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狂歌邪氣誰先死(為污冥萬賞賀)

第三百四十一章 狂歌邪氣誰先死(為污冥萬賞賀)

  ps: 第二更已來!

  跪求訂閱,月票,推薦票!

  ------

  “狂劍生固然是狂名遍齊地,但是終究無根無底,他的顧家也不同于艾陵顧氏,他老子一死,便只能算是沒落一族了。”

  金鞭侯戟指著元辰笑道:“此人卻能在傲氣閣里排行第四,從默默無聞至如今的名動齊地,也不過十數載,打的齊地世家子弟里根本沒有人敢生起挑戰他的心思,這才是真正的天才,也只有這樣的磨礪,才可見他的可怕之處。”

  七星觀望臺上無論世家還是宗門,俱都是一片嘩然,一上來便見著了赤陽宗跟玄陰真道無比刺激的龍虎死斗,接著馬上便能看見狂劍生跟元辰的決死一戰。

  這兩人俱都是齊地成名已久的高手,“三英四杰”里的與“一心劍指”的聲名簡直是如雷貫耳,還遠在蘇留跟師云塵這樣的新秀之上,再加上昨日攬月樓兩人相殺毒誓一事,也已經被有心人轟傳出去,使這兩人身上更多了一分傳奇色彩。

  今番得遇,兩人之中,只怕要立死一人,才能徹底的解開死結。

  “我背螭龍長三尺,不拘一氣乾坤清。”

  狂劍生步入一層,長吟痛歌,心意不拘,只是目光如電,只去找那一個人,那一個他必殺之人。

  縱然是聽聞這蒼冷歌聲的是齊地各大宗門的不世奇才,也絕對沒有人敢去招惹以狂著稱的埋劍山劍首狂劍生。

  他們不敢。當然不能代表所有人都不敢了。

  還有人敢

  元辰就敢!

  元辰不但敢殺狂劍生,他甚至敢一氣殺上埋劍山問劍藏劍老人。

  如果有一個詞語能形容元辰,只有一個邪。

  一人昂然高歌背劍匣。一人白衣染血彈劍笑如邪。

  元辰跟狂劍生腳步停止,相對而立,兩人也絲毫沒有過激的動作,只是這樣平靜的對立。

  一人手指仿佛突然伸長了半節,這情形詭異至極,元辰手掌骨節暴響,嘴角掛著一抹邪氣的笑。一如那一日清晨在攔龍江上的邪笑,如劍十指連彈,洞滅虛空。如撫琴弦。

  狂劍生動作很緩慢的解下了背在背上的三尺劍匣,他鄭重的將解下來的綢絹棄到一邊,螭龍劍匣抱在懷里,好像是小孩子面對著最珍貴的玩具。

  兩人只是靜靜的站著。但是兩人之間的空氣放佛是凝固住了一般。同一層的天才紛紛皺眉,避道而行,無人敢直面。

  這兩人相遇甚至已經影響到了七星樓頂的諸人。

  那帷幕之后有人高宣一句佛號:“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以寂滅為樂。”

  公羊老儒往帷幕里看了眼,嘆了口氣,浮屠大師出自天下佛道之尊紫金萬佛寺。心意慈悲,不見生死。然而今日之局勢在必行。月旦之評亦是大勢無可逆轉,縱使他佛法武功超脫佛門先天金剛境界而洞察天地玄機,亦是無法將陷入生死兩滅的狂劍生跟元辰拯救出來。

  這兩個人已經被一個黑洞吸攝住了,眼里再容不下他人它物,只有彼此。

  金刀侯目不轉睛的盯著這天門之下的兩人,突然道:“這兩個娃娃都已經知道了凝勢之舉,看來接下來的一戰只怕是先天一流的對決了。老朋友們,多久沒有見到這么有意思的場景了?”

