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常言笑我人應醉(為玄黃童鞋萬賞賀2)

第三百五十一章 常言笑我人應醉(為玄黃童鞋萬賞賀2)

  ps: 感謝櫻滿樹200打賞、書友151221215048266、怪獸的眼淚、橫眉豎立語如雷、儒翎辰的打賞

  ------

  叫做三兩的跑堂果然很聽話的將蘇留面前的這一碗酒倒的滿滿的,絕對沒有多溢出來一點。

  蘇留也已經發現了這個叫做三兩的跑堂伙計手腕上力量已然控制十分了得,像他這樣的的一個人如果沒有自幼下苦功鍛煉腕力,絕對做不到這種酒水不漏一滴,盈盈整碗的境界。

  三兩當然不是只會倒三兩酒,一碗酒也可以。

  既然能控制腕力到爐火純青的地步,那么這個三兩的暗器功夫一定都不會太差。

  蘇留突然想起跟賀虎他們閑聊了解到這個世界也是有唐門的,問道:“你跟蜀中唐門有什么關系?”

  三兩有一瞬間的變色,勉強笑著道;“公子說笑了,我只是一個下人伙計,而已。”

  這個時候黑子已經忘記了打算盤,咂咂嘴在喃喃自語:“很是要得。”

  蘇留端起了酒碗,這原本稍稍一晃動便要滿溢出來的酒水竟然像被一道無形氣墻攔住一樣,一滴也不漏倒入他的口中,賀虎這一干馬匪最是好酒,俱都看的喉頭一熱,哈哈大笑道:“好,好豪氣,快去多上些酒來。”

  他們松懈大笑呼快的時候,那角落里的一桌人卻抓~住了機會,暴起發難。嗆瑯瑯,刀光疾卷,寒光閃爍。

  呼呼的幾聲。數把鋼刀帶起的刀風壓的明晃晃的燭火猛然一跳,只在瞬間,殺機畢露,可見人心之險惡。

  原先正經危坐小口飲茶的邱莫言面容一肅,身子卻端然穩坐。左手手腕翻轉,一掌擊在桌面上竹筒上,青蔥玉~指連彈。慢慢落出來的筷子倏地橫飛,化作暗器擊出。

  噗噗噗!

  那角落里坐著的四五人,手還按在刀上。身子卻是一陣酸~軟,要穴受制,癱坐下去。

  她卻當作什么都沒發生,繼續飲茶。

  金鑲玉躲在一邊。未必沒有試探深淺的意思。但是目光一凝,此時拿眼一看,這彈指之間,邱莫言竟用這筷子便將那伙群起圍攻的江湖客盡數點倒。

  “好厲害的小妞,卻還是著了道了!”

  金鑲玉嬌~聲一笑,原來邱莫言的背后卻還有一人。

  這粗莽漢子有些心機,悄悄繞至邱莫言的背后,舉刀要斬。神情猙獰,蘇留背后仿佛生了眼睛一般。一手細微抓攝,縱鶴勢發動,子母劍倏地彈動出鞘,落在邱莫言的手里。

  邱莫言即時受警,反應極快,不用細想,回手便是一掃,錚然兩聲響動,子母劍并蒂而出,一劍先擋了那一刀的來勢,子劍卻化作流光,掃過那人頭頂,那粗莽漢子的發髻登時散落,大駭之下,鬼叫一聲,跌坐后退。

  自他發難偷襲到蘇留暗勁挑劍再至邱莫言出劍退敵,這一系列動作簡直如同行云流水,毫無凝滯之處,直接化解了那個惡漢的攻勢,龍門客棧里別有想法的客人紛紛低頭,這個世界沒有人是真正的傻~子,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之后,沒有人敢去招惹邱莫言。

  “多謝蘇兄了。”

  邱莫言收劍入鞘,對著蘇留舉杯一敬,罕見的微微一笑,十足的女俠颯爽英姿竟然特摻糅了一絲嬌艷之態。

  縱然常人眼力有限,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她卻已經看見了蘇留手底下的動作。

  蘇留故作茫然,道:“莫言你謝什么?”

