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五十三章 死也無妨

第五十三章 死也無妨

  公子羽呢?

  蘇留卻還是坐著,凝視著杯中之酒,忽地一拍桌子,那一杯酒就突地從桌子上跳了起來,酒水當然就從酒杯里潑了出來,好似化作了一道有靈性的長虹,直接的倒懸入蘇留的口中。

  接著便是輕飄飄的一掌,似是一手舉杯之后的無意輕拂,再拍向那從頂上轟然落下氣勢無雙的滾動金球。

  公子羽是不是已經瘋了?

  燕南飛眼睛陡然睜大,幾乎懷疑自己看錯了,因為正常的高手如果面對這一著,肯定不會這樣舉手去接,習武之人,誰人不知自己的人體存在一個極限所在,這一下逞能,便如同弓弦崩斷了,說不得就要落一個筋骨斷折的下場。

  “若換做是我,便以身法異地換位,再窺伺破綻,一劍刺中機竅之所,殺了此人。”燕南飛心里已經設身處地,想出了破解這一擊的辦法,這絕對是最聰明省力的辦法。

  此時他距離蘇留尚有數丈的距離,所以他一點都不慌,反而饒有興趣的看了起來。

  比對身邊的美人的興趣,還要濃厚。

  只是接下來的事情卻叫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睛看到的,好像會騙人。

  蘇留這坐在簡陋條凳上輕飄飄拍出的一掌,直接隔空落在了那飛速滾落的金球上邊。

  一聲極其沉悶的響聲驟然響起,燕南飛甚至看見了那巨大的金球表面給這輕飄飄的一掌給擊得凹陷進去,這一道掌力只憑燕南飛的肉~眼觀測。便瞧出了兩種掌勁變化,或剛猛無儔,勁風四溢。或和風細雨,溫潤陰柔,剛柔并濟,直有摘星拿月之能,竟然將這巨大無比的金球都拍改變了原有的軌跡,拍的橫飛出去。

  這哪里是螳臂當車,或可說是霸王舉鼎也不為過了。

  斗轉星移。

  燕南飛腦海里突然出現了這個詞語。他轉動目光,同時也深吸口氣,將這種可怕的感覺驅除出去。無論蘇留方才展示的這種武功叫做什么,都無疑是一種極其可怕的卸勁法門了。

  移星換宿,斗轉星移。

  那巨大的金球撞到了客棧里邊的樓梯上,摧枯拉朽一般。直接將那樓梯都轟作了殘碎木渣粉塵。其勢猶然不止,砰的一聲,撞到了墻壁之上,整個客棧都似震蕩了一下。

  蘇留若是知道燕南飛心里所想,倒是要為他的心有靈犀點一個贊了,這一門手法,確實是慕容龍城創下的斗轉星移。

  慕容家出名的攪屎棍,家傳的這一門武功倒是不失~精妙。天龍里邊曾經提過,慕容復直接將萬仞高崖之上落下的虛竹與童姥接住。橫向推出,這兩人的沖擊力,可不有萬鈞之重,都能給他化解開來,更遑論蘇留如今的功力,幾個慕容復一起上,說不得也是吊打。

  然而,這金球撞到了墻壁之上,突地又旋動起來,目標依舊是端坐著的蘇留,只不過旋動的時候,這金燦燦的圓球上邊,忽地激射~出十三根短槍,槍雨攢射,凌厲無比,迸射至半空的時候,槍尖忽然綻放出一點熾烈的火焰,奪人心魄,說不出的詭奇,直接將蘇留完全的罩了進去。

  這只不過是五行雙殺里邊的金火殺招,還有另外一股子莫測的殺氣幾乎是同時發動了。

  殺氣從何而來?

  燕南飛劍眉微皺,目光轉向了蘇留那方桌下邊,殺氣在地里,便在這金球撞來的時候,地上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這只手蒼白枯槁如鬼。

  鬼手索命!

  “金中藏木,水火同源,借土行遁,鬼手捉腳。原來五行雙殺的名頭并不是白喊的,這種手段,怪不得有膽子要來拿公子羽的人頭賞格!”

  燕南飛微微一笑,手指有節奏的開始敲擊自己的劍鞘,看得出來他的心情十分愉悅,身邊的兩位佳人亦是嬌笑迎合。

  只可惜他的笑意很快就凝固在嘴角了,這巨大金球的沖擊方向,恰恰在他與蘇留兩人的

  金光燦燦的殺機之中,忽然有一陣溫柔的風自客棧破舊的門窗吹進來。

  溫柔的風,溫柔的笑,溫柔的刀。

  刀氣如風,無所不至,以燕南飛的眼力,也只看得清見這一刀是公子反握在袖管里,只是刀光一閃。

  便有溫柔到幾乎能叫人直接去死的刀光亮起。

  反手握刀,這刀光一掠之下,便是自下而上,直接將地上探出的那一只鬼手斬斷,

  他認出了那兩個人。

  金球里的是木頭一樣的侏儒,地里探手用刀的是方才那泥巴捏起來的侏儒。

  那泥人還要慘些,那一只握刀的手齊腕而斷,整個人都似抽~搐痙~攣痛苦到了極致。

  他突然破空尖嘯:“煙花!!”

  煙花。

  煙花豈不是這時間最繁華最美麗也最銷~魂的東西?

  雖然煙花綻放,只有一霎。

  客棧里突然騰起了煙氣。

  當然只有煙,沒有花。

  燕南飛卻知道,這種煙見不得,聞不得,更看不得。

  這毒煙是傳自苗疆的吞云煙,一見迷人,一聞醉人,一看殺人!

  兇名鎮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便死在了這一股子騰起的云煙之中。

  這當然也是五行雙殺的看家手段。

  五行替換,殺招無窮,殺一個人的起步價一十七萬兩銀子,也當然不只是說說而已,是一個人一十七萬兩,要請動五行雙殺便是整整三十四萬兩銀子。

  斷手之痛,對在刀口舔血的泥人來說,根本不算什么,這種痛覺,在一百三十五萬兩黃金的刺激之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兩道矮小但是異常迅捷猿猴也似的身影飛竄,目標也十分明確,只沖向蘇留。

  轟然巨響。

  這個時候,客棧已經發出了痛苦的呻~吟——樓已然是要坍塌了。

  這世間絕對沒有房子能在斷折了房柱之后還能立的住,正如絕對沒有人能在斷了腿之后,還能站得住。

  朦朧的煙氣之中,好像又有一道清亮的刀光卷動。

  燕南飛抱劍飛掠出客棧的時候,依稀聽見了五行雙殺的又一聲慘呼,簡直比狼嚎還要難聽,比鬼哭更叫人惡心。

  等他身法施展完畢,才發現客棧外樹下已經站了一個人。

  戴著一張看不清面容但是能看見微笑的面具。

  這人當然就是蘇留。(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6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赚的十一选五技巧 足球单双玩法 时时彩后三有多少注 广东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二八杠麻将玩法 掘金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3肖6码三肖六期期准 棋牌游戏平台 店宝宝免费账号 倍投技巧1.3.8.15 三公技巧 彩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智博彩票代理 麻将怎么玩 测你怎么发财 快乐时时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