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八十八章 黑水滔滔,蕩盡天下(二)

第八十八章 黑水滔滔,蕩盡天下(二)

  飛矢破空而來,蕭千絕神情卻森冷沉定,毫不動容,面臨這等險境,竟然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波瀾,如刀一般的唇一張,便問道:“你把蕭冷藏到哪了,給老夫交出來。”

  只見得這黑水宗師雙手袍袖鼓蕩,隨手揮灑,玄陰離合神功運使之處,兩袖縈繞了兩團黑云也似的暗氣,雙肩一震,身周氣流好似凝固了起來,黑氣彌散,飛箭到了他身周數尺,竟然頓在了空中,好似遇著了一堵看不見的氣墻,紛紛墜落在地。

  “只憑這一手幾乎凝化成液態的太陰真氣,就當前起此世絕頂宗師之稱!”

  黃蓉微微變色,蘇留對于也絲毫不吝贊譽之辭,但是殺意已決,任他是什么宗師,也要殺之而后快。

  府外有神色緊張的奔進來幾個飛羽軍的親兵統領,瞧著蕭千絕,忌憚道:“郭夫人,這人闖入了我們大獄,還大鬧了一番。”

  這便是去孤身潛入大獄,要去劫獄救出蕭冷了,只是蘇留做事周到,絕對不會將蕭冷這一枚棋子放在這樣顯眼的地方,叫他撲了個空。

  “你能奈我何?”

  蕭千絕冷笑一聲,反手一引,嗖嗖嗖數聲連響,卻是運起了天物刃的玄奇功法,蘇留微微一凜,暗道神奇,他雙手一動,竟然如同挽弓開箭一般,數十支長箭被氣勁驅使,洞穿空氣,齊齊向蘇留射來。

  蘇留用天子望氣觀察他的同時,蕭千絕也無時不刻的在觀察蘇留的氣機,幾番窺測,都沒有看見破漏之處,在心里早已經將蘇留當做了大敵,攻敵之首要,摧敵之最堅。

  蘇留微微一笑,也不吃驚,郭襄秀眉英氣一挑,冷笑道:“老頭兒,是你害了我外公么。”

  身子一晃,雙手如穿花繞蝶,此時她功力大進,與以前的她可說是判若兩人,連蕭千絕也敢直面出手,掌影穿梭,凌厲如劍,留下無數的掌影,虛實之間,氣勢儼然,好似桃林之中萬朵桃花齊齊而落。

  蕭千絕軒眉一皺,微見訝然道:“這小女娃子,你武功怎么練的?”強如蕭千絕,自然能看出了郭襄身上的怪異之處,武功招式神妙,或可說是天賦高絕,但是身負這樣的內力,不說是十六七歲,便是三十六七歲,也不一定能夠練就。

  這樣豆蔻年紀,兼之古靈精怪,身上有一種獨特的靈性,倒是叫他想起了記憶里的那個靈動的身影,那是蕭冷的小師妹,也是梁蕭的母親,只是現在心已經死了。

  他一恍然,郭襄便已經攻到了面前,見他不閃不避,怔怔發呆,郭襄道:“老頭兒,瞧好了,這是桃花島的落英神劍掌。”

  掌風迎面,蕭千絕倏地回神,坐定黑虎之上,但是身子微微后仰,身子似乎沒動,卻又似陷入了虛空之中,郭襄心里微微一凜,自己這一掌落了空,掌風劍氣好似都被吸聚了進去,根本無處著力,這種感覺好不難受,她福至心靈的點足后掠,堪堪閃過了蕭千絕回手一拂。

  這一拂,看似隨意,其實暗藏了殺機,太陰真氣凝聚,宛若一道黑刃冷刀劃空而過,嗤的一聲,割裂了郭二姑娘的一截袖子。

  這只黑虎也是兇橫的緊,見著了主人遇襲,四只鋒銳的利爪深深的陷入了地面,口中嗚嗚嘶吼,但是蕭千絕卻一掌按住了虎頭,厲聲道:“孽畜,敢造次么。”

  黑虎兇獸登時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黑貓,溫順的匍匐于地。

  程英上前接住了郭襄,雙手一拂動,腰間玉簫便跳入了白玉一般的掌中,橫簫玉唇之上,輕輕吹奏,音律渺渺,如云水煙火,好像將人帶回了那一個桃花盛開的島上,到得后來,內力運轉漸漸的熾烈了起來,曲調一變,轉作了碧海浪濤拍岸,卷起千堆雪。

  誰道女子身無溝壑,程英這姑娘雖然沒有東邪的邪氣,但是也有他那一分傲氣!

