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四十七章 傲視群雄

第四十七章 傲視群雄

  周一求推薦票、月票啦,大神之光還有沒有童鞋沒有領取的?

  ~~~

  “這人好高的武功!”

  方瀾才一照面就吃虧了,高臺上的其余幾位名宿紛紛站起,面露敵意的看著蘇留。

  但見得這方瀾在空中往后飛退,卻穩穩當當跌坐在了原先那一張睡仙椅上,好似從來沒有動過一般,只是瞧著面色灰敗,嘴唇微微顫抖,道:“還有這般武功?”

  似在自問,又似不敢置信的問人,只有跟蘇留動過手才知道,這般控制內勁的玄妙技巧,收發由心,已經神乎其技。

  楊過此時倒是老成了不少,深吸一口氣,埋下了自己的激動,叫道;“此時的盟主,還該由我的義父來做吧。”

  這人到底幾歲?

  眾人心里都有這個疑問,目光凝聚在蘇留身上,都只覺得他雖然一頭華發,但是看起來絕不至于蒼老,反而是跟楊過一般的年青俊逸。

  不過雖然有人心服,更多的人還是不服蘇留這一個一十六年銷聲匿跡突然跳出來就要做坐武林盟主的位置。

  但凡武林盟主這個位置,算是超然人上,不然為啥總有那么多的反派死心要干這一行當,總不是那么好坐的,首先這人要有能壓得住反對者的武功,還要有服眾的聲望。

  尤其是那些江湖名宿,自持身份,說一不二,不怎么把蘇留這個橫空出世的人放在心上。

  郭襄也在臺下,雙手攏在嘴邊。歡快的叫道:“蘇叔叔做武林盟主!”

  黃蓉微微一掃,就看著了女兒的激動興奮的神色,緊緊的盯著蘇留。心里咯噔一聲,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妙,她也是女兒家走過來的,更兼之心里靈妙,女兒家的心態,一看就能猜個八~九不離十的。

  人群里有人支持蘇留,大聲呼道:“神雕俠武功蓋世。如何做不得這武林盟主。”

  當即有人反對,“武功蓋世到也未必,方老前輩只不過是一時輕敵。才吃了虧。”人總是愛自欺欺人,也更愿意去相信自己的潛意識里的想法,而不是去相信眼前既成的事實。

  方瀾老臉一紅,自己事。自家知道。當即抱拳道:“神雕大俠的武功,老頭子心服口服,沒話說!幾位朋友,你們怎么說。”

  他問的是坐在自己身側的幾位老友,本意是叫自己的故交也一同認個慫,這事便算是揭過去了,黃蓉顯然是支持神雕俠做這個武林盟主的。

  但是他卻小看了自己那幾位老朋友的傲氣,南天三奇。滿二無敵,好大的威風!

  可不只是說說。一個人既然能跟無敵沾得上邊,那便是心里傲氣凜然。

  一個容貌清雋的灰衫老頭子站了起來,道:“一招制敵,好厲害的手段,莫細雨請教神雕俠高招了。”

  他袍袖一震,一柄薄如蟬翼的軟劍如靈蛇滑出,手腕一抖,長劍震顫無端,當空劍氣細密如雨點,驟然卷來。

  “芙蓉夜雨君聽蟬!”

  眾人眼睛一亮,方瀾臉色卻遽然變了,來不及阻止,南天三奇里的莫細雨已經出劍!

  臺下人一陣嘩然,蘇留卻也不慌,反而看著那南天三奇里另一位姬落紅,微微一笑,道:“你也一齊出手吧,南天三奇,滿二無敵,我看看是不是真的無敵。”

  “不必了。”

  姬落紅冷哼一聲,拂袖而立,卻不動身。

  他們這樣的前輩名宿,若是對蘇留還要采取圍攻,那即便贏了也沒有什么可稱道的,要是還打輸了,那才叫一個臉面喪盡。

  聽蟬劍客莫細雨的劍光如雨幕,聲勢極大,此時江南武林人士較多,看的身子生寒,不能自已,莫老頭這幾十年劍修,果然非同小可,若是這劍雨對自己而發,誰人不給刺幾個血窟窿出來?

