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六十八章 白袍至(200月票加更)

第六十八章 白袍至(200月票加更)

  200月票加更,300還差幾十,給點力啊,讓我多更點。∽頂∽點∽小∽說,

  ~~~~~

  “這孽畜!”

  金輪法王暗罵一聲,心里卻陡然生起些不妙的感覺,這神雕的主人,豈非便是神雕俠了?

  盛名之下無虛士,這話果然沒有錯,只憑適才那一指,將空氣中的水汽凝聚成冰,然而風~波不興,殺機盡數凝結于一點之上,這樣控制內勁的技巧,足以叫金輪法王將其當做生平大敵。

  大敵當前,他卻不愿丟了面子,只運勁長嘯,道:“你來的好!”

  聲音激蕩傳開,鼓震如雷。小龍女清冷的眸子一亮,輕聲道:“師叔,原來雕兒去尋你了。”

  那神雕拍打翅膀,啾鳴一聲,便算是應答了。它背上之人也正是蘇留,此時白袍盡血,直似煉獄里走出的魔君,殺氣濃稠如實質一般,皺眉嘆道:“金輪你能到得這里,可見郭靖孟拱怕是遭了不測。”

  小龍女道:“師叔,你先前所料不差,郭大俠武功高強,不需馳援,只保住孟拱便好。”

  蘇留道:“那你來做什么,不是叫你們一齊幫忙守御的么。”

  他自己去干這等刺殺買賣,自然也是要預防幾手的。

  花生道:“俺聽著師父來了,便跟了來。”

  小龍女沉默半響,忽地道:“師姐憂心師叔,這雕兒又只叫我單獨乘坐,只來瞧瞧師叔呢。”

  蘇留莞爾失笑,想起了那時候神雕方才翱翔江南,李莫愁也是多說了一句,就叫它鬧騰不已,果然是個桀驁的性子。

  郭襄正要呼救,卻給金輪法王眼疾手快的點中了啞穴,這一下只有一雙小鹿一樣清靈的眸子在轉動,話也說不得了。

  金輪法王濃眉如刀,雙眼死死的盯著蘇留,面沉如鐵,兩人是不死不休的生死大敵,他也絕不是傻~子,第一時間就感知到了蘇留的氣息縹緲神異,也無時不刻無孔不入的窺伺蘇留的氣機凝滯之處,如果有機會行那必殺一擊,金輪絕對不會多忍上半分。

  直到現在都沒有動手,只是因為他仍然沒有把握而已。

  只是蘇留卻只是平靜的坐在那里,好似一潭幽深的古泉,不動不垢,氣勢看似不強,其實平淡里另有一種叫平白低了一頭的威儀。

  金輪法王皮笑肉不笑道:“聽聞閣下又刺殺了大汗,如今乘雕而來,風采似不在當年之下啊。”

  蘇留笑道:“你也不必試探了,左右今日將死,你們家大汗的蒙哥首級便在于此,要不要給他做一場法事超脫?”

  金輪法王拂袖冷笑道:“小子,還是一如當年的狂妄,卻不知道當年是誰,被老衲追趕的像喪家之犬一般。”

  蘇留淡淡道:“金輪和尚,當年可是你自己逃走的。那未出的一刀,你有信心避的過么?”

  “你武功比之當年,倒也算是大有精益,不過你本性使然,難等大道,向來是做大事而顧惜自身,為小利奮命拼搏,這一輩子,怕也難有大成,你瞧瞧這是什么。”

  蘇留隨手一甩,一個布袋里露出個人頭,在地上骨碌碌的滾動,停在了金輪法王的跟前。

  金輪法王垂首凝息一看,還防著蘇留用毒,瞳孔卻一縮,眼睛瞪的滾~圓,只見得草原梟雄蒙哥便是死了,也睜眼怒視,還有余威霸氣殘余面上。

  十六年前的蒙皇闊窩臺,十六年后的皇帝蒙哥,盡數喪于蘇留之手。

  “今日不殺你,誓不為人!”

  新仇與舊怨,揉作了一股子激揚沖冠的憤怒,無可阻抑,一齊涌上心頭,金輪法王目光如電,身形一晃,衣襟無風而動,身影閃掠,卻給小龍女縱劍攔住,蘇留信手一揮,一劍送出,小龍女便順手接了,金輪法王遭這一劍攔截,固然又驚又怒,卻也有些清醒過來,心道:這一下出手可大大的不妙了,這小禿驢與這個小丫頭,年紀不大,功力卻十分的可怕,加上一個蘇賊,三人齊上,怕不是對手,倒要想個法子脫身才好了。

  小龍女一劍遭截,第二劍又已經出手,他與伸手一撥,錚的一聲響,閃電般的將小龍女的纏劍之勢蕩開,身子陡然一震,一個錯步,怒嘯;“給我退開!”

  花生卻跳了出來,道:“蘇大哥請我吃肉喝酒,是個好人,郭襄兒也請俺吃肉喝酒,你先放了她,不然俺也不讓你走。”

  他又憨實的提著巨樹揮舞,氣勢甚雄。

  金輪法王心性狐狡,先前與小龍女交鋒,只憂心還有幫手,用六分力,確實也有個小光頭出來懷他大事,使小龍女得以喘息,使得玉女素心劍法的神妙盡展,金輪法王還只是動九成真力,就已經能戰個起鼓相當,等他頓悟破不了招,突不得圍,立時起十成龍象真氣。

  小龍女的功力未就,花生的三十二相也未成,兩人竟然攔不得金輪法王的含怒抬龍拾象一擊,當足見龍象般若神功之奧妙精深之處。

  但是此時的金輪法王已然運足了十二分的龍象真力!

