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二十九章 傲氣閣主人

第二十九章 傲氣閣主人

  恭喜老顧成為第四位盟主,撒花~~~順便求一下訂閱、推薦票、月票~

  ~~~~~~~~~~~~

  齊傲這一聲吐息雷喝,最末那“甲”字余音不絕,顫的地上白骨悚然一動,眾人的耳膜亦有一種震動刺痛之感。

  蘇留雙眸微微一瞇,神念一動,那三具垂首的龍甲驀地抬頭。

  齊齊舉起了掌中巨兵,猛地揮斬,氣勢雄渾無匹!

  那齊傲也同時出手,一掌按在丹田,三步并如一記猛步,翻手便是一拳。

  一拳轟天,掌心陽雷!

  在師云塵手里的赤陽無極掌心陽雷,已經得了精深奧妙之稱,如今卻在齊傲的手里使來,給蘇留的感覺亦是完全不同,便似不是同一種武學。

  空中竟真的響起了九聲陽雷似的炸鳴。

  掌心陽雷的雷。

  這江底通幽河邊的天地元氣,似乎全被他吸聚到這一掌之間。

  齊傲的面容瑩白如玉也溫和威儀,這一拳給蘇留的感覺像是一座山岳,沉重肅殺到了極致,那掌心陽雷便自他這平平淡淡的一拳里邊綻出。

  拳影沖騰,齊傲整個人的身子突然高大的像一個巨人。

  比那三具龍甲還要巍然雄武。

  足步如箭射,一拳風雷起。

  一聲震撼人心的暴響之后,兩邊人都齊齊的往前踏出幾步,才看得見場上的形勢。

  一人紫服蟒袍玉冠獨立,雙手背負身后。

  那三具龍甲便站在齊傲的對面,只是身上玄奧的符箓甲文一寸寸的剝離碎裂,連手里的巨武神兵都一點點的消融化作了碎片。

  齊傲身周三尺之內的白骨地,一片真空,露出了幽黑的地面,俱都被擠壓碾碎化作了齏粉。

  眾人無不失驚,只除了蘇留以外。

  蘇留看著他的拳頭,心里對他的實力已經有一個大概的判斷。

  “這等死物,也敢出來放狂。小王便打殺了,倒叫蘇兄見笑了。”齊傲負手,劍眉飛挑,淡淡道。

  浮屠大師高懸一句佛號:“阿彌陀佛。北邙一脈的龍甲昔年無堅不摧,雄威揚于宇內,今日也不是王爺一拳之敵,天命之子,不過如此了。”

  誰說出家人不識時務。不知進退,不通變化?

  紫金萬佛寺的大師可不就是通曉人情,慣能揣摩人心。

  蘇留失了三具龍甲,齊傲失了七大世家里北堂家一個老怪物的臂助。

  兩人本都是折損不小,但是氣氛卻詭異的緩和下來,兩人竟然撫掌相抵,四目相對,放聲大笑。

  齊傲眸中電芒一閃,氣息運轉,凝聲道:“蘇兄知道這齊地之中。英雄幾許么?”

  蘇留目光平靜的注視著齊傲,紫氣盎然,口中卻謙和輕淡道:“滄海橫流,才顯英雄本色,我看這齊地,最能當得英雄大才之人,莫過于一拳開三甲的齊天小王爺了。”

  只過了一個呼吸,兩人松開了手,身子各自微微一晃。

  “好。”

  齊傲臉上流露出了些許意外之色,隨之一手指了指蘇留。一手指了指自己,道:“鐘靈神宮作的月旦評,果然有不實之處,不信也罷。齊地人杰,唯有君與本王。”

  蘇留淡淡道:“此話怎講?”

  “殷先生可使周衛宮室,上官衣雪背后勢力雖然渾厚,終也是女流之輩,擔不起大事,或許能養在深閨。至于師云塵,掌心陽雷或足稱道,卻早是練不到極致,已經是個廢人,其余什么三英四杰,都是世家運作,胡亂鼓吹,沽名釣譽而已。”

  蘇留故作受寵若驚道;“小王爺目光高遠,只是我資質只算中上,武功也才過先天,如何能與小王爺相提并論?”