  她既然出手,身邊一直忍著的陸無雙自然也再忍不住了,柳葉雙刀一橫,嬌叱一聲,如匹練一般卷向蕭千絕。蕭千絕好像見著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驀地大笑,笑聲尖銳如金鐵之響,直接將震蕩人心神的碧海潮生曲先破了去,接著身子一折,黑袍飄飛,竟然一掠騰身,凌虛變化,如乘龍而起。

  這路輕功委實是妙,蕭千絕憑空伸手一抄,陸無雙眼前一花,手腕一痛,自己手里的柳葉刀已經脫手易主,到了蕭千絕的手里,蕭千絕又坐落黑虎背上,長嘯連連,雙手一折便將那柳葉刀折斷,棄之當地。即使是郭襄等三人合力,如落英繽紛,居然也不能傷了穩坐如山的蕭千絕分毫,看起來反而灑然自持,游刃有余。

  楊過正要出手,蘇留卻微微抬手阻止,黃蓉倒擔心三人有危險,黛眉微皺,瞧了眼蘇留,凝聲道:“黑水宗師蕭千絕的武功,竟然高到了這樣的境界。”

  “此時的蕭千絕,十分的心神,卻有八分落在了我的身上,襄兒三人倒沒什么危險。”

  蘇留微微一笑,按照昆侖原書發展,蕭千絕前期可是死死的壓制住公羊羽的人物,豈是幸至,黑水滔滔,他的玄陰離合神功,誠然也到了蕩盡天下的地步。

  繞了半響,蕭千絕的掌法變動反而越來越慢了下來,一團黑影蟄伏,奇怪的是,郭襄三女的動作也隨之慢了下來。

  方才是走馬觀花似的遞招,蕭千絕隨手便拆,但是到了后來,卻像是蕭千絕一人輕飄飄的突出一手,便叫三人疲于奔命。

  眼見得蕭千絕那一只右手扣住了程英手里的玉簫,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要拿住程英作為人質。程英心里一驚,下一刻,兵刃都落入了敵人的手里,可見情況危險了,之后任她運勁催吐,只覺手臂酸麻,卻無法將這玉簫奪回。

  蕭千絕沉臂一動,玉簫便落在了他的手里,這時候又揮袖跟郭襄對半掌,逼退了郭二小姐,正要探手將程英擒住,蘇留忽然嘆道:“黑水宗師將死于襄陽。”

  此言一出,蕭千絕那攝勁便轉做了推勁,黑氣一現,沛然莫御,將身上三人推開了數丈。

  蘇留亦感受到了面前蕭千絕毫不掩飾的滔天殺機,連蒙元皇帝都將他引為供奉,但是蘇留對著他狂言一句,想不留下印象卻也難了,當然,這個印象可不是什么的好印象,蕭千絕本身不是好脾氣的人,何況自己的徒弟蕭冷也是被蘇留拿住,不殺蘇留,如何傾瀉他的心里之恨!

  黃蓉瞧著蘇留與蕭千絕相對而立,兩人的目光幽深沉靜,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一種超然的氣質。

  此時的蕭千絕已經從黑虎背上下了來,想想黃藥師正是死在天物刃下,種種仇怨,兩人不分個生死,誰也不肯干休。

  黑虎是虎中王者,一對猩紅雙目死死的盯著蘇留,只是為氣勢所激,突地疾呼一聲,猛然撲了上來,這也是畜生處于一種極度危險的狀態。

  正在此時,空中忽然傳來了一陣戾嘯之聲,正是去又復返的神雕,遙遙瞧著神雕背上坐著一人,神雕來勢極快,原來它跟小龍女親近,去接了小龍女之后,便又飛了回來,此時瞧見黑虎對著蘇留咆哮猛撲,振翅旋落,凌空飛撲,去勢兇猛無比,黑虎渾身的皮毛倒豎,虎地躍起,要將神雕撲殺當空,只是這畜生卻低估了神雕的速度,陡然一個加速爆發,金背銀爪神雕那洞金裂玉的雙爪卻先到了一步,直接將黑虎的脖頸上抓出了一個血洞,在地上拖曳行了數米才放棄。