  蘇留沉身凝定,天子望氣一看,莫細雨的動作便似放慢了數倍,劍路清晰的很,原本復雜里暗藏殺機的劍法一看見底,那驟然襲來的劍雨美則美矣,然而比云殊都還差一分天資與速度,長嘆道:“好一個芙蓉夜雨君聽蟬,云殊的劍法原來還得過你的指點。”

  他袖子一動,飄然若飛,如流云卷舞,瞬間就將莫細雨的劍雨接的點滴不漏,這是一門天機宮里的武功,叫做“風袖云掌“,蘇留強取豪奪占了天機宮,城府也在花無媸之上,占著先知優勢,也把花無媸的家底套了個干凈,衣袖寬廣,本如流云,但是乍然遇著空中細雨,蓬地一聲,突然化作了一陣猛烈罡風。

  莫細雨劍法連變三遍,瞬間點出了數十劍,卻也不敵蘇留的這一道沛然莫之能御的凌空掌力,就在這時,一道兇悍的氣勁撕破了氣流,嗡的一聲,直接落在蘇留衣袖之上。

  正是姬落紅手里方天畫戟透出的氣勁替他兄弟解圍,此時他臉色鐵青,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手里六七十斤重的銀畫戟,長約二丈,畫戟在先,白衣在后,猛地畫一個圓弧,劈頭蓋臉的往蘇留斬來,勢不可擋。

  “這兩個老頭子好不要臉!”楊過劍眉一挑,冷笑一聲,就要上前攔下那姬落紅,卻給黃蓉制止,輕聲道:“過兒,你看著好了,南天三奇即使全到了也不是你義父的對手。”

  這兩人一剛一柔,正好能相互補益,氣勁漫空,臺下離得稍近些的人都覺得胸口窒悶,蘇留笑道:“不是說南天三奇么,還有一個呢?”

  云殊此時面色復雜,心知這兩位前輩縱是齊出手段,也不見得就是蘇留的對手,但是他也不好直接馳援,不然說出去只會更加難聽。

  “我們兩人足矣。”

  姬落紅這一桿方天畫戟勢沉力猛,幾乎是一甲子的功力。也不止千鈞之力了,就是堅硬的石頭,挨著這一下。也要給他畫戟轟的粉碎,但是蘇留卻兀自巋然不動,一手衣袖流轉,將莫細雨的攻勢攔住,一手悍然直出,生生的捉向姬落紅的畫戟戟鋒。

  姬落紅身經百戰,洞察戰機的能力絕對算是一流。手腕一翻,畫戟鋒刃一旋,若是避之不及。蘇留雙手的手腕便要登時解體。

  “用戟當乘良駒,馳騁沖殺戰陣,那才快意。”蘇留溫和說了一句,手掌忽地泛起些紫紅色奇異的光芒。極其猛烈。直直的接住了畫戟的鋒刃。

  眾人眼看熟悉,楊過卻在心里掀起了驚濤駭浪:煉鐵手!這不是煉鐵手的妙用,更是哪般手段?

  這一點妙用原先也不在蘇留傳給他的殘卷之內,聰慧機智如他,練了桃花島的武功與一部分九陰真經之后,心里漸漸生疑,還以為是蘇留傳授的絕世神功也存在極大的缺陷,止步于此。但是在前些年一次陷入蒙元千人陣中脫身不得瀕死之際,楊過運轉煉鐵手的心法。卻福至心靈悟得了那一點石中之火一樣的先天靈光。

  那是一點自他心里邊陡然浮現的先天火氣,焚燒一切。

  于是那一戰,也是赤焰軍少帥楊過的成名之戰,赤焰軍那時只有一百三十七人,沖蒙古三千人先鋒陣,將之一舉擊潰!

  直至如今,楊過對于自己體內的五行之氣,再無寸進,只練成心頭火起,焚燒一切的煉鐵手。

  眼下蘇留使的,正是跟他幾乎是相同路數的煉鐵手。

  焚勁!

  前一刻姬落紅手里的畫戟挺立如龍穿梭橫至,但是此時的姬落紅人卻定住了,他身子凝立空中,還與地面呈平行之態,著力之處全在粗厚的雙手,鳳目電射,便跟沙場上的絕代猛將一般,怒叱一聲。

  等他再加了三分氣力,手上嬰兒手臂粗的畫戟上紫紅色的焰光一閃而逝,卻有一股子灼心的熱流涌~入他身子。

  這一點熱氣入體之后,快如游魚,捉摸不定,沿著他的腕脈而入,傳進四肢百骸,猛然迸裂,姬落紅身子劇震,那是一種好似熔漿一樣的熱流,好像要將姬落紅的身子都擠壓的爆裂開來的感覺。

  莫細雨再度挺劍刺來,心里大急,道:“老二,你怎么了?”

  此時姬落紅的方天畫戟已經脫手,他若是死心不放,這一雙手也要被蘇留直接拗斷,雙掌在地上一撐,身子飛退了出去足足數丈。

  “陰陽合,天地根,內五氣,玄牝門,煉鐵手的出路原來在這里!”

