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梟雄 > 第六十五章 忍見人間梟雄死

第六十五章 忍見人間梟雄死

  蘇留與轉輪王,已相對而立。

  轉輪王摘下了面罩,身高八尺,樣貌十足的男人,他撕掉了粘好的兩撇胡子,緩緩地抽出了他的劍,冷冷道:“我用轉輪劍殺你,希望你配的上我這把轉輪王劍。”

  他這把劍劍柄與劍身交接處,有一輪圓轉如滿月,這倒是讓蘇留想起來白玉京里當空圓輪。

  他劍還未出鞘,已經有一股凜冽的森冷氣息鎖定了蘇留。

  下一刻,轉輪王腳步驀地刺探,已如箭一般激射而來,蘇留抬劍相對,手里發出清吟的劍正是辟水劍,所用的劍法起手也是辟水劍法里的一記劍招。

  兩劍相交,瞬間封住了轉輪王這一劍的攻勢,蘇留的辟水劍就要尋隙而上,后續殺招倏地如連綿陰雨一般展開,得了辟水劍法以來的這些日子,蘇留可沒有半分松懈,劍法進境不是當日初見偷學的那幾下可比。

  轉輪王眼角一斜,王劍一擋,劍也如蛇尋隙而上,嘴角更是一抹殘忍陰狠笑意:“螢火之光也敢與日月爭輝,我就讓你看看真正的辟水劍法!”

  他一說完,整個人就似化作了雨絲一般,步法身形轉動,似柔婉的江南女子一般,劍法直由大開大合轉作溫柔婉轉。他身材高大巍峨如山,用的卻是戚戚曖曖的陰柔劍法,簡直叫人毛骨悚然。

  蘇留手里劍勢頓變,先是嵩山派的一招“人中之龍”,再接了兩劍崆峒派飛龍奪命劍里的兩招,才堪堪接住了這悚然一劍。

  到了這時蘇留才知,要把辟水劍法十足的劍意發揮出來,非要‘陰’到極致不可,只是走了這一極端,除非你心里先天陰翳,又或是女子,便只有宦官這一路可走。

  也無怪乎轉輪王能用出這氣象哀綿無盡的一劍,自己卻只得辟水劍法的控勁之道。

  轉輪王腳步倏止,輕咦一聲,陰聲道“嵩山、崆峒這群廢物的劍法你也會?”

  不過,他哪里會放在心上,轉復又冷笑一聲:“些末小技,不足為道。小子,記住了,你不會的這四招辟水劍有一個名字,叫‘江南陰雨’。”

  “為什么是四招叫一個名字?”

  蘇留心里驚疑,就見到轉輪王的劍勢陡然轉疾,如疾風驟雨迎面而至,江南陰雨,本就是取的江南又急又細連綿不絕的細雨之意。

  蘇留用辟水劍法開手,至多能延展后續變招九劍。但轉輪王,他此時由江南陰雨起,一口氣連出了十三劍,劍劍如毒蛇探首,一劍更比一劍綿密難躲,每一劍都是辟水劍里的殺招。

  殺招,當然是殺人用的。

  但江南陰雨后十三劍的變化,還遠不止,在蘇留接下第十三個變化轉折的同時,肩臂上已經給割開了數道細口子。

  轉輪王心里開始放松,哂道:紫衣小兒,技窮于此,束手就死吧!

  到了這時,轉輪王劍便清吟一聲,第十四個變化竟然是劍尖在霎時間從肋下往后翻折,直挑蘇留大椎穴,這種令人意想不到的變幻,劍身幾呈現一個直角彎折,簡直神乎其技!

  劍還未到,蘇留便已覺得背后一寒,一涼。

  若說前邊的四十劍轉輪王還存了試探的心思,這最后殺機幾乎全部炸裂的一劍是已經威脅到自己生命的一劍。

  但蘇留幾乎就在產生感應的用時,腳下神行百變倏地踏動,身子就如撲倒一般,往前連連騰沖了數步,堪堪避過了這一招由江南陰雨展開來的必殺一劍。

  這時候他才知道彩戲師發自內心感嘆的轉輪王深不可測不是一句謬言。

  蘇留凝神靜觀,雖然一直處于守勢,轉輪王這一劍都只堪堪掠過蘇留背部,卻隱聞金鐵相交之聲,心里陡然驚異,忍不住叫出聲來:“不壞神功!”