  這一切,不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蕭千絕與自己的黑虎坐騎相依為命,感情便如多年的好友,此時乍逢此變,他如何能坐得住,遽然色變,一拂袖,那黑衣袖管好像是化作了一條軟鞭巨蟒,一道黯淡暗氣打出,這太陰真氣的可怕之處,也是他黑水一脈至高無上的武功,真氣凝作刀氣,無堅不摧。

  這一道刀氣去勢極快,眨眼便追上了神雕沖掠的速度,眼見得就要打在神雕的背上,卻見得那神雕金背上清冷白衣仙子手里白綾輕舞,姿勢悠美如夢,使一個巧勁,裹住了那一團黑水真氣,只是刀氣無物不破,也將小龍女的白綾割斷了一截。

  “武功不錯。”

  蕭千絕瞧著黑虎倒在地上抽~搐,想要掙扎爬起,卻又晃晃悠悠的摔倒,眼角跳了一跳。

  小龍女卻清冷道;“你武功好厲害,卻不是我師叔對手。”

  蕭千絕聽著心里火起,身子一拔而起,又是凌虛踏空,九霄乘龍,如意幻魔手魅影萬千,小龍女的長袖白綾原本柔韌無端,難免叫人想到她若是起舞,該有多美,她雖然守的困難,畢竟心性純澈,對蕭千絕還有幾分歉意,道:“老公公,對不住啦,是你家的虎兒驚著了師叔的雕兒。”

  “那就拿命來還。”

  蕭千絕嘿然冷笑,身子在虛空之中,竟然也飄掠而起,好似沒有重量一般,袖間手掌倏地一變,看在眾人的眼里,好似化作了沉重無比的擂鼓甕金錘,由那種陰冷轉瞬化作了雷霆剛猛,肅殺無比。

  便在這時候,蘇留終于動手了,袖手一動,無影長劍已經跳入了掌間,蘇留一劍刺出,正是玉女素心劍法里的一著,提酒月下折花舞劍,小龍女見著了蘇留的起手式,抿嘴一笑,明艷不可方物,好似心有靈犀一般,長袖清劍如撫琴相合。

  兩人還是首次瞬間合璧,使這古墓看家劍術,劍法到了蘇留這樣的境界,加之又有天子望氣窺伺小龍女的氣機運使,竟如默契多年的好友。在這種毫無準備的情況之下,倒是與小龍女同使了一招玉女素心劍法里的一著,雙劍并起,如兩條白龍騰空,忽地合作了一劍,劍尖齊齊點在了蕭千絕天物刃所化霸王一錘的錘頂上,也便是蕭千絕的手掌指尖。

  當空一聲金鐵銳響,忽地暴鳴,如同風雷之響,又是烈電霹靂炸開,震的眾人的耳膜一痛。蘇留與小龍女身子一旋,長空戾嘯聲響,神雕振翅飛來,將兩人接在了背上,蕭千絕縮肩塌腹,即使是兩道凌塵的劍氣,亦不能傷他分毫,只是前后腳一靠,往后飄掠了丈許。

  蘇留輕笑一聲,居高臨下瞧著,也不以為意,小龍女清冷的瞅瞅蘇留,卻沒笑意。

  兩人站在神雕背上,一臉平淡清冷的樣子莫名的契合,卻實在刺激人,蕭千絕更加難以置信,這兩人方才同時出手的時候,分明劍法神意一應俱都和,又后翻掠一步,真似黑龍驕縱,神乎其神的讓過了數十支箭枝第二輪攢射,駭然道:“太乙分光劍?”

  黃蓉輕嘆一聲,趁著蕭千絕的分神之際,低聲叫院子里的赤焰、飛羽兩軍的神射手都撤了下去,單憑蕭千絕這一身的輕功,即使是偌大的襄陽城,已經是來去自如,要走便走,在場的除去了蘇留,誰能奈何得他,多留這些人,只怕是多增一點傷亡而已。

  程英微微仰首,美眸注視著蘇留,她發現只要自己這位師兄在,那就能給人無限的安全感,也永遠是人群目光的焦點,這可不,郭家大小姐、二小姐,全都注視著蘇留,連楊過都用一種崇敬眼神看著凌立空中的蘇留。

  飛羽赤焰兩軍,向來是令行禁止,一眨眼的功夫,就像是退潮一般,撤的干凈,院內登時一靜。黃蓉瞧著喉嚨給神雕閃電一般抓出一個血洞的黑虎氣息未絕,猶然倒在地上抽~搐嗚咽,看看小龍女與蘇留并肩而立,青絲飛舞,清純絕艷的臉上卻沒有其余的表情,再看看自己的二女兒,平素跳脫的性子,此時倒像是個大家閨秀,一對靈動的眸子里像是只裝得下蘇留一人,心里不免的幽幽嘆息一聲。

