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二章 殺人的劍客

第二章 殺人的劍客

  花生怎么會走路?

  答案:花生當然不會走路,但是不能走路的花生有時候也是能進來的。

  因為這一顆花生明顯有些不同。

  它直接從門外飛進來,然后飛向那坐在主位之上的鐘先生。

  只是飛的太快,連花生米上附著的花生殼都一齊落了出來。

  然而在眾人看來,這一顆花生卻是要命的花生了。

  絕對沒有人敢小瞧這一粒能在空中劃出一道氣波軌跡的花生。也絕對沒有人懷疑這一顆花生米能貫穿一個人的頭顱。

  看來花生說不定能走,還說不定能殺人。

  鐘先生的古樸的臉色卻已經變了,大變。

  他已經看見了這一粒花生米落向的是他的嘴巴,準確的來說,是他的牙齒——這一粒平凡的花生米,就要將他的兩顆門牙都打落!

  出手這人究竟是誰。難道他說錯了話?

  這人的控勁之穩,取位之準,用勁之狠,都是江湖里不可多得的好手了——如果這個人用劍,一定是一個很可怕的劍客。

  花生米飛的很快,但是奇怪的是飛過一個人身側的時候,突然停住了。

  眾人的視線,跟那一粒花生,都一起的停住了。

  兩根瑩白如玉雕砌的修長手指,將這一粒花生夾在了手指之間。

  那個眾人眼里的富家公子正在平淡微笑,將手里的這一顆花生米丟進了嘴里,慢慢的咀嚼。

  響聲清脆。

  他吃東西很慢,也很斯文,看的出來他的教養一定很好。

  蘇留在吃這一粒花生米的時候,門口這年輕人也正在吃花生。

  他吃花生米的動作很奇怪也很奇特但是絕對逸灑,先是剝開一顆花生,然后拋起,再用嘴接住,拋得高,也接得準。

  等他一步跨過了門檻。眾人才看清楚他長什么樣子。

  這是個年輕人,一個奇怪的年輕人,穿著一身灰衫,有一雙奇怪的眼睛。此時他發現了眾人的目光都投射~到他的身上,輕輕微笑。

  但是他笑的時候,不但笑意冷,便連這一雙眼睛,都是冷冰的。

  這種感覺。就像是墳墓里死人的眼睛,沒有情感,也沒有表情。

  酒肆里的江湖豪客們忽然都低下頭去,他們心里被飛劍客帶動短暫燃起來的熱血已經被澆滅了,誰也不敢去招惹一個看起來很不好惹的年輕人。

  “是你吃了我的花生?”

  那個年輕人站在門口,按著腰間的劍,劍沒有鞘。

  一般來說,劍如其人,不肯用劍鞘的人,自己本身一定是一個鋒芒畢露的人。

  蘇留輕描淡寫的掃了他一眼。道:“花生本來就是給人吃的。”

  沒想到門口這年輕人道:“你說的沒錯,但是我的花生,只有兩種人能吃。”

  “哦?”

  蘇留自斟自飲,道:“你說說看。”

  “一種是我自己。”

  灰衫少年好像是明月心的弟弟,至少兩人說話的語氣是一樣的冷。

  蘇留道:“那另一種呢?”

  灰衫少年繼續道:“另一種,就是死人,你是不是死人?”

  那一雙死氣沉沉的眼睛盯住了蘇留,真的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這酒肆里所有人都噤若寒蟬,開始低頭喝酒吃菜,沒有一個人敢貿然說話——混的江湖久了。多少知道些哪些時候該出頭,哪些時候不要多事。何況這個厲害的灰衫少年不一定找他們的麻煩,置身事外,豈非是更好的選擇?

  確實。這灰衫少年只找蘇留的麻煩。

  “我當然不是死人,但是路小佳的花生米,為什么一定比店里貴這么多,要用命來還?”蘇留飲一口酒,悠悠道。

  這一下,灰衫少年的臉上有些詫異。他一步便掠至蘇留的身側過道上,冷冷看著蘇留,道:“你認得我?”

  蘇留平靜微笑道:“這個世界上用劍的高手狠多,但是只有一個吃花生米用無鞘劍的路小佳能算是資質尚可,可堪造就。”

  路小佳冷笑道:“資質尚可,可堪造就?”

  “原來是路大俠。”

  鐘先生突然長出一口氣,道:“老朽眼拙,虧得這位公子指點,才認出路大俠。”

  年輕人很不滿的斜睨了鐘先生一眼,道:“你也知道我是誰?“

  鐘先生喝了口茶,再擦了擦汗,終于冷靜下來,道:“聽說近年來有一個叫做小路的高手,用無鞘劍,長劍又快又狠,已是江湖中第一流的劍客,連昆侖山的神龍四劍和點蒼的掌門人都敗在他的劍下。”

  眾人駭然看著門口這個穿著灰衫的年輕人,他的衣服像土一樣的顏色,但是他的樣子冷的像一塊鐵。

  但是昆侖山的神龍四劍和點蒼的掌門人,豈非都已經是成名數十載也都是值得稱道的高手了?

  他們會敗給這樣一個年青人?

  鐘先生繼續道:“據說他不但是個劍客,也是個殺手,所以神龍四劍和點蒼的掌門人這些人敗了,也就意味著全都死在他的劍下,在他出道后的三年里,連殺一百五四十個人,這一百多人,也都是有名的武林高手。”

  鐘先生果然博聞強識,消息靈通,連路小佳殺了多少人、殺了什么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是此時他說的話當真是駭人聽聞。

  一百五十四個武林高手,一個個當得起武林高手稱號的人,都是江湖里有名有號的人,可不是隨便抓來的什么阿貓阿狗。

  這個年輕人能殺掉這么多的武林高手,還存活至今,看起來還過得很好。

  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很有本事也值得人敬畏的年輕人了。

  “你知不知道,一個人知道的越多,就越是容易給自己惹來麻煩?”

  路小佳冷冷道:“而且你有一件事說錯的,我不只殺高手,我只殺活人。”

  隔壁桌的一桌人已經連筷子都握不穩了,手一直發抖。

  “活人?這里的人好像都是活的,你難不成要全殺了?”

  蘇留卻只輕淡的問了一句,他的心思活泛開來。

  見微知著,其實稍稍觀察,便能見得很多東西。

  按照路小佳的歲數推斷,此時天涯明月刀的劇情應該還是極早期,可能還處于邊城浪子這一段,江湖里的無數大梟還處于蟄伏期。

  這對蘇留來說,確實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因為他可以站在浪潮的巔峰,隨心所欲的掌控局勢。

  “我原本只想殺鐘老頭,但是現在我卻改變主意了。”

  路小佳的雙眼,已經釘子一樣的盯住了蘇留,一字一頓道:“我要殺你。”

  蘇留自顧自的倒酒,倒滿,舉杯,一飲而盡。

  他在想事情的時候,目無余子,幾乎看不見其余人,自然也看不見路小佳。

  等他放下酒杯的時候,才溫柔失笑:“你,還差的遠呢。”

  (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6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快三单双大小有规律吗 nba2k19技巧 快3单双公式技巧规律 北京pk赛车官网代理 双色球网上投注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 pk10滚雪球计划在线官方 彩票对冲赚钱吗 网上说可以追回黑平台的钱 三肖六码3肖6码59期 psv十大最耐玩的游戏 唐嫣公司老板wkb 北京塞车全天计划精准版 北京快车pk10官方网站 聚宝盆官网手机版 金都棋牌游戏送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