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二十二章 話不投機

第二十二章 話不投機

  柳鶯鶯美~目偷瞧了一眼,只見得蘇留溫和微笑,并沒有怪罪的意思,心里才松快了些。

  眾人卻瞧著那花生小和尚,一本正經的坐在了一張空桌子前,一手抓~住一個肥大流油的雞腿,口中還塞著一個,雙眼放光。

  這小和尚吃的極快,只是三兩口便將一個大雞腿都吞入腹中,意猶未盡的舔~了舔骨頭,又大塊朵碩手里的兩個雞腿,不時的還舉起酒壇子來上一口,這醉也不歸樓的酒客們都看的呆了,酒肉和尚倒是見過,眾人卻何曾見過這等餓死鬼式的吃法,各自偷笑不已。

  那花生小和尚腮幫子鼓動極快,渾然不知自己是眾人目光的中心,也抬頭咧嘴一笑,透著一股憨氣。

  經此一笑,氣氛倒是緩和了許多,正說話間,卻聽得外邊有人在厲聲大叫:“找著了,找著了,那小賤人的馬在此處,想來人也逃不開了,躲在醉也不歸樓上。記著,先別殺了,要將這個小賤人千刀萬剮,才解我心頭之恨。”

  樓下嘈雜聲響,只在瞬間,樓梯上噔噔噔奔上來一群人,瞧見了柳鶯鶯,領先的兩個目中放光,其余的一個個嘴角都泛著些冷笑。

  “來的倒快。”

  柳鶯鶯冷哼一聲,手已經按在了腰間的柳葉刀上,她神情戒備,如臨大敵,只是美~目不時的掠向窗臺,心里計較已定,一旦不利,馬上縱身而下借助胭脂寶馬逃走。

  “在下雷公堡的雷震。今日要在醉也不歸樓辦事拿人,還請江湖里的幾位朋友給我幾分面子,今日這酒都算是我雷公堡的。”這些人的首領是一名鐵塔般的巨漢。手持一柄數十斤重的大鐵錘,二指粗細的鐵鏈纏在肌肉虬結的手臂上,甕聲如雷,天然就有一種壓制力。

  “原來是雷少堡主,不知雷少堡主今日大動干戈,有什么要緊事。”

  在座的酒客十分動容,顯然是認出了這似乎來歷不凡的雷震。一個干瘦老頭子便起身開口問道。

  雷震指了指柳鶯鶯,冷笑道:“這小賤人與我雷家有些瓜葛,還不要臉的勾引我兒。偷了我雷家不少奇珍,打壞了我兒一條腿,這口氣不可不出。”

  聽得他這般言語,酒客們臉色大變。紛紛道:“我等真是羞與你為伍。”說罷。酒錢也不結,個個跟雷震夫婦打個招呼,拍拍屁~股走人。

  柳鶯鶯冷笑道:“你說勾引便勾引,怎么不說你平白誣陷我,誰不知道你家的好兒子是個好色之徒,前些時候垂涎良家民女的美色,在太湖邊上就下了黑手,要玷污那漁家女。虧得本姑娘遇著,賞了他一記梭羅指。這樣的人品,料想父母也不是什么好人,不殺他已是客氣了。”

  知子莫若父,雷震猛地喝止:“胡說,無稽之談,我兒是怎么樣的人我能不知道?”

  柳鶯鶯瞇眼笑道:“你的好兒子什么名聲,搞的無錫一帶百姓怨聲載道,你們做父母的耳朵不聾,總該知道。”

  雷震想到兒子行徑,誠然是浪蕩荒誕了些,但是終究是自己兒子,只好在心里暗暗叫苦,看到柳鶯鶯不時地看著蘇留,便不露聲色的問蘇留道:“閣下是什么人?”

  蘇留端坐不動,淡淡道:“我是鶯鶯門內師叔祖,鶯鶯說的不錯。只瞧你們樣子,并沒什么出息,只怕兒子也難成大器,專門愛做些齷齪事情,怎么可能被我乖徒孫侄兒瞧上。”

  一派祖師可不是隨口說說的,雷震一時被蘇留輩分震懾,黃衣美婦卻淡嗔薄怒道:“尊駕氣概非凡,身份尊崇,卻好似不知我‘天香山莊’與‘雷公堡’乃是東南兩大武學世家,便是襄陽城的郭大帥,也要給我們幾分薄面。”

  郭襄聽得自家老爹都要給幾分面子,也似乎想起了什么,附身在蘇留耳側道:“蘇叔叔,這兩家確實極有來頭,飛羽軍的云殊少帥就跟楚家脫不開干系,娘也曾說過楚家還有一位絕世高手,須得依仗一二。”

  郭二小姐所言,不過是號稱天下第二劍的楚仙流了。

  蘇留點了點頭,淡淡道:“既然跟郭大俠都有些干系,倒也是俠義之士,大節不虧,你們走吧,我也不難為你們。”

  他一人獨坐,卻直視自己一干人于無物。

  雷震干笑兩聲,道:“尊駕口氣未免大了些,郭大俠尚且對我好聲好氣的說話,你一句話就想將我們打發了?你一意的袒護這女賊,知不知此賊前些時日潛入了宮里,犯下滔天大罪,九族當誅。”

  他也是有眼力有身份的人,瞧出了蘇留這一身的氣度,怕是不好惹的人,話里軟硬皆施,有意的恫嚇蘇留,好叫蘇留知難而退。

  柳鶯鶯卻冷笑道:“大戰在即,那皇帝老兒還貪圖享樂,搜刮了些民脂民膏,夜夜笙歌,朝中那奸相賈似道也不像話,本姑娘遲早要將他家偷個一干二凈,救濟災民,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

  “好一個‘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郭二小姐鼓掌道,再看柳鶯鶯,卻有了幾分親近之意。

  一桌人都點頭微笑,只有個花生小和尚不明所以的跟著拍手道好,李志常戲謔的問他是好在哪里,他便訕笑說:“柳姑娘請我吃肉喝酒,好的很,花生還沒吃飽。”

  這一下,便連柳鶯鶯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那冰冷的笑顏便如春風解凍,比五美人酒尤為醉人。

  見蘇留軟硬不吃,依舊無動于衷,黃衣美婦也是無可奈何,跟他那老公雷震對視一眼,道:“小賤人連朝廷都不放在眼里,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蘇留嘆道:“傾巢之下,又豈有完卵,等到蒙古攻破襄陽,國也不國了,皇帝也一文不名,還要那法與天做什么。”

  這話著實誅心,落在了眾人的耳里,直教這雷公堡的人心驚肉跳,柳鶯鶯卻拍手眉開眼笑,舉起酒壇子大飲一口,道:“果然是我的好師叔祖。”(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73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北京pk赛车开记录 时时彩后一平刷技巧方法 极速6合有什么规律 河北11选五胆拖投注表 棋牌现金二八杠官网 双色球投注技巧完整版 江苏时时网 北京pk10玩法规则介绍 名仕国际棋牌官网 pt电子游戏放水规律 3d最新绝杀一码方法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结果 竞彩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三肖主六码3肖主6码 齐齐乐捕鱼(红包版) 哪些软件有快乐时时彩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