  眾人心里各有所思,卻也無人知道蕭千絕心里的驚駭,他可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當年他斗的住公羊羽,卻硬生生的給這一種陰陽相合的劍法所敗,此時固有所問,只是小龍女本身就是迷糊性子,心里藏不住事,此時聞言也是一愣,無限清冷的瞥了蘇留一眼。

  蘇留笑道:“太乙分光劍之妙,我也領教過了,倒是天物刃的玄妙,還不得要領,你打贏了我,修羅刀蕭冷就給你帶走,那也無妨。”

  蕭千絕恨聲道:“你好的很,你最好將我徒兒交出來。”

  小龍女在身側輕聲問道:“師叔,如果這個老頭兒輸了呢?”

  蕭千絕冷聲道:“老夫縱橫天下一個甲子,殺盡仇寇,當年天物刃未成,真正心服的只有那一個用劍的老怪物,老窮酸說是天下第一劍,也實是那人神隱不出,不知天高地厚的占了便宜,其余五絕之中,東邪還算個人物,卻也死在我天物刃下,你有什么資格叫老夫輸陣。”

  “今日不見著我徒弟,我就殺光你郭府的人。”

  這話說的委實睥睨霸道,加上蕭千絕冷睨如電一樣的目光,無形之中便透出的滔天殺機,駭的那內侍統領宋公公身子一哆嗦,為難道:“神通侯,這可如何是好,要派大軍來鎮壓么?”

  “天使舟車勞頓,先入府休息吧,這里刀槍無眼。”

  黃蓉說起了官話,先勸走了這個宋公公。蕭千絕說的縱橫天下,倒也不假,武功能練到宗師境界,無一不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不過大戰之前,氣勢卻不能為敵所懾,黃蓉道:“師弟,這老頭兒兇性不弱,可”

  不理蕭千絕面如黑水一般沉重,蘇留對著黃蓉點了點頭,卻淡淡道:“無論你輸贏如何,蕭冷我一定放他回去,只不過你要是輸了,那我就叫蕭冷帶你的尸體回去而已。”

  蕭千絕驀地一愣,卻放聲長笑,露出了森白的牙齒,道:“幾十年沒有人敢對我說這樣的話,今日我倒要瞧瞧你怎么殺我。”

  他急催玄陰離合神功,身周的的暗沉氣息忽地凝重無比,長笑身中,身子化作了一條矯捷沖騰的猙獰黑龍,直取蘇留頭頂,這卻不是天物刃的手法,而是黑水一脈另一門絕學如意幻魔手,蕭千絕雙掌在先,撕裂了氣流,呼的一聲,竟然像是憑著雙手生起了數團暗影黑氣,魅影千萬,變幻無端。

  如果說郭襄適才的落英神劍掌速度已經是叫人目不暇接,蕭千絕的如意幻魔手的速度卻已經快到了極致,眾人凝聚目力,也絕難看清他的掌路,郭襄也看得入神了,心想:先前真是莽撞的很,這兇惡老頭若是一開始便使出了全力,我怕是命也丟了。

  也不止郭襄,每個人都為蕭千絕的這如黑龍沖騰的先手所懾,目光都情不自禁的注視在他的雙掌之間,甚至能瞧得見他目光叫人心悸的冷芒電閃,一團黑影轉瞬便罩住了蘇留穹頂,這一掌之威,何止開山裂石,打在墻上,叫墻壁也坍了,卻也不知道蘇留究竟該如何應對。

  蘇留身子卻似動未動,雙足立地生根,這架勢瞧的蕭千絕瞳眸一縮,冷笑道:“小子要與老夫硬對么,你比龍入海如何?”

  南天三奇之一的槍挑東南龍入海,在他玄陰離合神功之下,連三招都接之不下,只是等蕭千絕運足了九成的內力,卻見得蘇留雙手平平伸起。

  翹首看天。

  平地探掌。(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8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王中王3肖6码免费公开 北京pk赛车平台哪家好 快速时时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pk10直播现场直播网站 飞禽走兽最理智的压法 万人炸金花下载2014 好运快3预测软件 抢庄牌九官网 九州娱城娱乐备用网址 重庆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江西时时停 时时彩五胆码计算公式 欢聚棋牌代理 好运来计划官网苹果 闲1庄0.95刷反水怎么刷龙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