  倒不是蘇留妄自菲薄,只是他察覺到這齊傲生性傲氣難抑,所想就順水推舟的抬他起來,抬他上天,讓他踩在云端,滋生他心里的傲氣。當一個人站得很高,跌下來的時候,下場必定越是凄慘。

  “不。”

  齊傲笑指蘇留道;“蘇兄弟,你的才能,自己都未曾發覺么,你能殺的了元辰,做這月旦評的榜首,連烈槍都死在你的手下,簡直出乎我的意料,還拿下了漠刀,足以證明你的武功能與洞玄境界的高手一戰了。”

  “傲氣閣一家獨大,我本跟他們無冤無仇,但是因元辰的緣故,惹上了恩怨,也是不死不休,我不殺他,他也絕對不會放過我。”

  蘇留奇道:“小王爺怎知......”

  齊傲淡淡微笑道:“我如何得知?蘇兄知道這傲氣之名,因何而起?”

  蘇留皺眉思索,腦海里似有一道閃電劃過。

  只見那齊傲一手點了點自己,道:“傲氣閣主,便是小王了。”

  齊傲,傲氣!

  “原來如此。“

  蘇留這才恍然,這齊天王世子的名字,倒過來念,豈非便是傲氣之名了!?那這齊天王世子真可說是雄心志異,便連布落天下神秘莫測的財神廟都與他有不淺的干系。

  齊傲溫和道:“蘇兄弟,讓你知道我的身份,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如咱們便一同進這墨碑鎮門去,那無上真丹,必在門后了,最后誰得這一樁機緣,便看各人的運道?”

  蘇留心里一凜,這齊傲果然是極度的難纏,極度的狂傲里有狐兒般的隱忍狡黠,此時一經試探,發覺兩邊實力相差無妨,便提出了這個提議。

  他這樣說的目的,主要還是對蘇留的看法完全的顛覆了,若是蘇留能殺的了元辰、烈槍、漠刀這一干人,也不在他的心上,但是那北邙龍甲,卻叫他心里存疑了,更遑論通幽河里的靈氣黑蛟的內丹,也十有八~九落在了蘇留的手里。

  蘇留,對他而言始終是一個謎。這個謎,干系太多,跟那傳說中的無上真丹一樣,是一定要解開的,但是也不能在人前解開。

  齊傲心機深沉,思慮極是周全。

  蘇留卻幾乎在一瞬間便察覺到了他心中所想,兩人又是撫掌大笑,一洗方才刀戈相向的鋒芒相對。

  兩人不用去動手,各自負手立于通幽河畔,自有手下去替他們將這個墨碑摸索出蹊蹺之處。

  “王爺,這墨碑果然有古怪。”

  一個穿著緊身水靠的精悍漢子,自那通幽河里翻身上岸,跪在齊傲身前,抱拳道。

  眾人視線轉動,仔細看去,那墨碑的中部近水的地方,竟有一松動之處,用力一按,便有一個古怪的凹槽印記浮現,巴掌大小,與齊傲手里的那一枚密匙相對,恰好天衣無縫。

  密匙陷入其中,那墨碑近水之中,竟然憑空彈出了一道暗門,好不詭異。

  “時機已至,浮屠大師可雖你我同行,其余便在這里等著便是,如何,同走這一遭么?”

  齊傲負手傲然微笑,浮屠大師果然低眉答應。蘇留亦是揚眉一笑,道:“固所愿也,生死也不足惜。”

  此間還是齊傲一方人多,他縱是手下死的再多,也是齊天王世子,黨羽比蘇留多了不知不少。

  根本不用齊傲自己出言,只是他手下一個玄甲侍衛統領模樣的人隨便招了招手,輕許榮華,便有十多個玄甲士沉不住氣,站在了前頭,魚貫進入了那墨碑之中的暗門。

  蘇留卻沒有什么動作,只是靜靜的站在自己身側,齊傲訝然看了蘇留一眼,口中淡淡道:“蘇兄,你不著人一同下去么?”

  這時候下去的,必然已經是死人了,這個道理,齊傲身后七大世家的都知道,只有那些激奮的玄甲士不知。齊傲口中說的好聽,實則心里鄙夷不已,做大事而惜命,終究是難成大器。

  “這最后一路,我一個人便夠了。”

  在蘇留與齊傲既要步入那巨大墨碑密門的時候,雙手后背,做一個奇異卻決絕的手勢。

  (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6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72六狮电玩城下载 欢乐斗地主如何组队玩 3d杀码走势图 瘦的最快的方法 卓彩会 麻将下载 时时彩三星走势图彩经网 时时彩6码5期倍投表 稳定版pk10冠军人工全天计划北京pk10免费人工计划 重庆欢乐生肖全天计划 重庆时时彩计划分析软件 北京塞车开奖直播记录 北京pk10官网在线计划 快3大小单双技巧稳赚 北京pk10怎么赚钱 时时彩预测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