  “好,好,好,既然如此,讓你死在我轉輪劍法之下,也算不污了我劍,這劍法只一劍,必殺的一劍。”

  “接劍罷!”

  轉輪王腳步一沉,尋常劍法都是講究招式精妙,但他這一劍轉輪劍法卻是平平遞出,劍尖如凝著一座萬仞高山,千斤沉重。

  一劍出,氣勁撕裂,悶悶之聲,嗡然炸響,劍已自直直地刺到了蘇留頷下喉前。

  再進一分,蘇留必死!

  轉輪王臉上依舊露出了陰冷的微笑,在這個時候蘇留也笑了,溫和的微笑。

  他還有刀,倏地探手,拔刀,出刀。

  一刀如笑,好溫柔的一刀。

  阿難刀。

  “怎么身體這么冷......是在發抖嗎?”

  這一刻的轉輪王,感覺體內似乎有一個黑洞,正無限地吞噬自己的生命。

  他突然已恨死了蘇留,更恨死了自己:一個年輕人怎么可能這么可怕?到頭來,我還是低估了他。

  當然,蘇留沒有死,他卻真的要死了。

  那一刀穿了他的心肺邊葉,他一動,就扯動傷口,然后就忍不住地自口鼻之間涌出一大口血沫。

  “他的禪,不是我的道。”

  “我的阿難刀,不是度人成佛的阿難刀,”

  原來這一種武功,在兩個人使來,有時候會變成兩種完全不一樣的武功。

  陸竹的一刀,總留住三分勢在,刀意不能全竟,所以那一日蘇留才傷而不敗;至于蘇留,早將陸竹的每一刀都印刻在心里,時時推演,夜夜苦練,他自己悟得的阿難刀,卻不是沾染了佛息的慈悲刀法。

  蘇留一刀在手,就要勢盡,絕不留半點慈悲,務求斬盡殺絕。此時刀一出手,便是江南連綿成絕的蝕骨陰雨也無可阻擋。

  正是江南陰雨當季,蘇留摸了摸頷下,一點血痕猶在,他的目光,在這樣的星夜里,簡直比月光還冷,今夜又開始下雨。

  江南陰雨幕下。轉輪王跪倒,雙目瞪大,但懾人的精光卻早已經漸漸渙散,頭微微垂下,看著蘇留一點一點地抽出插在自己胸前的那把刀,以他的殺人經驗,瞬間就已經判斷出了這一刀是自肋下入,橫劈霎時轉作豎削,先穿過了肺部,再刺傷了心脈,創口極大,幾解開了他整個人!

  一抹悲涼浮現心頭:“這一刀,真是當世第一刀!無愧紫衣侯的名號。”

  “我活不成了。”

  轉輪王嘴巴無意識地一張一合,想要說些什么,但復又噴涌出一些血沫,蘇留蹲下身子,用一種復雜地眼神看著轉輪王:“羅摩遺體的再生造化,是假的。”

  夢,是不是已經該醒了?

  “不,我......我不能死......我要......我恨我......”

  這簡短支離破碎甚至不能算完整的一句話,轉輪王斷斷續續地說了一刻鐘。

  在這個時間里,蘇留已經面無表情親手為這個當世第一高手做了一個簡陋墳墓,用的是他象征著武林中最煊赫最能代表地位的轉輪王劍,親手將最后一抔土,埋在了他的臉上。

  給他立的墓碑也尋常無奇,寫著:做一輩子夢的男人,曹鋒。

  平凡而健康的人,是最幸福的。

  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平凡的幸福,因為這恰恰是有些人得不到的。

  煙雨幕下,云何寺無名碑前,蘇留負手嘆息。

  忍見人間梟雄死。

  【PS:感謝個;h的打賞】



  (http://www.uxwf.icu/html/1231/9101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uxwf.icu。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7722.org
爱棋牌官网
新时时豹子号遗漏 快乐时时官网 大赢家即时比分 看牌牛牛作弊 90比分网 功夫线上娱乐 老时时开奖结果 比分 重庆时时怎么注册 玩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买彩票大小单双的技巧 二八杠游戏安卓下载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问鼎app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技巧 凤凰彩票大小单双有没有规律