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五十一章 朝天拔劍(第三更)

第五十一章 朝天拔劍(第三更)

  這把劍是蘇留給楊過的見面禮,也算是轉了一圈又回到了楊過的手上,煉鐵手本就霸道無比的心法,楊過御使這重劍,正相得益彰,心里莫名的就有一種快意,好似這原本就該是他生命里重要的事物。

  周遭無數的呼救喝罵之聲無一遺漏,蘇留目光陡然掠向遠處那悠揚的帥旗,似有無數的兵馬正圍聚過來,揚眉笑道:“正要叫他當心,殺他個八千萬!”

  此時人人浴血,便似血海里走出來也似。

  那勇猛為天下之冠的蒙古士兵們見著陣首手提金槍的蘇留,一槍穿梭,殺數十人,居然心里生起了畏懼的心思,腳步不自覺的后移,當先的將領心里忌憚,口中嘰里呱啦:“你們是何人?”

  眾人沒有一人知道蒙古語,只有赤焰軍里一人忍不住道:“咱們是大宋的神武軍隊,來取蒙古皇帝的首級!”

  這聲音如珠落玉盤,清脆入耳,蘇留微微皺眉,沒有回頭,身子突地掠起,手里霸王槍如蛟龍探首,直接將那個看似是人群里身份最高的將領刺死,引得眾人又跟進了幾步。

  蒙古軍軍令如山,令行禁止不假,但是蘇留這錐子也似的六花奇陣沖殺數著,入賬穿賬,竟然無一人能擋。

  這數百人見著蘇留一槍抬起,就貫穿數人的頭顱,自己主將已經是蒙古軍中了不得勇士,卻不是此人的一槍之敵,下令的人都死了。早駭的六神無主,腿骨發軟,四散潰逃開來。

  蘇留等人總算稍得喘息之機。收攏陣勢。

  蘇留這才按槍肅然道:“出來!”

  一個瘦小的身影畏畏縮縮的從人群里走了出來,可憐巴巴的看著蘇留。

  “你好好的郭二小姐不當,來湊什么熱鬧?”

  方才那藏在赤焰軍里說話的正是郭二小姐。這小丫頭真是天生的膽大,只有認定了一件事,什么都不覺得怕,這幾十萬大軍之中也敢跟來。

  赤焰軍眾人一陣驚異,楊過也認出了郭襄。摸了把臉上的血污,道:“襄兒,你來做什么?”

  “我爹去殺敵護國。我也來幫他殺蒙古韃子!”

  郭二姑娘傲嬌的抬頭挺胸說道,她穿著赤焰軍的衣甲,略顯的有些寬大,更顯得身材纖細瘦長。只在幾人之中。卻并沒有能聽懂蒙古語的,郭襄她自幼聰穎,郭靖一教什么,她就學什么,還能學的像模像樣,這蒙古語也是打小便學起的。

  楚仙流搖了搖頭,又微微一笑,大有深意道:“小丫頭只怕還有別樣心思。”

  郭襄那明顯大了一號的頭盔里俏面突地一紅。道:“老色鬼,你不要亂說哦。”

  “小丫頭說的好。老色鬼死性不改。”

  九如哈哈一笑,手里的巨樹猛地一溯,將一座營帳都挑了起來,重重的摔落,眾人哈哈大笑,齊聲叫好,盡夸那金剛神力的威猛。

  楚仙流臉色一黑,一道劍氣遙遙激射,嗤嗤嗤連響,切過了數人的脖頸,冷笑道:“老和尚,我宰的韃子可比你多的多了。”

  九如叫道:“放屁!”

  蘇留天子望氣正無時不刻的在觀察周遭的氣機,臉色沉了下來,道:“襄兒,胡鬧什么?”

  郭襄生來天不怕地不怕,這個時候卻像是癟下去的皮球,聲音柔弱道:“蘇叔叔,我武功也不差的,你不用理會我,總能自己照顧自己的......”

  楊過瞧著她嬌嬌弱弱的樣子,心里暗暗稱奇,只想;這丫頭,平日里是鬼靈精怪的很,誰也拿她沒轍,活脫脫是小時候的黃伯母,怎么遇見了義父,就怕的不行?

  這千軍萬馬之中,陣勢稍有凝滯,就要陷入死戰,蒙古軍是生怕誤傷自己人,才沒有放箭,一旦毫無顧忌的放箭,寧肯自傷一千,也要殺了這百多人,那局勢又將不同了。

  “我想理會你也不行了,楚老哥,九如大師,李道長,韃子來硬點子了。”蘇留無奈的長嘆一聲,手腕一轉,長槍倒提,斜指地面,身子卻如神龍驕縱,飛步折殺而去。

  “好的很,正殺的無趣。”

  幾人的反應也只比蘇留慢了一霎,依著陣勢變化隨著蘇留靠去。這些人論說殺傷之巨,無人能出蘇留之右,九如金剛神力雖然剛猛無儔,力能扛鼎,但是手里百多斤重的巨樹,出手總是慢了一瞬,李志常與楚仙流倒是劍氣激射,但是兩人出手的姿勢堪稱完美,卻正是這一分完美,還去了一點速度。

  這樣的局面,破局最好的方式便是:速殺速決!

  這也是蘇留自那一日云殊劍法里得來的靈感,其實論說天賦,楊過能開內五氣,練成心火焚勁,根本不在云殊之下,但是他兵器是有什么用什么,大多時候還是用煉鐵手對敵,云殊卻是一把劍歸藏萬物,囊括萬物其中。

  亂軍叢中,起劍巽道。

  巽者,風也,風乃宇宙之氣,而無定形,起于青萍之末,舞于松柏之下,一旦催至極處,絲絲縷縷劍氣都是致命的殺機,蘇留凝巽劍劍意于霸王槍,厚重鐵血之中,猶然多了一分輕靈逸動,槍尖點顫,一點點寒星耀眼奪目,全是致命的槍芒。

  一槍點出,槍尖寒芒如星綻,往往能連殺十余人。

  李志常看到妙處,擊劍長歌道:“昔年有常山趙子龍,一槍百鳥朝鳳,蘇兄你這樣的槍法,也有霸王之勇。”

  楚仙流一瞧,哈哈笑罵:“小牛鼻子,倒會溜須拍馬,無怪乎能混上掌教的位置。”

  幾人武功練到這樣的地步,跟赤焰軍的眾人大有不同,殺人都是一個念頭的事情,彈指一動,就能立殺一人。赤焰軍里之人卻只好精神緊繃,對他們來說,每一刻都是生死之機,不得不細心應對,饒是如此,傷亡也漸漸的多了起來。

  真不知道沖殺了多少時間,但見得那皇旗離著眾人是越來越近。

  蒙古士兵的陣勢也越發的嚴密,寸步不退,死一人就有一人補位,大有叫蘇留等人殺到手軟的趨勢。

  “休叫走脫了那使槍白發白袍大將!”(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7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龙虎游戏破解方法 龙虎和最多几期不出和 pk10人工计划在线划准 精准资料王中王金牌六肖 秒速时时开奖记录 色子大小玩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江苏骰宝的网站 云顶娱乐安卓版1.8.0 澳洲幸运10规律技巧 LG游戏平台 帝豪娱乐会所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秘诀 投注单打印机 pk10直播 pk10全天人工计划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