…“

  耳邊不停的有捷報傳來,李秋水淡淡笑道:“九翼道人,你今夜可是了大功了,赫連鐵樹戰死,我看你堪當大用,這一品堂統領的位置......“

  九翼道人雙目放光,大喜過望,叩首道:“全仗著皇妃洪福齊天,消息準確,還有悲酥清風神藥,才拿下這些中原武人,九翼又怎敢居功自傲,不過赫連統領戰死,也是可惜的很了.....“

  他口中說著可惜,其實眉開眼笑,臉上無處不透著狂喜。

  李秋水淡笑點頭,威儀十足,道:“江先生,你果然算無遺策,一品堂正需要先生這樣的人才,今日之事,便有由你指揮眾人,日后還多有倚仗之處。”

  人群后邊,悠悠然轉出一個長須飄然的中年人,面貌清雋,長須飄然。

  正是江南大俠,江別鶴。

  他素有急智,在蘇留與李沉舟叫天地變色的一抱之后,心知自己在中原已經是沒有立足之地,便悄無聲息的混入了丐幫群丐中,逃出了擂鼓山,之后又遇著了西夏一品堂的人,果斷抱上了大~腿,當了漢奸。

  此時他再度出現人前,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先對著李秋水躬身一禮,接著站在了九翼道人的身后,笑道:“王道長是大宋皇帝御前仙道,主人是西夏皇妃,身份俱皆尊貴,蘇宮主你武功了得,縱然能稱雄江湖,也只是草莽布衣,難道還真要與千軍萬馬相抗衡不成,若你交出那個童姥...賤人跟逍遙派掌門無崖子前輩,皇妃心地慈悲,說不得還能放你一馬。“

  此時在他來看,李沉舟日間硬撼蕭峰再斗蘇留,分明受傷,定在閉關調息,而權力幫的部眾,卻全在柳隨風的統御之下,早為蘇留的下一步布局出谷離去,一品堂人數足有千數,個個精銳,比靈鷲宮舊屬三十六洞七十二島與移花宮弟子加起來還多,眼下根本沒有人馳援蘇留。

  簡直是,完美無缺的計劃。

  蘇留個人功力再高,哦,還加上一個憐星,兩人受了這悲酥清風之后,還能敵得過這即將到來的千人殺陣么?

  江別鶴聽著背后越來越多的一品堂高手聚攏而來,心知又成功的拖了些時間,嘴角不由懸起一抹淡然微嘲笑意,道:“蘇宮主,如今你之生死,只控在我手,你服不服?”(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9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北京pk10计划分析群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 江苏快三免费计划软件 8码滚雪球不连挂方法 时时彩后二稳杀两码 快速时时计划网 nba2k19怎么玩 棋牌游戏下载送十元 pc28蛋蛋稳赢技巧 捕鱼达人2有卡片的版本下载 时时彩包胆是什么 如何藏分出款 九城娱乐注册 新时时彩下载 吉林时时票开奖号码 时时彩后一两期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