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三十一章 翻臉(4K章求推薦)

第三十一章 翻臉(4K章求推薦)

  蘇留伸在空中白玉般的雙手驀地一頓,那一聲細響忽地轉作了震雷一樣的狂響,背后陡然有兩股悄然潛伏卻猛烈至極的罡風炸開,仿佛算準了一切變化,將自己進退趨止的身法變化完全算了進去,無論朝著哪個方向,都已然避無可避。

  “齊傲、浮屠和尚。”

  蘇留此先已經有了預警,心知跟齊傲入門,必是與虎謀皮,這人雄野之心昭然若揭,必然是不甘寂寞的要做些什么,原先的打算卻是直接取了丹鼎,憑借著輕功激走遠遁,如今,卻反被丹鼎所累得心神一分,大大的不妙!

  便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蘇留卻猛然旋身,真氣直過重樓,陡然暴漲,煉鐵手高抬暴起,自然而然的發出,和兩側拍來的掌力分別一擋,這兩股巨大的內勁發自兩人,并不同源,一股子猛烈如怒潮狂濤,一往無前,另一股子掌力則十分的綿密厚重,忽吞忽吐,似毫無窮盡一般,三人真氣將觸未撞、方遇未接之際,蘇留橫目電掃,果然是齊傲、浮屠和尚!

  先機大勢已失,兩人在暗,蘇留在明,終究是吃了虧,那兩手兇猛氣勁,完全的崩裂炸開,毫無保留的轟在了蘇留的煉鐵手上。

  這兩大洞玄高手的合力一擊,果然是無堅不摧、無物不破、也根本無人可擋。

  蘇留,亦不能。

  蘇留心里凜然,他的煉鐵手固然是推練至一種可怕的境界,但是這個掐著玄奧莫測的手訣發出悍然一擊的浮屠和尚顯然是洞玄境界的上品高手,完全不輸明月心的存在了,更何況那隱忍不發但是氣勢滔天蓋地而來的齊傲,深淺莫測。

  只對了一手,這兩人的難纏程度便已經大略知了。

  蘇留也知道自己此時絕對做不得反擊了,縱使最后一張底牌降陰龍出,最好的結果至多也只是拼死一個,重傷另外一個,這樣的買賣。蘇留如何能做?

  他雙腳藉此雄渾無匹的勁道,整個人似被颶風掀翻了一般,倒翻上空,長發張揚。當空便吐了一口逆亂的赤血,化作了一蓬血雨灑落,蘇留凝立當空,卻是真氣倒提,幾乎是倒踏著墻壁。幾乎是化不可能為可能,飛縱出了丹室,激遁而走。

  “追!”

  齊傲與浮屠大師第二手卻直接落空了,轟在了丹室頂上,丹室便自一震動,無數石屑自空中簌簌落地,兩人一齊落地,臉色陰晴不定,再一瞥那墻壁上被蘇留腳踩深陷凹入的腳印,目光艱難的從那傳出異香的丹鼎之中移動。立時抽身出得丹室。

  “浮屠大師......”

  只等兩人出得丹室,齊傲愕然無言,先前偷襲成功的喜悅也被沖淡了幾分,這兩邊道上立著的玄甲士們也是呆若木雞,那面甲之下的嘴巴張大,蘇留這瞬息爆發的輕功,如一道輕煙消逝,瞬間已經出現在十多丈之外,簡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這是什么概念,等于是一眨眼便掠出了三四十米的距離。若是二十一世紀,蘇留已經可以掛牌申請超級英雄了。

  “一息之間,縱掠了十多丈,好厲害的輕功!”

  浮屠大師眼角老肉一跳。腳步一止,馬上恢復垂眉低目老神在在的樣子,那一擊是兩人猝然發難之下的必殺一擊,兩大洞玄境界的高手的沉力一擊,卻給蘇留逃出生天。

  齊傲長吁短嘆,看起來不無擔憂道:“浮屠大師。這蘇留武功高絕,天賦異稟,不如追擊上去,將蘇留他斬草除根?”

  浮屠大師搖頭道;“不妥不妥,此舉大為不妥啊,還是要先看看這丹鼎之中的真丹為上,王爺覺得這蘇留,既然逃遁走了,還敢返回來么?”

  他的目光盯著那被三人氣勁掀翻臥倒丹鼎之上仍然保持那奇異掐指姿勢的那一尊枯瘦老人,一刻也不肯移開。

  比起擊殺蘇留,這浮屠大師顯然是對丹鼎里邊的真丹更有興趣一些,另外兩間的丹室乃是虛設,兩人此前早已傳音商定,必殺了蘇留。

  其實齊傲與浮屠大師兩人的性格完全不同,但是心里對自己的修為俱都是無比沉著自信,這一拳之下,自忖連洞玄高手也被他們打的身死道消,蘇留一個才步足先天境界的年輕人,又豈在他們的眼里,這沉怒凝氣一擊之下,蘇留不死也是重傷!