  金鑲玉也馬上換了臉色,一拍桌子,破口大罵:“操.你爹的,敢在老娘的地方搞事,黑子,掃地了!”

  這撥~弄算盤的老頭子答應一聲,翻身縱躍,如一只老猿一般矯健,一手一個,單臂提著這些人,一個接著一個,這些兇神惡煞的粗漢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只只小雞,下餃子一樣丟出了大門之外。

  龍門客棧又恢復了平靜,只有燈油在刺啦刺啦的滋燃著。

  江湖事,江湖了,人殺我,我殺人。

  到得最后,總也免不了要用拳腳刀劍來說話。

  邱莫言這打穴的功夫,分明是出自名門,子母雙劍更快的嚇人。

  這時候客棧角落里的還有一個使刀的大漢冷笑道:“哼,小子你劍法也稀松尋常,敢跟我比劃比劃么?”

  他一說完,猛地喝完了碗中之酒,酒碗摔碎。

  有人低聲驚呼:“是朝廷懸賞五百兩通緝的殺人狂魔一抹紅。”

  “一刀過后,脖間一抹紅!”

  這個一抹紅顯然是桀驁難馴之輩,翻手拔刀,渾身肌肉繃緊,直撲了過來。

  邱莫言柳眉一皺,正要側首拔劍,卻被蘇留按住了手。

  “不急。”

  蘇留喝著酒,溫和笑道。

  邱莫言驀地伸回了手,微微低頭,她也不知道為什么會聽蘇留的,只是手上這種溫暖的觸覺叫她臉色有些燒紅。好在還有斗笠遮擋,低下頭來,誰也看不清她的臉色變化。

  那個一抹紅的身法卻也不錯,金鑲玉只叫了一聲“客官又何必呢。”便退開了十幾步,一點架梁子的想法也沒有,若是什么事情她都要管,這一天上下的亡命徒尋狠斗勇便要叫她焦頭爛額。

  蘇留跟邱莫言端坐,賀蘭山一群人卻霍地站起。

  那個一抹紅卻不動了,手里的刀也當啷一聲的墜落在地。

  客棧大堂里響起了一陣琴聲,蘇留才注意到了一個人。

  這人很古怪,二十多歲的模樣,但是具著三四十歲的氣質。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喝酒,抱著琴,一抹紅死的時候,他正在撥動琴弦。

  沒有人搭理他,他也不去搭理別人,只是一碗接著一碗的喝酒。

  “琴中藏劍?”

  蘇留微微一笑,舉杯遙敬。

  那人道:“兄臺眼力很好,不知貴姓?”

  蘇留道:“我姓蘇,朋友你呢?”

  “我姓常。”

  那個落拓滄桑的年輕人咧嘴一笑,露出了森白的牙齒,一口飲盡了杯中美酒,道:“常言笑的常,只道是尋常的常,大笑的笑。我眼力也只是尋常,卻往往能看見不尋常的人,兄臺酒量極好,不知能飲多少?”

  蘇留心知此人已經看出了自己的底細,不過那龍門影片里是沒有常言笑這樣一個出彩的人。

  難得遇見這么爽利的漢子,他拍開了酒壇子的泥封,笑道:“酒逢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常言笑嘆息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卻不好多喝了,只怕兄臺的麻煩很快就要來了。”

  “我不去找麻煩,麻煩它也自己會來找我,有些人豈不是自以為是,也是自尋煩惱?”

  蘇留仰頭喝酒,意興蕭索。

  常言笑微微一怔,驀地放聲大笑,“好,那便不如今日有酒今日醉了。”

  外人渾不理解,只舉得莫名其妙,但是兩人卻哈哈大笑,舉著酒壇子又是一敬。(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48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体球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玩骰子猜大小单双技巧 pk10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 四不像必中一肖 极速pk10计划软件下载 快三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金殿国际棋牌 大小单双彩票 必富备用网址 博凯佳禾 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时时彩平台 华宝娱乐怎么刷流水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计划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