  十一條龍與十一只巨象,力扛九鼎!

  他一掌就打向小龍女,旨在一掌將這個絕世美人打坐肉泥。佛本慈悲,卻也無情,縱然一掌摧花又如何?

  小龍女手里的長劍劍氣與這一掌相激,摧枯拉朽的潰散,金輪法王逆勢而上,奮臂一絞,那一把蘇留送出難得的好劍登時便折斷,發出了一聲喑啞的金鐵清鳴之聲。

  “不好,神仙姐姐要吃虧!”

  花生大急,額前頭冒出汗珠來,手足無措,想要去攔,卻不知道怎么插手才好,只將巨樹劈頭蓋面的朝著金輪揮去。

  蘇留還坐在雕背上,看著花生憨相,懶懶道:“花生,丟了那樹,拿他云門。”

  這一聲清清淡淡,但是卻似乎一種叫人信服的力量。花生果然照做,大金剛神力自然而然的貫穿自雙臂,龍行虎步,將巨樹一擲,伸手便去捉金輪法王的云門穴。

  他只知使勁,也仗著勁力剛猛,卻不懂得曲折復收之道,故而這一手如同羅漢揮錘,非同小可的威猛。

  “該死的小賊禿,天誅的蘇賊!”

  金輪法王暗罵一聲,心里卻微微一凜,他這一掌斷劍之后,便要乘虛再起一掌,先殺小龍女,再跟蘇留放對,到時候進退可期,也不用掛懷。

  但是花生這開碑裂石的一掌,卻好似迎在了他的必進之路上,倒似他自己將自己送到了小和尚的指掌之上。

  金輪法王心里震駭,神功運轉,氣息終于順暢無礙,但是蘇留又連出數言,全是拿向他必攻之地。

  難道蘇賊能未仆先知么,不然怎么一瞬間就堪破我的招路?

  金輪法王心里的波瀾卻怎么也平復不下去:花生與小龍女這兩人在這一刻之前,即使是并肩子上,也萬萬不是他的對手,給蘇賊隨口指點了幾手,就能稍稍抗衡。

  氣煞人也!

  金輪法王往后大跳了一步,戟指蘇留,破口罵道;“蘇賊,指使人以多打少,拿我做試煉的踏腳石,又算什么本事了,有膽色的便自己來,老衲即使的贏了這兩個小輩,也不顯本事。”

  贏了固然不顯本事,可是苗頭不對,若是輸了還是打個平手,那可就丟人丟大了!

  花生憨聲道:“大師父,有蘇留教我,俺,俺可不怕你。”

  蘇留微微一笑,這小和尚師承九如和尚,果然也是個妙人,不拘禮法,不敬如來,前一刻為金輪碾壓式的挫敗,下一刻就能重新塑造信心,可難得的很了。

  這般人物,與楊過一樣,下限注定就不會低,只要給他成長的環境,那上限更不可期。

  金輪法王雙眉倒豎,氣的身子打顫,連運密宗心法,才壓服了這一種負面情緒,不去理這憨貨和尚,只朝著神雕背上的蘇留冷笑道:“你不敢出手,那也不算什么英雄,還是跟那時候一樣,你不來,我便去試試你的本事。”

  這人生性心機深沉,先將郭襄提起,運足了龍象之力,往空中高高的一拋,只趁著眾人略略分神之際,縱身旋起。

  砰砰砰!

  雙腳在一顆巨大的古樹上借力,一連三步,步子胸闊,運勁沉處,竟然將那一棵古樹都踏的斷折,藉勢飛速彈出!

  他倒不是真心要殺郭襄,只是天性使然,要借助郭襄來為自己創造戰機。

  其時小龍女與花生的注意力果然都被飛騰而起十多丈的郭襄吸引,郭二姑娘驚慌失措,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珠淚滾滾的流了下來。

  此時他們縱然要施展輕功去救,相距這般距離,那也是來不及的,只有神仙才能瞬息之間,騰身上掠十余丈。

  “縱然你用了心機,便當我殺不得你么?”

  蘇留端正坐在神雕的背上,輕輕一拂羽翼,神雕能通人性,便知道蘇留所想,戾嘯一聲,振翅疾飛,瞬間便沖掠至郭襄面前,左手一攔,已經環著了郭二姑娘纖細的蠻腰,將她抱在了懷里。

  間不容發之際,他右手如鐵鑄,如抬山岳,陡然一震,與金輪法王遙空對了一掌,金輪法王怪叫一聲,翻身旋落。(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7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抢庄牌九怎么玩 时时彩龙虎和100% 时时彩后二计划网 伯乐娱乐可以玩些什么 极速时时网站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3肖6码网站 二八杠棋牌玩法 赛车5分彩计划 新疆时时开奖历史记录 时时彩教程图片 红马计划有没有手机版 押龙虎破解公式打法 澳洲五分彩是官方的吗 重庆时时开奖网站 mg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