  換而言之,蘇留,今日縱是卷土重來,對他們也造不成什么威脅了。

  “浮屠大師果然是經驗老道。”

  齊傲面上唯唯是諾,聲聲稱善,心里可是春風得意,但是他絕沒有得意忘形,反而十分真摯的向浮屠大師表達了自己心里的感謝:“多謝浮屠大師出手相助,替小王除去了這個心腹大患,紫金萬佛寺的《妙行業道圓覺法》果然神妙無比,一出手便叫這梟狂無端的蘇留吃了大虧,只是這六大神通要領,也不知道大師究竟修至第幾種了。”

  浮屠大師雙手合十,微笑道:“六大神通乃是佛宗一貫天道的無上手段,老衲只修得天目通、天耳通、神境通,方才三道神通,比起小王爺天榜封尊的無量海主海無涯的無量撼世神功,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師尊早就遁隱藏世外,我這點微末道行,只不過是才得了他老人家的皮毛而已,浮屠大師的六大神通,原來已經修成了三道,才是大才,怪不得大師是被紫金萬佛寺空緣大師看好的佛子了。”

  齊傲面對浮屠大師的時候,一點的狂氣傲氣都不曾顯露,一反尋常的溫和恭謹,這無疑叫浮屠大師十分受用。試想身處千萬人之上掌控齊地的小王爺,對自己也這般的客氣持禮,那自己的身份地位幾何啊?

  縱然浮屠大師看破了紅塵,此時心里也有些飄飄然之感。

  這很正常,只要是人,潛意識里必然就有一種被位高權重的人認可之后的快~感。如是沒有,那這人還真是修至水火不侵的佛主境界,點塵不染明鏡心了。

  當然,這種異樣的情緒在心性修為極高的浮屠大師的心里也只是停留了一個剎那,便已經被他那一顆圓覺佛心強行的壓了下去。

  “阿彌陀佛。”

  浮屠大師高懸一句佛號。垂目低眉,說不出的慈悲,淡淡道:“今日之事,卻也是天數使然。蘇施主命中該有此劫。老衲得了那丹之后,即便回轉紫金萬佛寺,為蘇施主誦經千遍,以求超脫。”

  “大師果然慈悲為懷。”

  齊傲由衷贊道,一如既往的溫良恭謙。

  在他們的眼里。蘇留既然已經出局,剩下的棋手便只有他們兩人了。

  一個是來歷至高無上的佛宗紫金萬佛寺的真傳核心佛子,一個是齊地一言九鼎的新任齊天王爺,修成了天榜大宗師的無上神功。這藥神谷最后的利益,由兩人均而分之,合理的很。

  齊傲淡淡道:“三合丹室之中,蘇留才占得這一間造化丹室,想來前邊丹鼎之中的便是無上真丹了,本王倒是好奇,那無上真丹。到底是怎么樣的奪天地神機的造化,說是活死人也肉白骨,進可窺得圓滿大道。”

  兩人適才追出了丹室,前邊便是方才蘇留入的一間丹室,也如其他兩間,完全用青石筑就,不好辨認年歲,只知道十分古樸,但是門上卻用古篆刻著八個大字:“藥神禁地,擅入者死!”

  浮屠大師那渾濁的雙目陡然清亮起來。喃喃自語道;“弟子自西向東,歷經何止數十城,跋涉不下幾萬里,由極樂之地至于人間苦境。終于要得見這無上真丹了,終是佛主垂憐,賜給弟子這一樁大氣運,善哉,善哉。”

  齊傲也跟著浮屠大師進了去,眼眸卻微微一冷。忽地又返回出來,他縱然是慣于隱忍,也沒什么心思再套話遮掩,直接吩咐幾個受傷的玄甲士入室試探,留一個門外防守,這一地既然說是藥神禁地,說不得便有詭異厲害的暗器機關布置了。

  浮屠大師閉目垂眉,腳步一頓,并不去阻止齊傲的好意。在這埋了數不清白骨的地底深淵里邊,人們心里的種種負面情緒,都似乎被完全的放大了,便連高僧佛子也忍見人生死了。

  自進入了墨碑密道之后,齊傲手下的玄甲士又死了十多個,那剩下的還有一十二個玄甲士,全部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此時這一十一個玄甲士便拄刀走在前邊。

  “浮屠大師,可知這位是什么人物么?”

  齊傲輕淡問道。

  “此人被萬斤沉鐵穿了琵琶骨,此鐵亦不是凡鐵,乃是無生海里的囚神鐵,這人生前先被廢了十之八~九的武功,氣息入滅,早已杳無生機,老衲也不知他生前是什么人物,死后得這丹爐之中的藥力熏陶,竟能形體不滅。”

  浮屠大師終究是見多識廣,雙目鎖死了眼前這丹爐,丹室之內站定的玄甲士與齊傲,在他眼里只若無物了。

  丹室里邊并沒有機關暗器,丹爐直接被打開,里邊忽然有異香撲鼻而來。

  “怎么可能......”