  金刀侯當然帶著他的刀,赤金所鑄,他連說話的時候都沒有松開紫檀木雕龍桌案上的金刀。

  金鞭侯粗狂一笑,道;“先天之下又何足道,這埋劍山劍首狂劍生有點意思,當此戰機,反而能將心神完全沉靜下來,隱隱的與劍匣里的三尺螭龍劍的劍意相合,也算是一枚數十年不遇的了得劍骨。”

  三侯之一的知意侯慨然道:“元辰此子便這樣不知不覺的崛起了,其來歷神秘不可考,但是卻自有一手箭指秘法,說不得是哪位天榜大宗師暗中布子,造就的絕世奇才,專為日后那一事做局了。”

  這知意侯臉頰清瘦,細目狹長,頷下幾縷微須,卻不同于金鞭侯與金刀侯兩人的粗狂悍猛,是一種文士如有的清雋之氣。

  這三位侯爺本身便是齊天王手下了得的高手,昔日跟著齊天王亦是血里來,火里去,見識了不知道多少殺局,才搏來了如今這一場尊崇地位,論說地位,根本不在各大宗門的掌教教尊之下。

  他們意氣激揚,指點江山,那些世家宗門的長老家主們便只有聽著稱是的份兒,卻沒有插嘴的余地。

  蘇留此時已至第六層,以他的易數造詣,識破這些劍傀把守的關隘不說容易,絕對也不會太難,更何況赤陽宗還大方的貢獻出了七枚鐘靈元符,其中兩枚鐘靈元符自是師云塵跟他的師妹所有,其余的五枚也是在師云塵身上解下,這傳說中的月旦之評在如今蘇留擁有絕對的實力面前,只要盡可能多的尋了鐘靈元符,再登了天門便算是完美落幕。

  便在此時,他忽然覺出上兩層有些不對勁,這是一種叫人心靈震栗的直覺,似乎東南方方位迸發出了一道驚人的劍意,有人放聲長吟,“一劍斬碧空,招搖紫氣東。”

  “是狂劍生。”

  蘇留腳步一頓,便循著劍意與長吟聲處而去。

  元辰雙眸陡然睜,濃稠猶如實質的兇邪殺機畢露,一身白衣大張,長發狂舞。

  他當此決戰,已將自己的殺機氣勢完全凝聚到了極致,但是出人意料的雙手作劍,并沒有使出一心劍指的殺招。

  “劍來.”

  狂劍生一拍劍匣,雕紋無數的匣蓋立開,三尺青碧色的螭龍劍彈指出鞘,出鞘之時露出鋒芒,龍華奪目,一劍入手,森寒劍氣飛卷元辰。

  埋劍山劍首的劍中手段,也在今日終于叫世人得見。

  凜冽的殺氣,立時彌漫了這一層塔樓。

  急速穿梭的劍氣與元辰的指劍鋒芒最盛的一處悍然相對,轟然一聲!

  狂劍生與元辰兩人同時狂退了十數步,直至背后的的那一根蟠龍玉柱,兩人足尖在地上拖掠,踩踏的地上青石碎屑倏地往上狂舞!

  這一記雖然是兩人的凝聚的勢最強的一點,卻還不是兩人本身最巔峰的一擊。

  各自在背后的蟠龍玉柱上踏動,留下了一個深陷其內的腳印,只一霎的功夫,兩人再度相對凌空飛擊。

  元辰的邪魅掌劍,已然是憑空生出了無形的氣劍,玄妙奇詭,防也難防,但是狂劍生掌中作龍吟清嘯的螭龍劍,卻幻化了千百道似虛還實的劍影。

  劍氣吞吐、幻滅。

  掌劍螭龍再次對擊,一時之間交擊了不知多少下,幾乎是叫七星觀望臺上的諸多世家家主與宗門長老們嘆為觀止。(未完待續。)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4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欢乐炸金花 pt高是什么意思 双色球胆托投注金额表 盛大娱乐官方网站下载 极速时时开奖一样吗 腾讯欢乐麻将 双色球投注技巧6减2法 pk10单期计划网页 pk10怎么看走势图选号 久盛国际登录 牛牛作弊器 网络飞禽走兽骗局 北京pk10中奖规则 重庆时时在线预测推荐 紫金国际是骗局吗 数数字游戏1到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