  蘇留放聲大笑,心里說不出的暢快。

  縱然是天才,也有一定的思維局限之處,尤其是蘇留這樣,武功之博,不說這一個位面,便是整個武俠世界里邊,都絕難找出一個能跟蘇留相提并論的人來,只是會這么多門武功,必然是要將自己一聲的精力都分散到這些不同的武功之上。

  而楊過便不同了,即時是跟原著的自己也大不相同,他只對蘇留的話信若神明,將煉鐵手作為自己的根基,即使是郭靖跟黃蓉都不曾泄露,黃蓉夫婦縱然隱隱的察覺,但是人家義父傳他防身的武功,她又好說些什么?

  一個人專心做一件事情,很有可能取得成功,一個本就是天資絕世之人專心的做一件事情,可能性的還要再翻一番。

  蘇留仔細觀察臨摹楊過的呼吸行氣法門,真氣繞著那幾個鼓盈真氣的要穴行駛周天,不知行駛了多少次,果然有說不出的奇異之感浮現,四肢百骸之中,似乎有一點火氣浮現,凝聚于心,再使這煉鐵手,果然就大不相同。

  莫細雨眼見著自己義兄連兵器都失落了,兩道白眉陡然立起,劍氣又猛烈了幾分,手里長劍登時化作了遮天雨勢,傾盆倒來。

  只是此時的蘇留立足地上,從頭至尾,雙腳都沒有移動過半寸,雙手一招,恰似當時的月刃手刀,但是月神宗的是月刃刀芒,蘇留這一手卻是紫紅色如焰一般跳動的赤焰。

  焚盡八荒的氣勁蔓延!

  蘇留這一手擋在那頭頂,那劍雨便好似冰雪之遇沸陽,滋滋作響,那一點赤焰猶然不止于此,逆流而上,毫不避讓,反而將莫細雨的劍勢蒸發的一干二凈。

  莫細雨也是失去了對自己長劍的控制,飛身而退,一退數丈,雙腳落定,雙手卻還在顫抖。

  這一下,號稱無敵的南天三奇都直接告負,眾人嘩然。

  黃蓉卻登臺笑道:“神雕大俠的武功,誰人還有不服的?”

  臺下有人叫道;“黃女俠,神雕大俠武功蓋世,能做咱們的武林盟主,也是實至名歸。”

  也有人叫道:“不知道神雕大俠與郭大俠的武功誰更厲害一些......”

  黃蓉微微一笑,道:“神雕大俠盡得了昔年五絕之一東邪的衣缽,此外另有際遇,武功早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強過當年五絕,即便是拙夫,對上了神雕大俠,只怕也是勝少輸多。”

  強壓五絕!

  眾人聽得咋舌不已,黃蓉更有意要給蘇留造勢,轉身問高臺上坐著幾人,繼續道:“幾位前輩都是眾人敬仰的江湖名宿,不知對神雕大俠做武林盟主有什么意見么?”

  高臺上的眾人面面相覷,莫細雨嘆道:“我無話可說,只是今日之后,南天三奇滿二無敵之名休要再提了。”

  姬落紅道:“有此人在,我們就算落敗,也算足慰生平,輸的不冤。”

  “既然是門中的師弟,得了師父他老人家的傳承認可,人品自是沒什么好挑剔的。”

  陸乘風點了點頭,算是應承,只好奇的看了蘇留一眼,他也算是黃藥師的門下,但是入門的早,還給暴躁的黃藥師打折了雙~腿,雖然在江南一帶很吃得開,卻始終跟門中的小師弟緣鏗一面。

  云殊默然半響,拱手道:“蘇前輩的武功又有了進益,當真是可喜可賀,云殊愿服!”

  楊過也微微一笑,不無傲氣地道:“義父肯出手,那自是沒什么好說的,赤焰軍上下這幾千人,都只聽義父的號令。”

  蘇留擺擺手,道:“布兵擺陣,我沒什么興趣去做,我也另有一件急事在身。這樣吧,諸位英豪入了義軍,新成一軍,便叫天策軍,由楊過、云殊暫理。此外飛羽軍,赤焰軍照舊,兩軍各有原先的主帥統領,即時操練陣勢,咱們不日便可沙場殺敵。”

  蘇留此舉絲毫不居功自矜,很得人心。

  眾人歡聲雷動中,蘇留卻深深的看了黃蓉一眼,神色復雜道:“現在師姐知道我要去做什么事情么?”

  (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76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黑龙江时时走势图 腾讯欢乐麻将 欢乐生肖福彩 聚宝盆计划手机版安卓 一品娱乐注册 球探体育比分电脑版 彩霸王最准六肖 倍率最高的彩票网站 麻将来了二人麻将 全民计划app下载安装 信汇在线怎么下载app 325棋牌游戏下载 一分快三怎样买大小单双 内蒙古时时走势 mg电子游戏容易赢钱吗 聚宝盆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