  浮屠大師雙目陡然張大,那平靜枯槁的臉上竟然罕見的動容,那一道道皺紋舒展開來,那一點點的老人斑也跟著深邃了許多。

  便在此時,齊傲驟然狂聲大笑,笑的幾乎直不起腰來。

  狂笑聲中,齊傲悍然出手。

  依舊是那一只拳頭。

  這一只簡直是要悍然轟爆一切的拳頭。

  一拳轟出的時候,狂傲無比的笑聲回音還在丹室之中回蕩,但是倏地齊傲的笑容卻已經止住,只剩下了一聲低沉威儀的悶吼:

  “殺!”

  殺!

  這個時候,浮屠大師的臉色突然變了。

  因為這無敵的一拳是轟向他的。

  浮屠大師的枯槁面皮真的變的又枯槁了些,像老樹深埋在地下的根部,陰晦褶皺。

  同時他身上似乎也有一種老人獨有的氣息,腐朽的氣味。

  浮屠大師已經避不開這一拳了,在這樣短的距離里邊,幾乎沒有人能躲的過洞玄高手的精氣神完全凝結陡然爆發的最強一拳,佛武雙修如浮屠大師,亦是不能。

  一拳得中。

  這一拳之中,那種磅礴的力量,簡直是要將擋在面前的一切都碾壓轟碎,一往無前。

  只是浮屠大師卻忽然好像化作了無量怒潮之中的一截枯木,皮實木厚,水火難侵,枯榮不敗。

  “這便是佛宗六神通里邊的神境通么?”

  神境通者,能冥思化物,傳聞佛宗佛主里邊最厲害的人物,竟能冥想八部神龍,氣息也渾厚如真龍。

  只是齊傲冷笑,猛步刺探,又是一拳!

  管你枯木不死還是佛宗神通,也要被這撼動天地的一拳轟的粉碎,化歸塵土。

  最痛最冷最致命的一擊,往往都是由身邊最親信之人打出的。

  浮屠大師的佛道六神通已然是登時運轉到極致了,天目天耳天神通,完全的開啟,樣子雖然看似衰老了十多歲,但是身體的反應卻已經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幾乎是世子殿下一拳轟殺而至的同一瞬間,猛地沉肩收腹,身子一矮,立刻縮小下降了寸許。

  齊傲這狠厲一拳,乃是直接轟向了他的背心要害,若是真正的擊中要害位置,不消多說,佛主也要吃的大虧,何況只是佛子神通還未大成的浮屠大師?

  只是浮屠大師的三道神通,也是佛宗近乎最高的奧義絕學,跟世間尋常的武功路子又大不相同,這六道神通卻要佛宗弟子無數次赤足苦修、無數次刺激自己的生命底線才練就修成,直指本心,非同小可。

  浮屠大師能沉肩縮身,已經是完全違反了常理,彎腰弓身的同時,生生的往前竄了出去,務必是要讓自己的受到的傷降到最低。

  “想走么?”

  齊傲嘴角卻浮現了一抹殘忍興奮到極致的微笑,殺了一個天才人物還不夠,索性連紫金萬佛死寺的佛子也一并殺了,在這九幽深淵之下,還有誰知得他的狠辣無端,下手無情?等到吞服了藥神谷無上真丹的奪了天地造化之后,說不得貫穿了地榜,一拳撼世直沖天榜也未可知。

  他猛地再往前刺探一步,追身而上,便在這斗室之內,只有他手下的玄甲士列兵墻角,不得外人在場,若是有人在場,當能發現這一步,齊傲的動作,竟然有一種縮地成寸的觀感,一拳勁氣還未用老,一拳又起,拳影漫天狂舞,兩拳一前一后,狂猛悍然重疊轟來,當真說的上是疾若奔雷。

  浮屠大師的腳步也輕~盈靈變如脫兔,速度幾乎已經到了極致,完全的突破了自己輕功的限制。

  他根本不敢停下來,甚至連一句話也不敢說,先前受了這一拳,叫他含一口精血在口中,也自此知道齊傲比起兩人突殺蘇留的時候,還藏了幾手,內勁不曾完全的暴露,使他自己對齊傲實力的判斷出現了誤差。

  但是齊傲這雙拳還未追至浮屠大師,雙拳的拳勁便已經水乳~交融,合而為一,內力侵吞,便似大江浪潮,一浪未平,一浪再起。

  “你......”

  浮屠大師只來得及說這最后一個字,便已再次的中了齊傲的追影疊勁化而為一的一拳。

  這一拳,再次結結實實的轟在了浮屠大師枯瘦的背脊之上!

  ps:主世界沒幾天就快完了,馬上進副本了,猜猜看是哪個副本?

  (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6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上海时时开奖号码 免费彩票分析软件 手机彩票平台 人工pk10精准计划网址 时时彩平台一条龙 千里马计划软件时时彩 html文字游戏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捕鱼游戏注册送10元 360彩票计划软件官方 百利宫赌场 篮球比赛 北京pk10最稳办法 伯乐高手论坛 pk10赛车直播视频 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