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十三章 浪子為君絕歌一曲

第十三章 浪子為君絕歌一曲

  第十三章浪子為君絕歌一曲(為污冥飄紅加更3/6)

  清風如刀,入肉不覺。

  只要心沒有歸屬,這個人走到那里都是流浪。

  這一把飛刀,也真如溫和的清風一過,更如長夢一空。

  馬空群這樣的人物,在大大小小百多場血火死斗里生存下來,早就練得了一種幾乎是生存的本能,所以蘇留在奪了他的那件底牌,他只是一拳落空,也不敢再作追擊了。

  換句話說,這種人,固然不算是好人,但是絕對是一個懂得做出選擇的聰明人。

  但是這一刀之下,馬空群卻連選擇都沒有了。

  死人還有什么選擇?

  “是誰,是誰出的刀!?”

  馬空群的死黨,看著這一把輕輕薄薄的小刀,縱然知道了這一把刀的主人是誰,嚇得牙齒直抖,心尖打顫,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意味著這就是無敵的小李飛刀,誰還能擋得住這一刀,誰還能殺的了傅紅雪?

  試問天下,除去了小李探花的飛刀,世間哪里還有這樣無敵的一刀?

  小李探花退隱江湖,武林神話的序幕,難道就由這個年輕人來繼承拉開了么?

  葉,開。

  能出這樣一刀的人,只有李探花在江湖里的傳人,葉開了。

  “馬空群今日,只怕還別有陰謀。”

  這個年輕人就從窗口縱了進來,風塵仆仆。他的眼角眉梢上全是一種大戰過后的倦怠與滄桑,但是他的笑容卻依舊溫暖人心。

  他愧疚道:“有一些事情耽擱了,還好我來的不算太晚。”

  葉開來的確實恰到好處。堪堪趕上了年度大戲。再晚來一個時辰,說不定傅紅雪就殺光了昔年曾經伏擊白天羽的人。

  丁靈琳看見他的第一時間,就已經歡快大呼出聲;“小葉!”

  盡管葉開是一個不屬于任何人的浪子,但是“小葉”卻是只屬于她一個人的稱呼。

  丁靈琳嬌嗔道:“死小葉,去哪里鬼混了。”

  葉開還是很有些倦意,瞇著眼笑道:“我遇著了幾個好對手。”

  丁靈琳好奇道:“是誰,能被你稱作好對手?”

  葉開道:“以后你便知道了。這些人不好惹。”

  天心樓上的所有人都悚然起敬。

  飛刀傳人,一刀殺馬空群!

  分明已經是江湖里高手里的高手了。

  這樣的人物,即使他看起來還能年輕。但是好像已經籠罩著一層光環,叫人不由自主的要對他表現出尊重。

  當然,除了蘇留之外,他雖然很有興趣領會小李飛刀的絕技。但是做任何事情都是講究時機的。現在明顯不是時候。

  居委會大媽葉開一來,就預示著這一場家庭倫理大劇就要劃上句號了。

  葉開穿梭在眾人之間,游刃有余。

  白云仙子丁白云根本不用死,看破情關,寂寞釋懷。

  傅紅雪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無論他接受還是不接受,這都是即成的事實,根本無法改變。

  唯一改變的就是他心里的仇恨迷失了方向。那種漫無邊際的黑暗在他的心里肆意的蔓延,仿佛要將他整個人都吞了。

  他一言不發。緊緊握著刀,卻顫抖著身子一只腳拖著另外一只腳離開了天心樓。

  有一種人,天生就該是孤獨寂寞的。

  蘇留醫術造詣不說通神,起碼也是大有所成,豈能看不出來,這是傅紅雪羊癲瘋要發作的跡象,在明月心耳邊輕輕的吩咐一句:“幫我去看住他。”

  明月心黛眉淺皺,道:“我為什么要聽你的?”

  蘇留淡淡笑道:“你只要幫我做三件事情,我就放你走。”

  明月心將信將疑的瞄了眼蘇留,笑的可真像是一只狐貍,雖然可惡,但是明月心也知道蘇留這廝是給自己下了什么詭異的經脈禁制了,好不玄奇詭異,以她洞玄的修為,居然也解之不得。

  “好,你要說話算話。”

  明月心想了想,還是點點臻首答應,看著蘇留伸出手要跟她拉鉤,沒好氣的白了蘇留一眼,如月神仙子,飛身掠了出去。

  “這位是”

  葉開的目光,投到了蘇留身上。

  蘇留帶著那一張非金非玉的面具,只是憑窗而立,卻已經有一種說不出的超然氣度。

  鐘不忘雙目之間,奇光閃爍,道:“小李飛刀成絕響,李探花退隱江湖已然數十載,今日竟然遇著了的故人之后。”

  他狀貌清奇古樸,其實是一個非常會套近乎的人,連蘇留他都能輕淡的的拍上一兩句馬屁,葉開這樣的愣頭青,雖然機靈,分分鐘要被鐘不忘刷了好感度,說不得,等到數十年后葉開也成為武林神話,又是他的一番談論資本。

  “原來是家師的故交,晚輩葉開。“葉開行禮道。

  鐘不忘撫須淡淡笑道;“老頭子沒什么名號,只在青龍會操持筆墨之事,倒是這位,是青龍會的堂主奪命劍客路小佳公子,這位,便是青龍會的龍頭了。”

  其實要強行說是故交,也有些勉強尷尬。

  勿要忘記,當年李探花在少林寺一刀秒殺的便是當時的百曉生,卻也跟鐘不忘有同門之誼。

  “青龍會?”

  葉開絞盡腦汁也沒有想起這到底是什么樣的幫會組織,但是他已經注意到了蘇留。

  “青龍會三百六十五分壇,分壇之上,則有一十二堂口,已有明堂堂主率部甚眾。”

  蘇留此前早將自己的勢力跟鐘不忘鐘老頭交代過了,他根本不擔心鐘不忘的忠誠度,因為有一種藥,叫做無花歸心散。

  葉開問道:“請問明堂堂主,是哪位?”

  以他的武功,竟然絲毫不敢直視蘇留,這種感覺,只有在師父身上才見到過。

  縱然出了飛刀,也沒有信心拿下青龍會龍頭,這種諱莫如深的感覺,叫葉開心生警覺,知道青龍龍頭極有可能是不世出的高手。但是他知交遍布天下,對于這樣的幫會,里邊卻沒有他熟悉的高手,認得的也只有一個路小佳,反而給青龍會平添了幾分神秘色彩。

  蘇留淡淡道:“你如果入了青龍會,來日說不得有機會一唔。”

  葉開道:“在下浪蕩慣了,不喜拘束,多謝龍頭的美意。”

  他的拒絕,在蘇留的意料之內,葉開這樣的人,只為自己而活,絕對不會為別人而活。

  “各位英雄,告辭了。”

  葉開似乎還有要事在身,也不多跟人客套,直接下樓。

  他風塵仆仆的來,也匆匆的去。便在他悠然舉步下樓的時候,一股子濃稠有若實質的殺氣,自天心樓下,陡然暴綻。

  蘇留雖然憑窗迎風,雙眉清淺亦是一皺。

  好強盛的殺氣!(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6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秒速时时走势分析图 新强时时彩票开奖 老虎机网址 葡京 mg电子游戏容易赢钱吗 体彩排三绝杀6码 网赌电子游戏 金牛国际官网永久网址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河南481咋打 新时时停止销售 二人斗地主送金币棋牌 北京pk10全天稳定计划 宝马线上娱乐在线登录1 pk10软件计划可信吗 全天重庆时时彩万计划 赛车6码滚雪球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